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的婚姻

当我还在农村工作时,一年,我被分配到西桥大队。 枣树林队里,有一个未婚的小刘,是个残疾人。 由于小儿麻痹症,他无法单腿站立。 他必须拄着拐杖才能勉强走路。
  
这个年轻人不受命运摆布,不断地努力提升自己。 被介绍后,他在街上被介绍给了何师傅,并学会了手拉手的剪裁技巧。 小伙子头脑聪明,不仅从师傅那里学到了剪裁的基本功,而且能带来新的创意。 他还买了一些裁缝书,从中学到了很多新的款式。 他迅速制作的男女老少的服饰,受到了远近顾客的好评,人们都爱他为刘师傅。
  
个人婚姻问题没有解决。 由于裁缝以精湛的工艺而闻名,越来越多的人出来相亲。 总觉得他的腿太瘸了,是因为这姑娘有点肤色,还是小六少爷看不起姑娘。
  
这时候才想起姐姐的三女儿叫三楚子,脾气暴躁。 这孩子天生丽质,漂亮,眉目清秀,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细腻。 但是有一个老问题,支气管炎,只要发作,就会气喘吁吁,很不舒服。 他二十三岁,正处于高失败低失败的境界。 她不在乎自己,自我感觉良好。 但它很快就把我们击垮了。 因为当时农村早婚很普遍,女孩一般18岁就给公婆,23岁就算大姑娘了。姐姐每次见我,总是唠叨这件事。 提起这件事,她总是叹息,给我添麻烦,这意味着我必须处理这件事。
  
待在这里之后,我得知了小六的情况,这让我觉得我要为这段婚姻配对。 我觉得还是很有可能的。 第一,小刘虽然腿上有不便,但脸色依旧白净,五官端正。 其次,更重要的是拥有良好的技能和民生保障。 侄女,首先长得漂亮,小六不会小看的。 现在的问题是侄女愿不愿意,还是个未知数。
  
这需要一点策略,并不难。 我先和姐姐沟通了一下,她也觉得合适。 于是我自觉的去了姐姐家,当着三楚子的面说要给她做衣服。 他当然高兴。 那个时候,我姐有很多孩子,没有一个有好看的衣服。
  
我带她去西樵小六裁缝店给她剪衣服。 小六一看到她,脸上就挂满了笑容,立刻停下了别人的工作,特地给我侄女量了尺寸,靠着一根棍子,灵活地绕着她转,动作好像多了很多。轻巧。 . 测量好后,坐在缝纫机前开始缝制。 一只脚踩在机器踏板上,操作声如音乐般悦耳。 小六仙的动作仿佛在表演,让我侄女着迷了。 我知道一个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紧接着,我和姐姐商量着要调动三楚子去小六师父拜师。 我小心翼翼地提出来,她也没有反对。 就这样,侄女在那里,很安心,每天早出晚归。 三个月后,三传子主动让妈妈跟小六聊起了朋友。
  
于是,小六家就派媒人前来求婚。 三传子担心小六的身子不直会不会影响孩子,
  
媒婆说:“你身直,孩子一定是直的。”打消了她的顾虑。 经过媒人的劝说,侄女终于答应了。
  
婚礼当天,热闹非凡。 四村八村的亲友,三亲六眷,以及邻村的成员都来祝贺。
  
夜里,小六说:“老婆,你怎么这么快就爱上我了?”
  
第三个捣蛋鬼道:“我看你手艺好,能吃苦,又踏实,所以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