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兄弟

  [非洲]

从前有一个男人,他有三个儿子。 他所有的财产都累积了三百个骗子,他躲在浴室的地板下。
有一次他生病了,他想:我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妻子,他们都是我的继承人,但是这点钱太少了,我要分别告诉他们每个人,这笔钱是他一个人的,但不能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细节。 ”
他对妻子说:“我快要死了。我只有三百个骗子,继承人是你和三个儿子。但他们现在拿不到钱,他们必须先去苏丹穆里希。与他赏赐的财产,我只能回去后继承我的遗产。”
他把大儿子叫来,对他说:“儿子,我觉得我离死不远了。我想让你知道,我在浴室里藏着三百个谎言。这是给你的。不要告诉你的兄弟关于他的遗产。但你必须先去苏丹穆里希,得到他奖励你的财产,然后你才能回来拿钱。”
然后把二儿子叫来,对他说和大儿子一样。 最后,给最小的儿子打电话,再重复一遍上面的话。 就这样,每个儿子都有一种错觉,认为父亲比其他儿子更爱他,而他的遗产只给了他。
父亲死了,儿子们埋葬了他。 葬礼结束后,大儿子晚上来到洗手间,把父亲说的钱挖出来拿走了。 二儿子也来挖钱,却一无所获。
“父亲骗了我,”
他这么想着就回家了。 小儿子来挖钱,也没找到,“爹爹骗我吗?”
他想,“不,钱肯定在这儿,可是谁拿走了。”
他也回去睡觉了。
早上,他对两个哥哥说:“父亲说他在浴室里藏了三百个骗子,我去看了,但什么也没找到。”
“我也是。”
二哥如是说。
“我也是。”
大哥也这么说。
“可是我爸说,”
三哥继续说:“我们只有在收到穆里希苏丹的赏金后才能拿到钱。拿钱的人做得不好,违背了父亲的意愿。”
兄弟俩约好去苏丹穆里希。 他们拿着玉米吐司和水就出发了。
大哥走在前面,然后是二哥,三哥是最后一个。
路上,大哥一路看到脚印,说:“这是动物的脚印,这只动物是骆驼。”
“这只骆驼背着一根铁棒。”
二哥指出。
三哥说:“他一个小时前走过来的。”
他们继续前行,遇到了一个人。
“你没见过动物吗?”
“这种动物是骆驼吗?”
师兄问道。
“是的。”
“它带着铁棒吗?”
二哥问道。
“是的。”
“是不是一个小时前就经过这里了?”
弟弟问道。
“是”他们又继续说。 他们又看到了路边一棵树下的脚印。 “有人坐过。”
大哥说。 “这个男人是女人。”
二哥说。 “她还背着一个孩子。”
弟弟说。 走了不远,就遇到了一个路人。 “你没看到这里有人吗?”
他问。 “这个男人是女的吗?”
大哥问道。 “是的先生。”
“她戴着金手镯吗?”
二哥问道。 “啊,是的,先生。”
“她还背着一个孩子,不是吗?”
弟弟问道。
“是的先生。”
“我们刚离开她坐的地方。”
说完,兄弟俩继续上路。 在路上,他们看到了一个被杀死的无头男子。
“这个人被杀了,他是个男人。”
大哥说。
“他留着长胡子。”
二哥说。
“这人是个老人,七十到八十岁之间。”
弟弟说。
他们继续前行,撞上了死者的儿子。 “你没见过人吗?”
“他是男人吗?”
大哥问道。
“是的。”
“他的胡子很长,是不是?”
二哥说。
“是的。”
“他很老了。七八十岁吧?”
弟弟回来了。
“对。”
“我们在那里见过他。”
儿子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被杀的父亲。 “他们杀了它。”
他想。
这时,兄弟俩来到了苏丹穆里希家。 苏丹高兴地接待了他们,给了他们一所房子住,并要求善待他的客人。 他让种植园的工头准备米饭和羊肉。 可上菜时,大哥却说:“饭有问题。”
“这顿饭也有问题。”
二哥说。
弟弟补充说:“即使是苏丹本人也有问题。”
仆人们听到兄弟们说话,就跑去告诉苏丹。
“给他们打电话。”
他说。
兄弟们来了,苏丹对他们说:“我邀请你们来,你们还是骂我。”
“我们为什么要骂你?”
兄弟们说。
苏丹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们在路上遇到的骆驼的主人就来了,他来找苏丹指责年轻人偷了他的骆驼。
苏丹问他们的兄弟:“你们为什么偷骆驼?”
