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颇弄鬼吃鸭子

  壮族有个土司,他家附近有个公塘,是灌溉全村寨田地的,村里人叫一个老头管着,他在塘里养了很多鱼。土司想霸占公塘,第一步是赶走这个老头。土司把家里养的一群鸭子赶到塘里去,每天去吃鱼。老头子叫苦不迭。公颇爱打抱不平,给老头想了一个办法。

  公颇买了很多麻线和钓钩,把麻线弄成二三尺左右,每条线的一头都绑好钓钩,捉来许多小青蛙作饵;另一头系上一块石头或砖头,把它放到倾斜的塘边或塘中露出水面的大石头上。

  一天,土司家的鸭子又被赶下了塘,鸭子吞食起青蛙,钓钩也跟着到了肚里,一走动,石头或砖头跟着掉到塘里,便把鸭子拉着沉下水去。慌得放鸭人忙去报告土司。

  公颇说一定是塘里有鬼。见土司不信,公颇又说:“那么晚上我陪您去看看。”

  公颇马上去找老头,叫他在天刚黑时找些萤火虫来,又把很多钓钩绑到麻线上,用些蚯蚓作饵,这一回不绑石头,却绑了浮标,每个浮标的后尾都钉上萤火虫,放下水塘去。

  晚上,公颇带土司来到塘边。土司见到满塘都漂着火光,很奇怪,突然,塘里的鱼吃起诱饵了,触动浮标,浮标一动,火光也动了。诱饵给拉下去,浮标和萤火虫也给拉下水去,火光就消失了。一时间满塘的萤火虫忽明忽暗,渐渐少下去。

  公颇说:“老爷,这不是鬼火吗?”土司老爷有点害怕了。

  公颇突然叫起来:“看!老爷,那边一个鬼爬上岸来了!”

  土司吓得拔腿便跑。公颇跳下塘去,把沉到塘底的鸭子全摸上来,送给孤老头子,说:“这回鱼塘会安静了。” 波荷的千鸡千鸭 

  壮族有个穷苦的青年人叫波荷,爱上了土司的丫头,但土司不准他求婚。波荷就天天晚上在土司楼前唱道:

  晚晚想妹妹不来,

  夜夜烧去九驮柴。

  剐去狗皮烤狗肉,

  孤身一人吃寡菜。

  那姑娘也答道:

  有心给哥烫壶酒,

  可惜关在笼里头。

  铁笼难锁百灵鸟,

  妹愿和哥多捉狗。

  歌声天天有,越唱越热火。吵得土司睡不着觉,发着脾气放出话:只要波荷把千鸡千鸭送进土司府,就让波荷成亲。

  波荷请寨里的老人到他家里,把自己的主意告诉大家。

  听说波荷要结婚,七村八寨的人都来了,大家唱着山歌,浩浩荡荡到土司家接亲。

  土司堵在门口说:“千鸡千鸭一只也不能少!”

  波荷说:“牵鸡牵鸭,说到做到。你看――”

  土司顺着波荷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男一女,分别牵着腿脚干上绑着细麻绳的鸡和鸭,走进土司楼。土司万万想不到,“千”和“牵”同音,竟给波荷钻了这么个空子,只好眼巴巴望着大伙簇拥着波荷夫妇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