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在右肩,月亮在左肩的男孩

  [尼泊尔]
某国的国王名叫苏巴胡,上天赏赐了他大量的财富和荣誉。但他心中仍有一件事:没有儿子,没有人可以继承他的王位。为此,苏巴胡经常到圣地朝圣,慷慨施舍,按时禁食,虔诚地向上帝祈祷,但这无济于事。
他娶了几位妻子,希望新王后能给他带来后代,但这无济于事。他结过六次婚,一切都还是一样。最终,国王厌倦了世俗生活,决定隐居森林。他将皇位让给了弟弟,只带了一个心腹,一个忠臣,一起离开。
他们去!走!傍晚到达湖边。湖很美,他们决定在湖边过夜。
大臣收集枯叶,生火,为国王铺床。国王吃完饭睡着了,大臣拿着剑来保护国王的睡眠。
半夜时分,湖水突然咆哮起来。忠臣捏着剑柄,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见湖面露出一条小路,一位年轻美女走到岸边,捡起枯枝,清理了一块空地,又回到了湖边。过了一会儿,它又出现了,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小菜。女孩准备好一切后,便消失在了湖中。湖水在咆哮,水又退了。这一次,两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来到了岸边。他们是两姐妹,非常相似。
祈祷完后,他们坐在空地上,品尝每一道菜。吃饱后,他们一起玩多米诺骨牌,亲切交谈。这时一个女孩对另一个女孩说:“姐姐,你告诉我,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男孩?”
姐姐回答说:“我想要一个像死神摩诃迦罗一样的儿子。姐姐,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我想给我丈夫一个这样的孩子:他右肩扛着太阳,左肩扛着月亮!”
姐妹俩互相诉说着心中最想珍惜的东西,然后她们站起身来,跳入湖中,消失在水下。
“世上竟有这样的美人!”
大臣见状,惊讶的说道。
第二天,当太阳升起时,国王醒来了。大臣当即将半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国王,说:“陛下,您应该立即娶那小子,日后生子。日月在左肩。”
忠臣与国王说完后,立即将自己的具体计划告诉了他……
国王听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对心腹所说的话,完全赞同。
苏巴胡和大臣打猎了一天。晚上,回到美丽的湖边,吃过晚饭,两人聊了很久,驱散了瞌睡。半夜时分,国王躲在离姐妹吃饭的地方不远的一块小木头后面,而大臣则躲在另一边的木头后面。
午夜十二点,湖水再次咆哮,湖水退去。就像昨晚一样,一个女孩先出来了。她是个女仆。一切准备妥当后,两个绝色少女出现了。
祈祷后,他们吃完每道菜,然后再次玩多米诺骨牌。
国王一看到妹妹就有爱了,心脏猛烈跳动,同时又有些不安:如果不能娶到漂亮的姑娘,就没有继承人,只能当一个永远的隐士。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国王一边等待机会,一边祈求上帝的帮助。
姐妹俩玩够了,便起身向湖边走去。当妹妹跳入水中时,国王从灌木丛后面跳了出来,拉着妹妹的手。女孩挣扎着求姐姐帮忙。然而,国王却紧紧地抱着她,求她安静,并答应让她做王后。国王苦苦哀求姑娘,姑娘终于答应了。很快,国王和林湖美少女在大臣的陪同下,一同回到了京城,举行了一场热闹而隆重的婚礼。
两个月后,宫中传出小王后怀孕的传闻。老王后得知小王后要生一个右肩太阳左肩月亮的儿子,顿时大怒。他们聚在一起,想出坏主意,让他们的对手受苦。他们想了想,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请一个星族站在他们这边,帮他们处理好他们的事情,并承诺给他们丰厚的回报。
数日后,国王想知道星辰预示着儿子的命运,便请占星世家前来,请他看看天上的星辰是如何排列的。星象世家望天,沉吟片刻,然后谦虚道:“大王,请不要生气!小王后给你的不是儿子,而是史无前例的怪物。”
