一个想法

感谢刘美庆谋出版民间故事《忆念》,:

红尘月桂园里,美妇上门许下情人,“祈求月叔在尘世相伴一生。” 齐舞双手合十,眼睛平静下来,闭上了眼睛。

他是首都的学者。 有一天,他遇见了。 儿子的眼神清澈,仿佛从未接触过世俗,眉宇间如箭矢,仿佛染上了黛墨的芬芳,却有着一张精致的脸庞,会吟诗作画。 ? 齐武也不例外。 今天的加冕典礼是参考媒人的年龄。 七舞正想着,仿佛看到了凤冠夏的自己加入了自己的身体,红烛柔和的光辉映在她稚嫩害羞的脸上。

“丫头跟着这个凡人,为了一方的命运去想她的人生,岂不是很可笑?” 一个戴着帽子的白发女子带着相思的绳索问道。

齐舞眉头一皱,随即微微一笑:“世人都说一见钟情难,我怎么知道是不是?” 齐舞的眉头再次一凝,伸出一双修长的手,将相思绳紧紧缠绕了两圈。 这才微微扬了扬眉毛。 “他身上那种干净优雅的青春精神,点亮了我心中所有的喜悦。我相信这就是世界所说的那样。如果你喜欢它,你就会喜欢它。”

“你……” 白发少女皱着眉头看着七舞,嘴角微微一颤。 “世界太长,你怎么敢随意绑红绳?” 她轻蔑一笑,“只怕是飞蛾扑火而已。姑娘不是凡人,奉劝姑娘不要丢了这世间的仙尘,我想姑娘也不是无知,离开仙界后境界三天,圣仙宫的仙绳就会慢慢消失。姑娘三千年的修为化为乌有,却彻底沦落为一个只有生死的可怜人。”

“我明白。” 齐舞拉紧了相思的绳索。

“人间有爱有义,也有爱恨离别。琐事可愁,情难。我用尽灵力,爱他三世,坚守初心。可惜,轮回的凡人,没有前世的记忆,逃走可惜。但生死分离,比不上他的妻妾,更胜过他的兄弟情谊。现在只剩下白发,带着一丝肉身,享受仙人的生活,守护无情的寡妇,这大概是最伟大的人了。代价……”她摘下帽子,背对着天空。 她的头发似乎是用白色染料从发根中倾泻而下的。 乍一看,她是个百岁老人,但脸上没有皱纹,美丽依旧。 灰蒙蒙的天空和云层已经加倍了,但没有下雨。 她血红的眸子微微一动,像是一口干涸的深井,没有一滴泪水。 在她空洞的眼神中,齐舞看到了她从未见过的绝望。

半晌,她终于将目光从天上移到了七舞身上,一个颤抖的声音从她嘴里飘出:“你怎么这么执着?” 她转过身,喃喃道:“坚持是荒谬的。” 她轻轻抓住了根部。 齐舞紧紧抓着的相思绳,片刻,她才缓缓松开。

转身,少女和红绳树不见了。

“奇武,这三条命,你自己选择。” 红衣老者说道。

“我猜到了,一旦可笑,就注定是可笑的。” 白发少女绝望地笑了笑。 她是第三代的第七代。 “让他去拯救世界,还我第三世界的情债。”

I:他是北京的学者,文雅有礼,才华横溢。 后来,他飞到了黄腾达,谢绝了玄熙公主,终生与齐舞相依为命。

第二代:他是将军之子,如野马不羁,百花齐放,妻妾成群,荒唐无理,残忍无情。 然而,他眼光长远,精通兵法,收复了许多失地,却被叛徒算计,葬身战场。

第三代:出家,深爱世间。 他任由七武在红门外哭泣,但他的佛陀和他的人民却只在心里安静。 一墙之隔,远于千山万水,他是福气。 他失去了一切众生,却只失去了妻子。

半年少纱,三岁苦嘉华。 但世间的欢喜与苦涩,纵然历经岁月,依然无法命中注定。 我可以稳定自己,但我不能阻止他阅读。

“轮回的选择太多了,你的一些念头,足以让你无处回头。” 红衣老者清了清嗓子,“当年是你偷了我月桂阁的相思绳,你知道的,这根绳子被绳子缠住了,却无解。” 月桂阁竹园少年递过拐杖,红衣老者拄着拐杖砸在地上,齐舞低头磕头,白发缓缓散去。

七舞抬起头:“师尊,一念足矣,此念无憾。”

从此,天下再无圣人。 月老的身边,有一个与世界相连的红线少年。 轮回时,偷来的红绳会归还给本该拥有的人。

|6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