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德贝

很久以前,在卡拉塔乌山的喀拉苏河边,住着一个名叫卡桑卡夫的穷人。卡桑卡夫以打猎和捕鱼为生。他的妻子缝纫和修理人并编织一些渔网。他们只是度过一天。一天,卡桑卡夫的妻子怀孕了。九个月零几天后,他的妻子生下了;她生了一个又胖又圆的儿子。
家长们忍不住拍手叫好。他们给孩子取名为坎德贝。坎德巴伊长得很快,六天会笑,十天会走路,会跑,六年就会长成壮硕的少年。他是那么的强大,那么的无限,与他搏斗的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以自己拉动掉进深井的公牛。父亲去打猎,他也可以帮忙。渐渐地,他也能与斑马搏斗,成为一名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他打败了许多堆积如山的黄山羊和羚羊、斑马和梅花鹿。所有住在卡尔土河边帐篷里的穷人,都在他的帮助下安居乐业。
一天,坎德巴伊出去打猎。在卡拉塔乌山脚下,高高的悬崖下,我看到一只狮子般的灰色鬣狗,正准备吃掉一匹怀孕的马,它正用爪子剥皮。马的肚子。坎德巴伊冲上前,抓住那条灰色的尾巴,左右摔了几下,扔到了很远的地方。狼狂吠了几声,然后笑得死去活来。坎德巴伊剥了狼皮,来到沙玛身边,眼看着沙玛快要死了。于是坎德巴伊用金刚剑斩了马肚,取出了小马驹。太好了,这是一匹小马。坎德巴伊带着小马驹回家,给它取名克库拉,并用斑马奶喂它。
这匹小马长得很快,不到六个月大,六尺长,毛黄褐色,黄褐色。克尔库拉长大后,跑得很快。他是一匹千里马。他说什么都能跟得上,甚至还用喙跑去抓鸟。坎德巴伊骑着克尔库拉像一只飞翔的鹰,转眼就追上了六座山上奔跑的斑马,抓住了它的尾巴。
坎德巴伊就这样到处打猎。他变成了一个非常慷慨的人。悲伤的人得到他的安慰;受苦的人都被他救了出来。他不知道他所谓的“他自己的”是什么;他不会虐待别人。 ;无论你得到什么,每个人都可以一起享受。因此,这个带有Kırkullama的Kandebayi被称为“Batur”,而闻名于世。
①巴图尔,英雄。
一天,坎德巴伊去远方打猎。走着走着,遇到一个正在放羊的孩子。孩子泪流满面,泪流满面。康德巴伊上前问道:“你哭什么伤心?”
孩子头上长癣,衣服破破烂烂。
“带走你亲爱的妈妈,你还有幸福吗?带走你的大山爸爸,你还能活吗?”
孩子喊道。
“怎么了?好好说!”
坎德白问道。
孩子的眼泪流进了湖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回答道:“我是巴图尔梅尔甘的独生子。我现在六岁了。敌人来到我们家乡,抢走了所有牲畜,连马蹄都没有。留下吧。我爸爸只是一个”巴图尔”谁睡得好。从长路回来后,他睡了六天。我爸爸在睡觉的时候被敌人偷偷抓住了。
我母亲要来拉我父亲,但残忍的敌人把她抬到马鞍上带走了。结果,我成了一个无衣无食的孤儿,只好把羊喂给塔西卡拉拜。
这让我很累,我很痛苦,我的嘴唇开裂,我的头上长了疥疮。我很伤心很伤心,我哭的是我的父母……”
“既然如此,别哭了,我会为你找到你的父母的。”
坎德白说。
孩子听了高兴极了,央求道:“好朋友,先来我们的牧羊人两天,好好休息一下,然后走吧。”
坎德巴伊“好”了一声,就去了牧羊人住的地方,把斑马挂在火上准备晚饭。到了晚上,其他牧羊人回来了,但孤儿牧羊人没有回来。所有人都等着他,等了又等,还是没有看到他回来。坎德巴伊忍不住,缓缓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牧羊孤儿回来喊羊了。
“你为什么迟到?”