皇上一听,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不相信占星世家的预言,焦急地等待着儿子的诞生。
九月底,老王后买来了助产士,让她在小王后抚养孩子的时候给他们打电话。
希望的日子已经到来。小王后的房间里,来了六个对手和一个助产士。隔壁的房间里,国王不停地派人去询问王后是否出生长大。
后来,终于生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助产士一拿在手里,婴儿右肩上的太阳和左肩上的月亮,用自己的耀眼光芒照亮了周围。这时,王后一把抓起孩子,用抹布塞给助产士,并吩咐助产士将孩子抱出宫中,​​扔进水池。另外,在小王后的床上放一块木头来代替孩子,然后派人告诉国王,王后抚养他的不是儿子,而是一块木头。
国王听了他们的谎言后,气得眼睛都黑了,气得失去了理智。他可以承受各种灾难,却无法承受耻辱。国王下令把小王后从宫里赶到谷仓,他却自己一个人回房,十二天没有吃饭。
谷仓里的小王后的生活十分苦涩。但无论是被赶走的耻辱,还是繁重的劳动,都没有她想起孩子时那么痛苦。
然而,她的孩子注定永远不会死去。当助产士把他扔进池塘时,一条大鱼立刻抓住了他,把它吞进了他的肚子里。所以,孩子住在鱼的肚子里。鱼像母亲一样关心他,喂养他,使他长大。当鱼想吃的时候,他们让孩子们出去。孩子躺在岸边,右肩上的太阳和左肩上的月亮都在周围闪闪发光。
后来,一位王后发现了这道光,知道孩子还活着,于是王后暗中打听是谁把孩子藏了起来。他们看到池塘里有一条大鱼。吃饭的时候,他们把孩子放出来,然后把它藏在肚子里,消失在水里。
“恩,恩人,稍等!”
大王后吼道:“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于是,国王的妃嫔就去见宫里的主治医生,买了他,答应给他一大笔钱。
到了晚上,大家都睡着了,宫女们住的房间里传来可怕的哭声。国王吓坏了,他命令一位医生来问他到底是怎么折磨他的妻子的。过了一会儿,医生跑去向国王汇报:
“大王,花园池塘里有一条大鱼,这也是刚才焦虑的原因。因为它不是真正的鱼,而是鱼皮里的恶魔。救你妻子的方法只有一个:杀死那条鱼。”怪物尽快。用它的血来擦拭皇后。”
天一亮,国王立即下令去钓池中的大鱼。
这条鱼根本就不是一条普通的鱼。知道王后的阴谋,知道不会得救,它开始思考如何保护孩子,交给谁。它终于想起了皇宫的马厩里有一匹飞马。鱼把马叫到池塘边,把一切都告诉了它:它是如何拯救孩子的,它是如何抚养他的,现在王后想要杀死他,等等。然后,它把孩子托付给飞马,让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和抚养他。
早上,王后的仆人来了。他们在他的池塘里撒了网,拖了一条大鱼。然后他们把鱼抬到宫里,切开他们的肚子,但他们的肚子里什么也没有。皇后知道这条鱼欺骗了他们,并把孩子们藏了起来。然而,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的孩子。
从此,飞马养育了孩子,对他的照顾不亚于养鱼。它还把孩子藏在肚子里,所以它在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吃东西。然而,过了一会儿,人们发现马厩里有一匹马,不吃任何人手里的食物。关于这匹马的奇怪事情流传开来。皇后知道事情并不容易,便请仆人监视马匹。当他们在半夜看到那匹马,当大家都睡着了,它把孩子放在地上,自己吃草或食物。孩子吞了他的肚子。下人立即将情况报告给王后。
恶毒嫉妒的人闻言,开始思考如何尽快杀死这匹马。一天晚上,他们来到马厩,用各种好吃的东西引诱飞马,但那匹马却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转身。王后们非常生气,跑到宫里向她们的丈夫抱怨。
“这匹马可能不认识你。”
国王安慰他们说:“跟我去吧,你们会看到我的马对我的尊重不亚于我的人民。”
国王立即带着他的妻子去了马厩。国王走到马前,给了他一株新鲜的青草吃,这一次马也没有吃。
“不可理喻!兽人不敢恭敬我国的至尊主宰?”