“我们偷了吗?苏丹?”
兄弟们很惊讶,“他看到我们和骆驼了吗?”
骆驼主人回答说:“他们告诉我骆驼的所有特征。如果他们没有看到骆驼,他们会这么正确吗?”
“没见过骆驼,怎么知道骆驼的特性?”
苏丹问道。
大哥说:“从脚印就知道是骆驼。”
二哥说:“我知道它提着铁棒,因为它的蹄子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它必须提重物。还有什么比铁棒重的?”
弟弟说:“我知道它是一个小时前经过的,因为它的脚印被后面的人踩到了。我们遇到了这些人,但没有看到骆驼。”
苏丹对骆驼的主人说:“你的骆驼不是他们偷的,你自己找吧。”
男人还没走,又有人控告青年绑架了自己的妻子。
“你为什么做这个?”
苏丹问三兄弟。
“不,我们没有绑架他的妻子。”
兄弟们齐声喊道。
“要不是你绑架了,你怎么会知道她的情况这么清楚?”
大哥道:“我问他,你是在找女人吗?这只是绑架吗,先生?”
二哥说:“我知道这个人是个女人,因为我在她坐的树下看到了一个金手镯,但我没有碰。”
弟弟说:“我知道她背着孩子,因为女人不会丢下手链走开。她一定是把手链给了孩子。手链从孩子的手上滑落,但母亲不知道。”
“他们是对的。”
苏丹说:“他们没有看到你的妻子,我们走吧!”
然后,父亲被杀的人来了,他说:“他们杀了我父亲。”
“你为什么这么做?”
苏丹问年轻人。
“不,先生,我们没有杀他。”
“那你从哪里知道他的长相?”
男人问道。
大哥说:“这个人一直在我们身边。问我们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我问他是男人吗?他说是。这是谋杀吗,先生?”
二哥回答说:“我知道他有胡子,因为我看到他胸前有一些长毛,所以我知道他的胡子够多了。”
弟弟说:“我知道他的年龄是七十到八十岁,是根据他的血来的。他的血很苍白,而且含有很多水分。我知道这种血通常是老年人。”
“他们的话是对的,”
苏丹说:“他们没有杀你父亲,回家吧!”
苏丹对兄弟们的聪明回答感到惊讶,现在他想知道“有问题”是什么意思。
“告诉我,你为什么说:米饭有问题,山羊肉有问题,我也有问题?”
大哥答道:“米的问题是因为米粒又长又粗。我知道墓地里长这种米,因为那里的土壤很肥沃。墓地里的米不是有问题吗? ?”
二哥说:“山羊肉有问题,因为太肥了。我知道这只山羊不是母山羊喂的。”
小弟道:“看你的长相,我就知道苏丹有问题。”
苏丹非常生气。 他打电话给种植园的工头,问他大米的事。
“是的,先生,墓地里确实长米。”
他回答。
“山羊在哪儿?”
“是的,先生,那只母山羊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它是用一头母驴的奶喂养的。”
“他们是对的。”
苏丹想。 然后他打电话给他的母亲,让她说出他生活的所有真相。 母亲对他说:“是的,我的儿子,你不是已故苏丹的儿子,你是我第一任贝都因人的丈夫。儿子。”
“这些年轻人的智慧无人能及。”
苏丹以为他慷慨地给了他们很多钱,并给了他们三匹好马让他们回家。 但苏丹害怕他们会告诉人们他不是已故苏丹的儿子,所以他决定杀死他们,但没有人知道。 兄弟们正要走的时候,他拿了三件红袍穿上,吩咐三个儿子穿白衣。
“去送客人。”
苏丹对儿子们说。 等他们走后,他召集士兵,命令他们跟随,将三个红衣青年杀死。
不过,三兄弟已经猜到了苏丹的来意。 他们对三皇子说:“红色衣服是苏丹权力的象征,我们没有资格穿它们;而白色衣服是悲伤的标志。死了,我们交换吧。”
他们交换了衣服。 诸侯穿红衣,兄弟穿白衣。 但是国王下令杀死三个红衣青年,他们也照做了,杀死了苏丹的三个王子,兄弟三人骑马回家了。
三兄弟回到家,妈妈高兴地迎接他们。 大哥拿出私下送给母亲的三百个骗子,请求母亲和弟弟们原谅。 就这样,兄弟俩完成了父亲的遗愿。 他们先是从苏丹穆里希那里得到赏赐,然后回到家中继承了父亲的遗产。
曾伟刚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