坎德巴伊问道。
“我肚子有点痛。”
孩子说。
第二天,孩子有说有笑地去草原放羊。到了晚上,大家都回来了,孩子还是没有回来。坎德巴伊去找他,发现他昏倒在地上。孩子醒来后,坎德巴伊向他询问详情,但他什么也没说。这时候,坎德巴伊生气了。孩子见他生气了,就答道:“从昨天开始,每当太阳落山的时候,就有六只天鹅飞过我的头,问我:
这里有好心的Kandebay吗?
基尔库拉马在他手里吗?
他的光在花园里照耀吗?
他的马腿在动吗?
我回答他们:善良的坎德贝是我,科尔库拉马在我的手中,我的马腿在花园里走来走去,照耀着我的光芒。
于是他们扇动翅膀把我撞倒在地,我昏倒了。 ”
第三天,坎德巴伊穿着牧童的衣服,去为牧童放羊。太阳落山了,天也黑了。这时,只见六只天鹅飞过康德贝的头顶,转了六圈,飞得低低的问道:这里有好心的康德贝吗?
基尔库拉马在他手里吗?
他的光在花园里照耀吗?
他的马腿在动吗?
Kırkurama的所有者Kandebayi回答说:我的马腿在花园里走来走去,照耀着我的光芒。
这激怒了天鹅,他们用翅膀打败了坎德贝。但是坎德身体前倾,用爪子抓住了一只天鹅。天鹅飞走了,他手里只抓到一只金鞋。仔细一看,金鞋上有字。之后,坎德巴伊等着其他天鹅,等了几天,它们再也没有来过。
这时,坎德巴耶告别了牧羊人,回家了。他为他的父母准备了明年的食物。他穿着盔甲和武器,取出六十匹小马驹的肠子,开始寻找孤儿牧羊人的父母。
基尔库拉马奔跑速度极快,犹如雄鹰飞翔,一个月的路程,六十步就完成了旅程。根本就不把山当山,把河当河,把海当海。坎德巴伊就这样日日夜夜地走着,终于走到了一处,他看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来到这座山脚下,切尔库马开始说话了。
“我的朋友康德拜,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不远处,越过这座山,就会看到一条河。河中央有一座孤岛,岛上住着众神之王。你穿的金鞋是神王女儿的金鞋,牧童的父母也在神王的手中,他们被锁在地狱里,地狱之门锁得严严实实,钥匙在六十岁了,万河汇合的大河底下,天地无法下到河底。那边的山坡上,有一个放牛的巨人,他在战争中被俘,现在是神王的奴仆,你去找那个人,给他足够的路费,给他穿上衣服,给他换衣服,然后你再放人,自己去放牛。现在,你从我的尾巴上抽出一根头发,把所有的盔甲和武器放在我身上,然后放开我。现在,盔甲和武器都没有任何用处给你。每当你需要我的时候,你就会点燃我尾巴上的头发。到时候,我就会出现。当你到达那里时,你就会知道未来。”
坎德白从克库拉玛那里拔了一根尾毛,然后放开了。正如克尔库拉玛所说,他一一效仿:放开巨牛,给他足够的路费。穿上他的衣服,自己放牛。
晚上,他赶着牛过河,但牛没有下水。坎德白大怒,一把抓住牛的后腿,将它们一一扔过河。牛被扔到河中央的小岛上,发出一声巨响。这时,一个神王的小女儿在河边看到了,惊讶的叫道:“哎呀,你疯了,怎么能把动物宠坏呢!怎么不叫水开路,开路'就像过去一样!”
康德巴伊闻言,连忙喊道:“开路的水,开路!”
