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县令抱瓜审案

  冠氏县盛产西瓜。一个酷暑天,通在城里的官道上人迹稀少。远处走来一个怀抱孩子的妇女,烈日高悬,妇女满头是汗,怀中小孩啼哭不止。那妇人精疲力竭,择树荫休息。小孩嘶哑着喉咙直喊口渴,那妇人见不远处有个瓜园。她走进爪棚,里面无人,看瓜的人不知上何处去了。棚内除一张床外并没有水可喝。妇人见孩子渴得厉害,只好摘了一只西瓜给孩子吃。

  正当孩子吃得津津有味之际,瓜棚后面窜出一名粗壮黑汉、大喝道:“大胆贼妇,青天白日居然偷起老子的瓜来!”

  妇人吓得直哆嗦,一时说不出话来。

  黑汉道:“人赃俱在,该当何罪?”

  妇人脸色苍白,掏出几文钱给黑汉,说是瓜钱。黑汉接过钱,上下仔细打量妇人,见妇人颇具姿色。况且四周无人,顿生歹念。他嘻嘻一笑:“钱,我收下了。不过,事没完,除非你依我一事。”

  妇人胆怯地问:“只要你不把我当贼,有什么事尽管说。”

  黑汉一把搂住妇人道:“小事一桩,只要你依顺我上一回床便可了结。”

  妇人挣扎不从。黑汉将妇人按倒在床上,不顾小孩在旁嚎哭,竟欲强奸。那妇人誓死不从,一口咬伤了黑汉的肩膀。黑汉大怒道:“你不从,便将你送官,以小偷论罪!”

  妇人道:“我宁愿见官亦不相从!”

  黑汉心想此妇人偷一个瓜不能治罪,便自己摘了30个瓜,以证明这个妇女罪大。

  到得县衙,黑汉先将妇人偷瓜之事叙述了一遍。而妇人因受刚才惊吓,伤心不已,只顾低头哭泣。

  唐县令听罢诉说,便问黑汉道:“妇人真偷你30个瓜?”

  黑汉道:“是的。老爷不信的话我已把瓜装来放在门口了。”

  唐县令又问:“她偷瓜时带了什么样子的筐子?”

  黑汉顺口道:“没带筐。”

  唐县令哈哈一笑,命人将黑汉所带的30只瓜挑进大堂;对黑汉道:“你抱着小孩把地上的瓜都拣起来。”

  黑汉遵命而行,可还没拾上几个瓜,就抱不住了,顿时恐慌不己。

  唐县令对妇人道:“本县为你作主,你不是小偷。如有隐情请告之。”

  妇人哭诉了刚才的遭遇。唐县令大怒,经审讯,黑汉只得供认自己因奸不成有意诬告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