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睡

感谢您发布隋如梦景的民间故事《四大冥界》,:

杀父仇人的吴图,其实是萧秋的师父。

二十年前,乌图一剑横扫孔雀山庄。 别墅的四位高手,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他一刀刺死。 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只有一个针状的红点——吴图的剑,太细、太小、太小、太快。 快的。 父母和母亲并肩作战,只支持了几轮。 乌图只有一把剑,但乌图似乎拥有无数的剑。 剑光笼罩着他的父母,他们无处可逃。

三岁的小秋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被刺倒在地。 爸爸扭着脖子看他,小秋看懂了他的眼神:报仇!

复仇需要机会。 机会是吴图给的。

吴图犯了两个错误:他没有割草和根; 他收了小秋当徒弟。

两个错误就够致命了。

他把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的小秋抱起来,像买鸡一样看着。 后来他说他见过那么多孩子,只有小秋打动了他。 他还说要让小秋成为世界一流的杀手。

他太自信了。 或许他认为三岁的小秋没有记忆; 或许他认为小秋永远不会超过他。

然而,他忽略了年龄。 每个人都会变老,包括凶手。 当杀手老了,他的命运往往是:被杀。

小秋跟着吴图,从此再未安定下来。 多年来,吴图只有两件事:杀人和教小秋杀人。 二十年匆匆而过。

二十年来,萧秋从未放弃过杀乌图的念头。 现在机会来了。

因为小秋长大了,也因为吴图第一次带小秋出去​​杀人。

吴图想要杀的,是雷天。 雷天的武功高深莫测,一直忠于朝廷。 小秋觉得吴途肯定会想念的。

关键时刻,他会助雷天出剑。 帮助雷天出剑,救了雷天,救了朝廷,也救了自己。

他和吴图坐在“春来客栈”的大堂里,在一尊古老的花雕前。 吴图杀人前喜欢喝一点酒,但今天,这将是他最后一杯酒。

吴图拍了拍开封泥。

你要杀我? 他盯着萧秋,忽然说道。

小秋的手猛地一抖。

这么多年,我把你当亲生儿子对待,你还是要杀我。

小秋看着吴图,没说话。 他的手悄悄收紧。

多年来,你一直想为你的父母报仇。 你甚至偷偷找到了“四大名捕”。 只是因为我的警惕,我没能成功。 吴图给小秋倒了一碗酒,说,你以为你长大了,有能力打败我,甚至杀了我。 而且,你以为我没有什么可以防备你的……

你可以早点做。 小秋说,二十年,无论哪一天,你都可以杀了我……

我不能。 世界上只有你能代替我。 吴图说,这两年我真的老了,经常觉得力不从心……

我不会成功的。 小秋盯着乌图,我跟着你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了你。

因为我杀了你的父母?

不仅如此,还因为我不想再有无辜的人死去。 像雷天...

如果他们该死怎么办?

他们不应该死。

我知道说实话你会很伤心,但我必须说出来。

小秋虎口开始跳动。 隐藏在袖口中的软剑,随时都可能被刺穿。

吴图喝了一口酒,说雷天靠着朝廷里的一个人干了很多坏事,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 但这些话既不能说,也不能坐牢……

但我父母是好人!

几乎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是好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吴途低着头,神色痛苦。 他们帮皇上做了很多事,我是说坏事……而且,皇上最头疼的就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在规避法律……

然后去调查和审判! 小秋说有“四大名捕”……

当法律对他们有用时,需要“四名逮捕”; 当法律帮不了他们,或者有些事情不方便公开的时候,就需要像我这样的人。 你知道“四分五裂”吗? 把该死的人送进地狱,却永远不能像“四大名捕”那样受到尊重和赞美。 “冥王”需要承受太多的危险、孤独、误会……更重要的是,“四大冥王”不是四个人,而是一个人……

小秋听说过“四大黑道捕手”,但在此之前,他认为“四大黑道捕手”只不过是一个传说,就像“流氓楚留香”的传说一样。 他既不敢相信“四大黑道捕手”是真正独一无二的,也不敢相信自己一直恨到骨子里的乌图就是“四大黑道捕手”,更不敢相信他记忆中的爸爸妈妈,原本就是连丽玲。 没办法的坏人。

明知道你不得了,可是皇上的皇牌,你是不会知道的。 吴图摊开手,御牌上的“四大冥界”三个字,让萧秋的脸色都有些扭曲。

这么多年我一直瞒着你,怕你吃亏,更怕你分不清是非。 现在,是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吴图说,但请记住,你是唯一能接替我的人。 如果你愿意,你现在可以成为“四幽捕”……

小秋盯着乌图,咬牙。

杀父母报仇必报! 他吃掉每一个字,我发誓要杀了你一辈子!

蜡烛移动,风移动,窗户移动。 一道黑影闪过房间,那把刀出现了。 光影之间,萧秋听到一个声音:我雷天怎能让你等你来蛮荒!

乌图一剑挥出,身形陡然一闪。 然而,雷天的刀光,却是紧紧的压在了他的喉咙上。

小秋泪流满面。 剑,拔出来。

不是针对乌图,而是针对雷天。

一剑,二十年恩怨,一百年江湖。

|6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