只见河流分开,中间留一条路。
就这样,坎德巴伊放牧牲畜。一天,神王召来他的两个儿子,对他们说:“今天,黑马要下马了,这已经是第九次下马了。从前晚上下马的时候。 ”,孩子不见了。现在。今晚,你们两个去护马,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坎德已经听到了这些话。
到了晚上,神王的两个儿子去护马,坎德巴伊也偷偷跑了。片刻之后,神王的两个儿子就打盹睡着了。只有坎德巴伊没有睡觉,一直在看。天快亮的时候,奚马生下了金尾骏马。就在这时,天上似乎飘起了乌云,带走了小马巴布。坎德巴伊赶紧上前,一把抓住了那条金色的尾巴,将其折断。坎德巴伊只好将金尾抱在怀里,继续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国王就叫来了他的两个儿子,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两个儿子回答说:“马没有生产,什么也没发生。”
神王闻言,正纳闷,康德巴依走进门内,道:“皇上,大事不好!”
“怎么了,你说吧!”
神王惊讶的问道。
“我想说的是,他们两个都是骗人的,没有人防备,只有我防备。半夜时分,你两个儿子都睡着了。黎明前,马生下了一只金尾海獭。”毛的小马宝宝。可是天上好像有一朵乌云飞走了,我赶紧去拉,却只抓到了一条金色的尾巴,马娃子被乌云里的一只老鹰给带走了…… ..” 神王话音未落,问道:“金尾呢?”
“陛下,请稍等,我要利用金尾大赚一笔,我不告诉您。
请看,这是金尾。 ”
当坎德白从怀中取出那条金色的尾巴时,整个房间顿时亮了起来。神王之子惭愧,无话可说。
“现在,你们三个出去寻找巨鹰和小马驹,如果找不到,你们三个都不要来找我!”
神王说道。
坎德巴伊过河,点燃了克尔库拉玛的尾毛,于是克尔库拉玛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骑着克尔库拉马,身着盔甲,手持武器,上路。去。
到了一个地方,马又停了下来,对坎德巴伊说:“远处,火河冲天而起。你要去的地方在火河的另一边。现在,把你的眼睛移开,闭上,别等我叫你开,别开,开,我们一起死。”
坎德巴伊闭上了眼睛。就这样,他们疾驰了一阵,感觉先是一阵热气,然后是一阵热气。许久之后,克尔库拉玛说:“睁开你的眼睛。”
坎德巴伊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来到了一座岛屿上。这个岛上有八只金尾小马驹和一只无尾小马驹在金槽上喝水。
科尔库拉玛又道:“在那棵高大的白杨树顶上,有一只苏木鲁鸟的巢穴。它每六个月去觅食一次,十五天后它就会回来。现在是。它去了寻找食物,距离回来还有六天。
为了不落入它的手中,我们必须在六个小时内完成六个月的旅程。骑上我之后,把金色的水槽放在你面前。这样,小马驹就会跟着我们,一步也不走。当我们牵着小马过火河时,我们不能直走,只好掉头。因此,我们的路来时短,去时路远。回去的路上,还有三个难点。首先遇到的是七魔;然后是白狮,最后是女巫。所有这些都必须克服才能通过。这取决于你的实力。好了,走吧,别耽搁了。 ”
于是坎德巴伊将金色的水箱放在马脖子前,离开了。小马驹也紧随其后。
片刻之后,一座大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山峰向他们摇晃,这就是七头魔。坎德巴伊将金色水缸移到了地下,马群将金色水缸围了起来。
手持百帕特曼的狼牙棒,坎德巴伊利用克库拉玛的气势,直奔恶魔而去。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打倒了一个恶魔的脑袋。地下。然后又回来了,第二个脑袋也滚到了地上。仅仅连续七次,七个脑袋全部倒地,恶魔倒地。坎德巴耶掏出恶魔的眼睛,塞进外套里。
坎德巴伊来到金色的水槽边,将它骑在马背上,再次牵着小马驹离开。切尔库拉玛“呃呃呃——”
它跑得如此之快,以至于灰尘都追不上它;过了六道高崖,只有“嗨”的一声。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前面狮子的吼叫声。坎德巴伊这次将克尔库拉马绑在小马驹上,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走了几步后,一股吸引力将他吸了过来。过了一会儿,坎德巴耶看到了狮子的嘴巴。这张嘴大如天,康德巴伊吸入的正是这张嘴吐出的气息。坎德巴依横握着钻石长剑,顺着狮子的吸力进入了狮子的嘴里。狮子被切成两半。坎德巴伊把狮子的白牙敲掉,塞进外套里。
坎德巴伊再次继续上路。无数的山岭,一闪而过。顿时,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浓浓的黑雾之中,只有金色的马尾发出的光芒照亮了他们的去路。漆黑的雾气中,出现了一个打扮华美的美少女。坎德巴伊下了马,径直走向女孩。女孩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对他说:“走了好久,请到我家歇息吧。”
这个女孩是个女巫。
“努力就是努力,我不反对休息,你带我走!”
