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因克己丽美丽

  随着微博和微信的出现,我愉快地堕落成了微博微信控,在和外界一来一往的互动中,时间就像指间沙,不知觉就没了,意识到这点,就觉得微博和微信是残害时间的毒品,而我就是那个可怜的受害者。
  
  但没多久我就为自己擎一副受害者嘴脸而惭愧了,欧阳修说“智勇多困于所溺”,我虽无智无勇,但大把的时闾,应该花在谋米煮粥的行当上,我却因为微博而豁上了让粥锅赋闲的危险,并不是微博微信有多大的娱乐性,而是我无限纵容了自恋这头怪兽的成长。
  
  自恋和爱情一样,是谁都会有的小情绪。爱情是款男女一对一的游戏,以恪守游戏规则为终极美德,而自恋是种把玩自我的个人游戏,以自律、有度为美,否则很容易就会自恋出猪八戒招呼众人来看镜中自己美如潘安的效果,沦落成笑柄是件极容易的事。
  
  无论是迷恋微博也好,微信也罢,其实我迷恋的不是这款社交软件本身,而是自恋,几万个粉丝,因读过我写的几个破故事,便善意而无原则地对我挥霍着溢美之词,让我的虚荣得到了空前的满足,那个在溢美之词中被虚拟了的我,渐渐地,就成了内心的纳西索斯。希腊神话里的纳西索斯因为爱上了水里的自己而日渐憔悴消亡,现实中那个既不美又可笑的我,因无力挣脱自恋,而沉溺于网络社交软件,浑浑噩噩地把日子熬没了,却要把罪过推到微博微信头上,是种多么无力肩承自己人生的孱弱表现。所以,我多想,站在假想的河水里,对着岸上那个想入非非的自己,狠狠地啐上一口鄙夷的唾沫,明明是声色犬马的自己,却摆出一副厉兵秣马状,至于为啥折戟沙场,可被归罪的缘由很多,却唯独没有自己。
  
  想明白这些,微博微信们又可爱了起来,就像我曾理直气壮地叫嚣自己厌恶电子阅读,像炫耀贵族气质一样地号称自己只读纸书。仔细一想,阅读纸书,不过是习惯,就像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喂了奶粉的婴儿,会对母乳不屑一顾,不过是口味的先入为主罢了,并不能说明母乳是坏的。同样,纸书于我,就如婴儿的第一口奶,我不能因对纸书的嗜好而否定电子书,如若这样,那一定会显得搞笑。多少年前,纸张被发明,用于制作书籍时,一定也有人哭着喊着要求尊重传统,只有秉烛读简才是真正的读书……可竹简时代终究还是过去了,而微时代的伟大,是你顺着一条不超过几十个字母的网络链接,就可以进入一个不占用你半立方空间的移动图书馆。
  
  所以,微时代来了,就让它来吧,人类走在通往未来的路上,我们除了接纳,就是克己,这世界终将因人人克己而美丽,因为它的怀抱里,不存在百利而无一害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