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上帝不杀光魔鬼,免得它们再作恶?

1. 这个问题是什么?

相对于其他宗教和世俗理论,这个问题首先是基督教的核心问题,即神义论难题。

这个问题的内容是,如果相信上帝是存在的,且是全知全能全善的,那么上帝为何允许恶存在?在题主的提问中,魔鬼就代表着恶的存在,但并不代表所有的恶,下文会有论述。

要同时维护上帝的全知全能全善和恶的存在,是一个极其困难的问题。因为上帝如果知道恶,也能够清除恶,却不去这样做,那么他就不是全善的;如果愿意这样做,却不能够,那么他就不是全能的;如果他既能够又意愿,但恶依然存在,那么这就是相互矛盾的。

在哲学史上,这个悖论被称为伊壁鸠鲁悖论,相传是伊壁鸠鲁最先提出来的。即使在非基督教的语境中,我们相信存在这样的神,却承认恶的存在,也同样是这样一个悖论。

2. 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

这就在于,在哲学思考中,我们要协调信仰和现实之间的张力。在传统哲学中,哲学并不排斥信仰。

因为上帝的全知全能全善是出于信仰,而恶的存在是出于现实。即上帝具有这样的属性是作为信众的部分人类所相信的,从属于信仰的真理;而恶的存在是所有人类都能够观察和体验到的,从属于现实的真实。

如果坚持这二者都成真,那么要如何来调和它们,使得广大信众可以,既承认上帝存在,又承认恶存在,也就是既保持信仰的坚定,又承认现实世界的不完美。如果只坚持信仰而不承认现实,那么这样的人显然是盲目的;而如果只承认现实而放弃信仰,那么这样的人只能是绝望的。

如何在悲剧般的现实中,坚持超越性的信仰,如何在绝望之中呵护希望,这恰恰是神义论所要解决的问题。

3. 对这个问题的经典回答是什么?

对于神义论问题,存在这个回答版本,比如二元论的恶与上帝对立并存(这个回答否定了上帝的创造主权),但我们以下仅仅讨论其中的经典回答。

这个回答是非常复杂的,是一步一步逻辑推论的结果。(1)上帝全知全能全善的,善的上帝创造了善的世界,并不创造恶。(2)善的世界可以划分为不同的等级,从最接近上帝的人类灵魂,到能运动的动物肉体,到有生命但不能运动的植物,最后是无生命的石头星辰等。(3)恶并不存在,并不是实体,更不是物质实体,其在形而上学如果要定义那么就是善的缺乏,正如黑暗并不存在,而只是缺少光明,你不能拿个黑暗来,但把光明移走就有黑暗生成。(4)人类的灵魂是非常特殊的,其中包括一个官能叫做意志,意志本身是自由的,即能够自主地决断要去做什么,而不能被强迫,“被强迫的意志”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如同“圆的方”一样。(5)出于不可知的原因,人类的意志选择了背离上帝,表现为亚当和夏娃违背上帝的明确命令而偷吃了知识树上的果子,知道了善恶和羞耻,从而堕落,导致了人类之恶的产生。(6)天使的堕落模式与之相同,而堕落之后的天使就被称为魔鬼,这是魔鬼的诞生。(7)即使天使先于人堕落,或魔鬼先诞生并引诱人堕落,人的恶和堕落仍然出于自己的意志决断,并不是被强迫的,人的堕落的责任不能被归咎于魔鬼,更不能被归咎于上帝为人创造了意志。

其实魔鬼一开始并不是魔鬼,它们是上帝创造的天使,其中撒旦原本就是天使长,因为背叛了上帝,带着1/3的天使一同堕落成为了魔鬼。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上帝要创造一个可以堕落的天使呢?造一群只会顺从不会背叛上帝的天使不香吗?
自由意志简单来讲就是选择权,它可以自主选择爱或恨。上帝完全可以造一堆只会遵循既定程序无法法抗的机器人,但是它们没有灵魂,它们无法“我思故我在”。
自由意志简单来讲就是选择权,它可以自主选择爱或恨。上帝完全可以造一堆只会遵循既定程序无法法抗的机器人,但是它们没有灵魂,它们无法“我思故我在”。
为什么没有自由意志,就不是真正的灵魂呢?为什么没有自由意志,就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呢?

这一系列推论所导致的理论结果就是,世界上的存在恶,尤其是作为道德的恶,并不是上帝所创造的,而是人类出于自由意志而做出来的;由此,上帝是善的,但恶同时存在于世界上,上帝不是通过消灭恶或魔鬼来拯救人类,而是通过拯救人类来消灭恶和魔鬼。

对于人作为做恶的主体,这恰恰赋予了人作为道德主体的独一价值。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人是自由的和自主的,不是被强迫的,虽然这一自由和自主堕落到了做恶之中,但能够自由或自主的做恶,也比如同芭比娃娃一样被强迫行善要好得多。这才是构成了人类的尊严,即不被强迫。

之后,上帝不是把魔鬼消灭,让人类好像重新回到了伊甸园,而是亲自下场来拯救人类,让人类的自由脱离做恶的习惯,而重新被定向到行善上,最终成为即作为道德主体有尊严的人类,又成为能够行善的人类,使这种被造的尊严具有了神圣的光辉,使得人的价值被提升到所有造物中的最高地位,远远超出古代人所信奉的日月星辰或各种神灵鬼怪。

4. 这一经典回答的深远意义是什么?

上述回答成为神义论的经典解决方案,使得西方后世哲学都蒙受在其理论威力之中,而这种对人类尊严的保障和张扬,对人类作为道德主体的承认和论证,是西方后世哲学所继承和发扬的。

由此,上帝虽然并不消灭魔鬼,但拯救了人类,使魔鬼丧失引诱的能力,最终完美解决了这一神义论难题。

来源: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