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工作

  [瑞典]

曾经有一对夫妻,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他们在生活中既不亲密也不格格不入,而是与大多数人和谐相处。 当然,这位老人在外面工作。 他每天早上去森林里为自己和妻子挣一碗饭,而老太太则留在家里做家务,做饭、纺纱、织布等。 虽然在家,她也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他们的生活还算过得去。
可是到了晚上,老人从森林里回到家的时候,手指都冻死了,膝盖又累又酸。 相比之下,他觉得老太婆在家太舒服了。 这时候,他们经常吵架。
一天晚上,老头子湿漉漉地坐在火炉边晒皮衣时,开始抱怨他整天像奴隶一样为家人筋疲力尽。
“你比我好多了,你这个老女人,”
他说:“因为我那只可怜的小虫子在森林里辛苦劳作,挨饿冻死的时候,你就在炉子边做饭,前面热了,你烤后面。”
“你这么认为?你,”
老妇人说。 “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安排我的家,你不会那么舒服。但男人就是这样。你不是在前面他们。,他们会意识到你对他们的好处。”
“如果她不在,他们就不会再听到她大喊大叫了,”
老者说道。
“怒吼!”
老妪显然对他的话很生气,“你也应该这么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成天捡些树枝。这值得吹嘘。就是这样。我的工作是不同。我必须照顾奶牛,我的儿子卡尔约翰,我必须打扫房子,酿酒,烤面包,旋转,缠结,扭曲,冲洗,编织,切割,缝纫和修补——我做都是。目的就是不让你的肠子粘在你的脊椎上,不让你穿破烂的衣服,免得尴尬。”
“天啊,别喊了!”
老者说道。 “你应该是上气不接下气了,你大喊大叫,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没有人比穿鞋夹脚的人更清楚。这是肯定的。”
“我知道吗?”
老太太开始冷静下来,开口说道。 “但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努力,我想我们明天就换工作。我去森林里工作,你在家做家务,这样你就知道谁最努力了。”
老者当即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老太婆拿起斧头,要去森林。 临走前,她对老人说:“你在家照顾小卡尔约翰,喂奶牛,烤面包,做黄油,晚饭用青菜。白菜煮好了,现在我想看看怎么样你在干什么!”
“咳嗽,”
老者道:“你别着急!比这更难的事情我没有什么问题。你自己去吧,回来的时候注意别把胳膊和腿砍断了。”
就这样,老太婆去了森林,老爷子就站在门口,一直注视着她。
“我真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度过的,”
他摇头说道。
但现在不是站在那里思考问题的时候,因为年轻的卡尔约翰醒了,他独自躺在那里开始尖叫。 老爷子从没听过孩子这样尖叫! 他急忙进屋去摇摇篮,但他摇得像个男人。 他抖得越快,孩子叫得越厉害,他抖得越厉害,直到孩子从摇篮里掉出来。 他惨叫一声,老者不知道。
“别像狼一样吠叫,请安静一会儿!”
他使劲地摇晃着孩子,但他的尖叫声却更猛烈了。
“你等一下,”
他说着转身走到床边,拿了一个羽绒枕,放在了孩子身上。 他立即停止了呼叫。 老爷子能连忙哄男孩子不要哭,这方面他比老太婆要好。
现在他开始烤面包了。 他先点了炉子,然后把面粉和水倒进一个揉面碗里。 他开始揉,揉,再用力揉。 当他认为面团揉得恰到好处时,他开始制作面包卷。 他做了一个又一个,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圆,有的变形,看起来很奇怪。 但他会马上烤,只要速度快。
“既吃圆吃又不圆吃,”
他说,于是把它们扔到炉子上烤。 他应该先用火钩把炉子擦干净,但他没有意识到。 等他烤完所有的面包后,他瞪着眼睛呆呆地站在那里。
“妈的,面包真难吃!”
他说。 但他又想,坏总比没有好,然后他把面粉扔进炉子里,面粉在炉子里发出咝咝声。
“我认为一切都已经完成,”
他对自己说:“因为现在你可以听到里面是如何发酵的,当她回到家时,她可以看到她从未见过或吃过的面包。”
人们常说,老人的牙齿适合吃新鲜的面包。 如果他们能吃点瘦肉和啤酒不是更好吗? 他以为他可以自己安排一个小宴会。 当他在森林里这么累的时候,老太婆每天都要在家里举行这样的宴会。 于是他赶紧从另一个小屋里拿了一块肉,然后去了地下室。
倒啤酒的时候,他手里拿不住东西,把手里的肉放在台阶上。 就在这时,一只狗过来嗅了嗅,老头子并没有注意到那只狗来了。 然而,狗闻到了肉味,他刚接过手里的塞子,狗已经走到了跟前,带着肉跑进了森林里。 老人追了上去,但狗跑得太快,老人只得放弃追踪。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乱的!”
