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兄弟[朝鲜]

  [朝鲜]

很久以前,某个村子里有一个父亲和七个儿子。 七兄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没有名字,所以人们称他们为老大、二、三、四、五、六、七。
父子俩努力工作,但生活还是很艰难。 田里的收成几乎都被地主蒲顺和拿走了。 这个楼主太贪心了。 只要他的仓库有一点空位,他就会找借口去掠夺农民的粮食。
据说,朝鲜十一月的一个晚上,刮着寒风和暴风雪,七个儿子的父亲饿得倒在床上。 他把儿子叫来,叫他们坐在他旁边,说:“我穷一辈子,连名字都没给你们起,穷农的儿子有名字有什么用? ?孩子们,你们都有脑子。每个人都有奇妙的能力,所以我决定打电话给老板顺风儿,老二不怕高,老三是开锁的,老四不怕热,老五孩子未完成,第六个孩子叫赫拉克勒斯,第二个孩子叫赫拉克勒斯,不会疼的。”
父亲说完,就死了。 兄弟们准备为他举行葬礼。 但是家里没有钱也没有米。 兄弟们想:我该怎么办? 用汗水换来的粮食全都送到了地主的谷仓,兄弟俩决定找回被地主偷走的粮食。
不怕高,壮汉开锁就到了地主家。 房东家四面围墙。 但是不要害怕,一旦你骑在墙上,墙就会变成一个低矮的土墩。 不怕高通兄弟走到谷仓门口,看到门上挂着一把大铁锁。 开锁者晃了晃锁,锁自己开了。 兄弟俩打开铁门,走进谷仓,捡起谷物,放在赫拉克勒斯的肩上,回家了。 现在他们可以为他们的父亲举行葬礼了。
几天后,地主发现谷仓里的米少了,恨恨地把目光移到自己的额头上。 他派狗腿到各个村子打听,终于查出七兄弟偷了粮食。 可顺风儿听说了搜查的消息,只让大不通呆在家里,自己和其他兄弟都躲了起来。
地主偷偷闯进了七兄弟的家,看到只有一个人能被打。 地主恨死他了,不想伤害他。 从早到晚,不管他们怎么吵架,他都一点也不痛,当然也不肯告诉兄弟们藏在哪里。
房东把Pain Pain扔进黑屋子里,准备第二天早上把他烧死。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派了一个不怕热的人去开锁到房东家。 兄弟俩知道打人有生命危险,就加快了步伐,天不亮就跑到了地主家。 开锁者无声无息地打开铁门,不痛地发出撞击,一个人呆着不惧怕热。
第二天一早,地主叫狗狗子把比山还高的木柴堆起来,放上柴火,生起火来。 木柴燃烧时,火光冲天,众人见自己还活着,不怕热,站在滚烫的煤火中,毫发无损。 不怕热,一边浑身颤抖,一边说:“嗨,还是太冷了!”
地主和狗腿大吃一惊。 第二天早上,他们决定把悬崖上的热气扔掉。 这鬼把戏,也被顺风听到了。 这次他们派了不怕高的人和开锁的人到房东家。 兄弟二人放手时不怕热,也不怕高,一个人呆着。
第二天,房东把狗兔子叫来,把它从300米高的悬崖上扔了下来。 狗腿一推,他就不怕高悠然掉下山崖。 地主和狗腿见状,毛都僵硬了,脸色白的如纸。 这时,地主决定第二天当着所有村民的面砍掉那个不怕高的头。 兄弟俩知道后,一点都不害怕。 他们救了不怕高的人,在牢房里留下了一个不详的人。
第二天一早,房东当着众人的面吹嘘道:“嘿嘿,好看!这小偷不法之徒,我马上砍了他的头。”
不能砍掉的脑袋被砍掉了,但马上又长出了一个新的脑袋; 而被砍下的头颅,也长出了新的身体。
这时候,一个切不完,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四个,四个变成了八个。 片刻之后,无数人朝着地主和狗腿冲了过来,叫喊不已。 他们用刀和剑,像割草一样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兄弟们把残忍贪婪的地主和他的狗腿清理干净后,打开谷仓的门,把所有的粮食分给了农民。 从此,七兄弟开始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
辛建中等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