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知县瘢痕作证

  有一年临海县(今属浙江省)可热闹呢,人流如潮,争睹县府为新考中的秀才们举行庆贺活动。学宫附近,一位少女已对其中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秀才产主仰慕,目不转睛盯着。

  旁边一位老太看在眼里,便悄悄他说:“这是我邻居家的儿子。你如有意,我来作媒,成全你们的姻缘。”

  少女害羞地低头不语。

  那媒婆找到了秀才,着力撮合,哪知秀才拒绝少女一片爱慕之情。媒婆家的浪荡儿子听说后,当夜假冒秀才跟少女幽会。少女未能识出真伪,委身相许了。

  没几天,少女家来了位远方客人。她的父母腾出自己住房招待客人休息,将女儿安置在别处,老两口睡在女儿床上。哪知到半夜,有人偷偷溜进去,砍掉少女父母的头颅,扬长而去。

  第二天,凶杀案报到县衙。刘知县踏勘现场后,左思右想:死者虽在家中被害,但东西并未短缺,这杀人害命图啥呢?他问:“这张床原来睡的是谁?”

  有人抢答:“是这家的女儿。”

  刘知县恍然大悟:“噢,快,将这家女儿拘押起来!”

  公堂上。刘知县厉声追问少女:“奸夫是谁?”

  少女有苦难言,支支吾吾说出是那秀才。

  刘知县发令,一会儿逮来秀才。

  秀才振振有词:“我早已回绝那媒婆说媒,从没去这姑娘家,哪扯得上因奸杀人呢?”

  刘知县追问少女:“你奸夫是秀才,那么他身上可有什么记号特征?”

  少女忙答话:“他胳膊上有块瘢痕。”

  刘知县当场令衙役查看秀才胳膊,却光光滑滑的,没有一点痕迹。

  刘知县陷入困境,过了一会儿,忽然问左右:“媒婆有儿子吗?”

  知情的衙役说有的。刘知县命令精壮衙役,马上赶去抓来那家伙。查看胳膊,一块朱红瘢痕赫然入目。刘知县手指媒婆之子:“你肯定是杀人犯,如不招供,定用重刑!”

  那家伙不得不供认作案经过――

  那一夜,他又去找少女私会,进入房中在床上一摸,摸到了两个人的脑袋。他顿时醋意大发:“原来这骚女人另有奸夫,马上拔刀猛砍..

  案情大白,秀才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