他抱怨道。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手里还拿着一个插头——太可怕了! 他急忙赶回地下室,但桶是空的,啤酒漏到了地下。 老者挠了挠头。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宴会,他想。 但只要有面包,就没有问题。 于是他进屋想尝一口面包,可是当他打开炉盖,看到烤好的面包变成了黑色的煤球时,他不知所措。
他又挠了挠头,而且是用双手。
“希望老太婆还在家里伺候她,”
他说:“因为我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在森林里肯定也是一样。她会砍掉她的胳膊和腿,是的,这是肯定的。”
他开始安静地哭泣。
但现在考虑这些是不合适的。 因为太阳高高挂在天上,他必须抓紧时间完成工作。 前面说了,他还要煮青菜吗? 他开始环顾四周。 门边的钉子上挂着老太婆的新外套。 这是他在这个房间里唯一能找到的绿色东西。 也许她指的是这个? 是的,一定是这样,因为这里没有其他绿色的东西可以捡。 他脱下外套,把它切成小块,放进锅里。 但必须有水。 离春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还没有开始做黄油。
“不知道是可怕的,”
他想:“如果我把搅拌器放在我的背上,在去春天的路上摇一摇,我回家时搅拌器里就会有奶油。”
于是,他便有了这个想法。 他把搅拌器背在背上,手里拿着桶。 然后我去泉水打水。
“老太婆就算活到一百岁也不会想出这么好的主意的。”
他得意地想。
他对自己很满意,所以在下坡的时候,他走路的时候双腿一甩一弹,两肩间来回晃动。
但匆忙中,他忘了盖上搅拌杯的盖子。
当他来到泉边,将桶固定在泉眼的钩子上,正要弯腰的时候,头上的泥浆掉了下来,所有的奶油都流进了泉水里。 他现在能做什么? 他不想挠头,因为他的头上满是奶油,看起来就像把手放在酸奶里一样难受。 他还是接住了水桶,但回到家后,他的腿就不再来回晃动了。 因为现在他很郁闷,很生气。
正要离开的时候,他又听到牛棚里的牛叫了。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还要照顾奶牛。 要他站在炉子边煮青菜,一边跑到丛林里放牛,他不甘,也不可能。 但男人终究是男人,他很快就想出了办法。 泥炭屋顶在阳光下泛着美丽的绿色——在那里吃草一定很不错! 他以为他要把那头牛带到那里去。 他在牛脖子上套了一根绳子,费了好大劲才把牛拉到屋顶上。 他把绳子的另一端扔进烟囱,然后跑回屋里。 他把绳子系在腰上,开始做饭。
他认为一切都很顺利,他又不是傻子。 但是特别好,我不能说,因为他在吹火做饭的时候,牛从屋顶掉下来,他就像一个复活节女巫①骑着扫帚从烟囱里爬上去,然后用他的头坐着. 那里。
①传说中,女巫骑着扫帚到布洛山庆祝复活节。
可就在这时,老太婆背着一捆荆棘从森林里回来,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牛。 她立即​​把绳子剪断,当牛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时,老头子掉进了炉子里,老太太进来的时候他正躺在那里。
“哦,哎呀,哎呀,”
老妪尖叫道:“太可怕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哎哟哎哟哎哟”
老爷子说不出话来,又被炉子冒出的烟气烫得厉害,抽泣了起来。 老太太很快就发现屋子里乱七八糟。 肉没了,啤酒桶空了,面包烧成了煤球。 黄油在春天,外套在锅里,牛几乎被勒死,老人被烧死了。
小卡尔约翰,哎呀。 小卡尔约翰在羽绒枕下喘着粗气。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
“从今以后,你该把家务埋起来了。”
老者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后说道,但他还是哭了。
“你最好去森林里工作。”
老妇人说。
“好的,太好了,”
他说。
第二天,他们都各司其职,从此老爷子再也没和老太婆吵过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