坎德白说。
女孩走在前面。话音刚落,康德巴依便举起金刚剑,斩了她的脑袋;刹那间,金刚剑散发出强烈的火光,世界再次变得阴云密布。待乌云再次散去,“少女”经过的地方,有一个被分成两半的女巫横卧,坎德巴伊将女巫的头颅斩下,将其包裹在一个毛茸茸的地方。
“在魔女控制的这个地方,鸟兽不能通过。此时,没有人知道魔女的死讯。所以,苏木鲁鸟不会来这里。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已经四天了。” ”
基尔库拉马说。
于是康德巴伊在这里休息了四天,收齐了魔女的宝物,将金槽放在马背上,带领着所有的金尾马,平安的来到了神王面前。
神王喜出望外,摆出盛大的婚筵来欢迎他。席间,神王的两个儿子空手而归,一无所获。两人都累得昏昏沉沉,身子如枯木,双腿如光。
神王请康德拜入座,询问他的身世。
“我不是神王,我是凡人之子。我的名字是坎德贝,大家都叫我坎德贝和克尔库拉玛。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欣赏山水,但这是一件事。如果允许,我会说的。”
坎德白说。
“去吧,去吧,我的孩子!”
神王说道。
“几年前,你的部下洗劫了我们的家乡,把我们所有的牛马赶走了,我们的巴图尔在他失控的时候被你绑架了,我来了,这是救巴图尔的一件,第二件是那一天,我放牧的时候,六只天鹅飞过我的头顶,一只天鹅的金鞋落到了我的手上。他们都说这金鞋只有你们国家才有,我就交给主人了。 ”
坎德巴伊说着,将金鞋递给了神王。
神王说:“真的,我的孩子!把牛马羊群赶到你家乡的那个人和绑架巴图尔的那个人,就是我。梅尔坎和他的妻子都在我们手中。梅尔根留在了地狱,我曾经对他说:“如果你为我做点什么,我就放你走。”但他真的是一个难以驯服的巴图尔。他说:“不要为敌人做任何事。”放了他,还得跟我们算账,好倔强。”
“你的名字,我们也知道。我想请你,派你去除掉那只宠坏了我们小马的怪鸟,我自己找过你,没找到,所以我派手去抢劫你的家乡绑架你的巴图尔心想,如果你想坚强,你一定会找到的。以后你两年都不来了。所以,我的六个女儿会找到你的。没错,她们是黄金我六女的鞋子。现在,我还有一个条件向你提出。这个条件是:有一个七头魔王,一头白狮,一个女巫。去杀了这三个怪物。,把他们的头砍掉.
如果你能做到,我会归还你的巴图尔,归还你的牲畜财产,并将我的六女儿嫁给你。 ”
坎德巴伊从马背上脱下外衣,将白狮的白牙、魔女的头颅、七头魔王的眼睛倒在神王面前。神王非常高兴和感激,于是释放了地狱中的梅尔根夫妇和其他一起被捕的人,归还了所有被掠夺的牲畜和财产,并将他的第六个女儿嫁给了坎德。八一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终于给康德八一重赏,送他回老家。坎德巴伊把牛羊马赶了回来,交给了原主人。
坎德巴伊回到家乡后,村里的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和宴会。坎德巴伊在的时候,家乡没有敌人敢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