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制让我们更强大

年少时,陈道明因拍摄《围城》认识钱钟书。 我作为客人去钱钟书家时,发现他们没有录像机,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话。 唯一的电器是用来煎药的药壶。

看着钱先生书架上的一排排书,他的妻子杨江正在认真地看书。 这一幕深深地触动了陈道明:“我突然发现自己很穷,很穷,甚至丑陋。”

从此,享誉外界的人气和赞誉的陈道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变得低调内敛。 他努力成为他想成为知识渊博、受过教育和有意义的人。

即使回到天津老家,陈道明也从来不看电视。 他书房的床铺满了书,他睡在一堆书里。 正是这种多年来一直使用的克制,连季羡林都曾说过,陈道明的文学水平,可以称得上北大研究生导师。

所有我们羡慕的生活,没有一个不是为了多年的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