国王大怒,当即下令:“将马牵到院子里,切成两半。”
国王的仆人把马从马厩里拿出来,正要用斧头砍它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它张开翅膀,飞向了空中!
马飞到另一个国家,在那里抚养他的孩子。时间如闪电般流逝,孩子长得飞快,马已经不能把他放在肚子里了。但妈妈还是一路跟着孩子,继续关心他。只要有人靠近孩子,马就会保护他,所以没有人可以靠近孩子。马怕人嫉妒恨,教他想办法,右肩遮日,左肩遮月。所以,男孩的肩膀上总是塞满东西。
又过了几年,孩子长成了一个优秀的青年。他经常骑着他的飞马穿过当地国王的宫殿不止一次。
曾经,这个国家的国王想要了解他三个女儿的愿望。他问大女儿:“女儿,告诉我,你想嫁给谁?”
“父亲,我丈夫只能是国王。”
大女儿回答。
国王向二女儿提出同样的问题,她回答说她要嫁给国王的儿子。可小女儿却说:“小伙子从我窗下走过,我要做他的妻子。”
说完,她指了指右肩扛太阳,左肩扛月亮的青年。
国王说:
“你就不能想点更好的吗?”
但她的小女儿还是坚持要这么说。
不久之后,两个姐姐就结婚了。一个是国王的妻子,另一个是王子的妻子。小公主还是道:“我要嫁给骑好马的小伙子!”
国王不得不满足他心爱的小女儿的愿望。就这样,小公主成了一个穷小子的妻子。他唯一的财产就是一匹马。他甚至没有房子。他会带他的妻子住在哪里?因此,国王不得不给这对年轻夫妇一个小房子。
有一次,敌人入侵了该国的边境。国王召来了将军,派他们率领军队击退敌人。但军队无法击败敌人,国王担心:他是否应该逃命,将王位留给敌人?小女儿见他父亲的苦恼,走到他跟前说:“父亲,让我丈夫带兵吧!他会以信实义为您效劳,拯救国家免于灭亡。”
国王听从了心爱的女儿,派女婿率军出征。小王子一登上飞马,举起宝剑,右肩扛太阳,左肩扛月亮,领兵迎敌,敌军一震,四散逃窜。没有人能阻止这个勇敢的女婿。当敌人的军队被赶出该国时,国王在宫殿里隆重地欢迎胜利者并称赞他的女婿的勇敢。
从此,右肩扛日,左肩扛月亮的无敌将军的传说传遍了世界,当然也传到了太子父亲的耳中。
“看来嫉妒的皇后害了我湖里的美貌,她一定是真的养了个孩子,这孩子右肩是太阳,左肩是月亮。现在是别人养的,他我不养。”没有自己的家……”
国王决定去邻国一次,因为那个带着光的年轻武士此刻就在那个国家。在一个大侍从的护送下,国王来到了京城,会见了这个国家的国王。他把一切都告诉了邻国的国王。国王命令年轻的将军进入宫殿。少年来了,国王问:“我亲爱的女婿,你从来没有提起过你的父亲。”
“我对我的父母一无所知。”
青年回答:“我只有一​​匹飞马。”
然后国王跳起来,跑到他的儿子身边,抱住他,含着泪告诉他他出生的秘密。父亲要求儿子回老家继承王位。
青年道:“你信邪,送我娘去谷仓干活。现在你的王后是我娘的婢女,我才回去。”
国王自责轻信,命其妻从湖边做皇后的仆人。
于是,年轻的武者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多年以来,一直思念给他带来光明的儿子的母亲,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