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灵魂灯

感谢刘美庆谋出版民间故事《一盏魂灯》,:

去年初的大雪中,城北发生​​了一件大事。 国王闯入土匪家。 二十多条人命化作死魂,城中人心惶惶。 大雪覆盖了凶手的踪迹和地上的血迹,但府邸内的怨气却无法消散。 众人心中一颤。 查了半个月,官府一无所获,只知道是一群土匪下山抢劫。 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 政府只能请道士过来做。 祭坛上充满了驱魔,桌子上的狗血糯米散落一地,但和尚忽然停住了,脸色发青,仿佛遇到了鬼。 ,连法宝都不敢拿,砰的一声砸在门上,头破血流的爬了出去。 从此,这屋子成了禁地,谁也不敢靠近半步。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本该是阴阳平衡的地方,却变得如此邪恶。 所谓的鬼神也散布在大街小巷。 这一天,路上来了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人。 他衣衫褴褛,提着酒壶悠闲地走着。 他没刮胡子的样子实在是太寒碜了。 喝酒,醉酒,浪漫……” 没有人明白这个古怪的男人在说什么,其他人只敢躲远距离说话。见男人走到城北,在门口停了下来。老宅,径直走到门口,坐在门槛上喝着酒,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这个人是谁? 没有人知道流浪汉长得好看。 如果他把它清洗干净,换上一件像样的衣服,他会是一个美丽的男人,但这种邋遢的外表已经阻止了人们的幻想。 夜色将至,流浪汉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缓缓走进屋内,“下面是天极道第三代传人林政,今天路过这里,看到大家久久留在这里,我想过来打个招呼。”林政抱拳,向房间行礼。 说完这句话,忽然起风了,门关上了,哭声隔着墙传来。

道士一动不动,面色没有变:“我的天道子孙连天机都可以洞穿,还看不到你们那些不做道的孤魂鬼?” 说完,他取出一盏蓝色的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幽暗的光芒。 整个院子都亮了起来,鬼也出现了,在一旁瑟瑟发抖。 听了他们的话,林政也知道了来龙去脉。 他叹了口气,掏出一根破旧的箭矢,扔向空中。 箭矢落到地上,直指东南方。 “三天后,你们在等我。回来吧,别乱走。” 说完,他捡起地上的宝物,向东南方向赶去。

这林道人很轻很优秀,在林道上速度很快。 路上走了一天一夜,林道士有些累了,在龙虎山脚下的客栈停下了脚步,“小儿上酒,两两牛肉,一盘小菜。” 林政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银子。 把它放在桌子上。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喝酒吃肉的道士,长得不像贼,小二却不敢怠慢,赶紧带酒和吃的过来。 酒喝到一半,林征的脸就红了,装作随口问道:“这龙虎山上有人吗?” ” 小二的脸色顿时一变,结结巴巴的道:“这位大人,我们在这荒山上有一家客栈,其他人都在那里。” 林政心里有数,喝完酒,拎着行李往山上走去。

走到半山腰,草丛中传来一阵诡异的动静。 几个赤膊男子持刀跳了出来,愤怒的盯着林征,“我要开这山,我要种这棵树……” 领头的胖子大声说道。 说完这几句话,林政就忍不住用老套的劫法打了个哈欠。 他像个白痴一样看着那些土匪。 土匪见吓不倒这个人,就拿了一把大刀。 冲过来的时候,林政也拿出了自己的兵器——血红色的桃木剑,几轮就将土匪打倒在地,动弹不得。 林政不慌不忙地将罪魁祸首绑在路边,缓缓爬上了山。

山上灯火通明,肉香和酒香飘远。 林道士右手拿着几把小剑,嘴里吐出一个字。 ” 这一剑顿时绽放出蓝光,“天下盗贼是祸。虽然我不是心爱的人,但我不能容忍这些腌制的东西。今天我为天空而行。” ,尽我天机大义,杀!”说着,这些小剑仿佛活了过来,在空中飞舞了几下,然后冲向了山上的灯火。一时间,惨叫声四起,到处都是刀剑。染成深红色。

又一日,林政回到城北的老宅,将染血的衣服扔在地上,“各位,那群盗贼都被我杀死了,有因果关系。自报仇以来已经报道了,你是时候离开这个太阳,转世为人了。” 死去的灵魂从仇恨中消失,盘旋在血斗篷旁边。 林道士取出蓝光,这些死去的灵魂随着微光散去,化为虚无。

清明年间,林政在老宅里干了三天的活,把全屋的煞气都驱散了。 从此,他就住在这间屋子里,披着蓝衬衫白大褂,亭子上放了一坛酒,几滴酒洒在桌上。 . 林道士微微醉倒地躺在地上,喝着酒在地上扭动地写下几行大字:“魂灯能助嘉仁,彼岸花叹浮生……”

|6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