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安的世界里,给自己安全感

  如果单说“安全”这两个字,首先想到的是诸如“交通安全”“饮水安全”“金融安全”。如果“安全”的后面,再缀上一个“感”字的尾巴,那就有些不一样了。顾名思义,安全感是和人的内心紧密相连的一种感觉。如果“安全”主要指的是外在的环境,那么“安全感”就是一种由内向外扩散的无形氛围。
  
  安全感的实质指的是一个人在社会交往中有着稳定的内心世界和坚定的不惧怕感。
  
  要讨论不惧怕,先要说说我们害怕什么。估计这种令人不安甚至心惊肉跳的感觉,大家都不陌生,每个人都可以举出很多类。
  
  怕黑。怕黑是人类从远古传下来的一种基因中的集体遗传。在黑暗中,人的视力将基本丧失功能,看不到身旁是否有猛兽潜伏,看不到周边环境是否安全,看不到如果有危险,同伴是否能出手相助,至亲是不是能安然逃脱……在黑暗中,人被抛入孤独和恐惧之中。所以,“黑”这个字,延伸为隐蔽与非法,罪恶与狠毒,比如黑手、黑心、黑洞、黑社会……
  
  怕巨大的声响。自然界的电闪雷鸣,代表着不可知的怒火和惩罚。怕狼虫虎豹,怕蛇怕蝎,怕獠牙和利爪,怕扫帚星和日食月食,怕飓风暴雨旱魃蝗虫……渺小的人类深知自己的脆弱和不堪一击,对大自然无可抵挡,只有深怀畏惧之心。
  
  我们也怕另外的种族,因为有骤起的战争和残忍的杀戮。我们还怕瘟疫,怕洪水,怕天塌地陷,怕巨冷巨热,怕一切让我们感觉不舒适的天灾人祸。怕恶霸怕悍匪,怕阴谋诡计,怕面臨命悬一线亡国灭种的绝望崩溃之境。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代代传承的怕,基本上都怕得有理。
  
  适当的不安全感,是必备的铠甲。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更是安身立命的上佳策略。安全感是我们须臾不可离开的护身法宝,关键是要怕得有理有据,应对适度分寸得当。如果处处草木皆兵,天天如惊弓之鸟,就会极大地侵蚀我们的幸福感,作茧自缚得不偿失了。
  
  适当的安全感,是怎样的呢?
  
  有安全感的人,你可以看出来。他的目光是安定的,不会没来由地东瞟西瞟莫衷一是。他会淡定地直视你的双眸,让你也能看清他的眼神。他不会用眼角斜视,声东击西地掩盖真实的观察目标。他的身躯是挺直的,既不夸张地耸肩摇头也不自惭形秽地收缩形体。他的手指是安静的,不会无意识地张开收拢,好像随时要抓住一切机会毫不放松。他的面容是平和的,既不阿谀奉承地媚笑也不虚张声势地恫吓。他的四肢是协调敏捷的,既不快速地震颤也不无所事事地僵化。
  
  他在遇到意外的时候,能有最基本的判断,而不是一味地惶恐尖叫。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判断形势、审时度势做出恰当的选择。他在应该仁慈的时刻,会大力相助。在受到欺骗的时候,会紧急止损吸取教训,并不会从此对这个世界丧失基本的信心……在面临生命结束的时候,他会从容安详。
  
  总之,一个有安全感的人,就像一颗悬挂天空的小小恒星,会自动持续发出温煦的光芒,既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让这个世界多一点温暖,多一点光明。
  
  一个安全感不良的人,也会挂相。他会在眼底的深处潜藏冰碴,目光常常犹疑而怯懦。他还容易手脚冰凉或烦热不止,因为虚弱的心脏无法将血液恰如其分地运送到身体的远端,不是过于孱弱就是过分亢进。他常常摇摆于轻信他人或是疑窦丛生的两极,并循环往复。他很容易悲观失望,心境如一枚深秋黄叶,受外界的影响很大。微不足道的小风雨,也会招致摇曳不定或是飘坠,常常落得孤家寡人体弱多病。
  
  缺乏安全感的人,在人际关系中,实在难缠。他很容易陷入极端的无力感中难以自拔。快乐的时光,不敢恣肆汪洋地纵情一笑,哀伤的时刻,认定永远无法走脱。绝望就成了他生命的主旋律,暗淡底色难以有光芒迸射。
  
  他也想到救赎。不过却错误地把找到安全感的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
  
  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总是巴望有一个能让自己把全部身体和精神的分量,都倚靠上去的男生肩膀,殊不知一生的分量何其沉重,不由分说地压过去,如果对方不是受虐狂,就会中途逃走或是一道崩塌。
  
  缺乏安全感的员工,会因循守旧缺少创造性,他们只想保住饭碗,每日张望四处打探消息,对所有的人事更迭都敏感多疑噤若寒蝉。
  
  缺乏安全感的人做了老板,就会不苟言笑严苛冷淡,他不切实际地要求其他所有的人与自己同心同德,决策时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殚精竭虑只怕夜夜失眠。
  
  安全感看不见摸不着,却如空气般无所不在地环绕着我们,深切地影响着我们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若是缺乏安全感,幸福不但姗姗来迟,而且过门不入。
  
  这个世界总是不安不宁的。人类进化的历史上,也从未有过绝对的安全时刻。所以说,世界的不安宁,是个常态。如何在这个不安宁的世界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安全感,是每个人人生的必修课。早点将这一课修完并得个好分数,就会比较妥帖安然地度过一生。谁也不敢说具有安全感的人,就一定会比别人少遭受创伤和苦难,这一点,就算上帝也不能保证。但我敢说,有安全感的人,在遭受伤害和苦难之后,能比较镇定应对,比较幸运地从厄运的魔爪下逃脱,比较快地从残酷中复苏,比较有效地疗愈自己的创伤。
  
  马斯洛认为,安全感是决定心理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他提出的关于心理健康标准,第一条就是个体要“有充分的安全感”。
  
  安全感是从哪里来的呢?
  
  它的本质,是我们每个人的过往留给我们的印记。这个“我们”,不仅包含着我们自己的历史,也包含着人类共同的历史。但是,每个人的历史,在自己无法书写的时代,是由别人为我们代书的。毋庸讳言,一个不安全的童年,是无法馈赠我们丰沛的安全感的。所以,安全感很差的人,首先值得同情和理解。
  
  不过,我们不应永远停留在童年,人类也已走出非洲的旷野,建立了高度的文明。
  
  安全感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它像一株植物,就算生长在贫瘠的土壤里,只要辛勤浇灌,施肥捉虫,也可以根深叶茂摇曳生姿。只是,你下的功夫要格外大,你要做自己安全感的不倦园丁。
  
  真正的安全感只可能来自一个地方,那就是我们的内心。如果说这世界上真有什么心灵宝贝的话,安全感就是红蓝宝加上金刚石,金属丝加上高科技……共同编织成高贵坚硬灵活的护心甲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