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孟哭马谏楚王

  楚庄王养了好多好多的马。其中有一匹他最心爱的马,竟给穿上五彩缤纷的锦衣,养在富丽堂皇的屋子里,睡在有帷幕有绸被的床上,拿切好的枣干喂它。可惜,这匹马越来越胖,享了没多久福,就腿一蹬断了气。

  这下,楚庄王可伤心啦,对大臣下令说:“你们快去找天下最好的棺材把它装进去,外面还要套上一个好棺材,而且要用大夫的礼仪埋葬它。”

  有的大臣劝谏道:“大王,怎么可以把大官的礼仪用在畜牲身上呢?”

  楚王脸一沉,说:“谁敢再来劝我不要厚葬马,我就杀死他!”大臣们一个个缩着脑袋,不再吭声了。这时,宫殿演员优孟失声痛哭起来。楚庄王奇怪地问:“你哭什么呀?”

  “我哭马呀!”优孟边哭边说,“这匹马是国王您最心爱的。我们堂堂的楚国,有什么样的事办不到呢?只用大夫的礼仪来埋葬它,还是太亏待它了。我看应该用君王的礼仪埋葬它才对呀。”

  庄王问:“怎样用君王的礼仪来埋葬它?”

  优孟答道:“臣请求用雕刻花纹的玉做棺材,外面再套上文梓木做成的大棺材。派士兵们挖大坑,叫百姓们运土,供给它的祭品要最上等的东西。还要请各国的使者来吊唁它。诸侯听到了这件事,就都知道大王轻视人而看重马!”

  楚庄王听到最后才明白,优孟哪里是哭马,而是用巧妙的语言来劝自己不要太看重马。他觉得自己错了,叹了口气说:”难道我的过错竟是这样的严重吗?你觉得该怎样处置这匹马呢?“

  优孟说:“请大王把这匹马当作六畜来埋葬――在地上挖个土灶作为棺木的外套,用铜铸的大鼎作为棺木,用姜、枣、粳米为祭品,用大火把它煮熟煮烂,最后埋葬在人们的肚皮里。这就是最好的处置办法。”

  楚庄王叫厨师把马肉烧得喷喷香,分给大家吃了。从此,他再不看重畜牲而轻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