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测试方式

奇怪的测试方式

明代隆庆年间,扬州城郊有一位学者,名叫刘子君。 在家努力学习了两三年后,他自觉地学业有成,准备去京城参加考试。

这一天,刘子君背着衣服一路上山下水,错过了时间。 眼看天快黑了,他并没有赶往集镇。 不禁有些心慌。 他刚刚走进一片山林,只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从路边的森林中,走出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紧身裤,戴着黑色面具,手里拿着一把闪亮的阔刀。 刘子君见状,连忙后退,不小心被枯藤绊倒,倒在地上。

大佬们见状,全都笑了。 一个拿着绳子的大汉大声喝道:“这书生又帅又美,看来能卖个好价钱!兄弟们今天不值得等!” 说完,一声哨响,其他几人立即围了上来。

刘子君又惊又怕,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大叫着求救,踉跄着往前走。 一边跑,刘子君远远地看到,眼前似乎有一家人。 他喜出望外。 当他被身后男人扔的绳子绊倒时,他只是喊了一声“救命”。 他的头刚撞到石头上,就昏了过去。

刘子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他惊呆了,难道他真的被那些大佬卖了? 但他只听说过卖孩子,卖女孩,卖女孩。 怎么会有人卖大个子?

刘子君想不通,挣扎着要起身,可是一动,脑袋就剧烈的疼起来。 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小女孩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公子,你醒了吗?我们的主人在客厅等着呢。”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刘子君连忙问道。

小丫头道:“这是张师的府邸,我们师父出差回来,发现你被土匪追赶,才救了你!”

我懂了! 刘子君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到了地上。 他连忙穿好衣服,跟着小女孩来到客厅。 客厅上方坐着一位相貌和蔼的老者,一定是张师。 刘子君连忙上前,道:“多谢张师救小生一命,还请小生尊重!” 说完,便躬身行礼。 张师连忙拦住他,问道:“你为什么要招惹那些土匪?”

刘子君只好将自己去北京赶考的真相说了出来。 说完,他疑惑的问道:“那群​​土匪一直说要卖我,这是怎么回事?” 张师沉吟片刻,道:“每次都是乱世,妖孽横行,必定是人少了。美男被卖到妓院,被那些狂妄的女人当成男宠。”

刘子君听后背上冒冷汗。 见状,张师连忙安慰道:“六公子不用怕,你在我们这里休息吧。”

几天后,刘子君的伤势基本痊愈,想到考试期将至,便与张师道别。 张师多次扣留,看到刘子君离开的决定,只得道:“刘公子危险至极,我有办法保证公子平安抵达京城。不过,经过考验之后结束了,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回京城的。庄子答应老夫一件事怎么样?”

刘子君想,张师对他有救命之恩,别说一件事,十件事,他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刘子君起床后,看到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件女人的衣服,但自己的衣服却不见了。 他正纳闷,就见前面的小姑娘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说道:“公子醒了?快去穿衣服,吃完早饭就上路了。”

刘子君一脸尴尬,道:“我的衣服没了。” 小姑娘指了指女装,道:“就是衣服了,主人说。路途非常危险,儿子最好打扮成女人,不然我又要被歹徒抢走卖了。” ” 说完,小女孩嘴角一抽,笑了起来。

刘子君红着脸大声说道:“一个男人,如果你能改名坐下不改姓,你怎么能为了勾全的命,装个软弱的女人呢?如果传下去,怎么可能他站在世界上?”

小丫头不屑道:“死容易,怕是被卖了之后,你就没有机会报答我师父救他一命了。”

刘子君想了想,无奈之下只好在小丫鬟的帮助下穿上了女装。 穿好衣服后,小女孩连连拍手,笑道:“儿子要是真女儿,就是大美女了!”

刘子君脸一红,连照镜子都不敢看,赶紧跑到客厅跟张师道别。

张师见了伪装成女人的刘子君,满意地点点头,道:“如果你是大户人家,肯定有随从,我就让翠红这小丫头陪你去北京。名单之后就是了。”放开,刘少爷要砍头了,你别忘记约好,赶紧回来。”

刘子君点点头表示同意后,便带着翠虹赶往京城。

这一天,刘子君和翠宏又累又饿,打算去集镇的一家饭店休息一下,顺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两人刚找到位子坐下,就看到街上有一支迎宾队伍经过。

一行人刚从餐厅门口走过,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原来,对面还有另一支迎客队。 两队相遇后,不肯让步。 就在这时,其中一方有人大喊“抢”! 两队顿时乱作一团,迎宾者互相扭打,场面一片混乱。 一边的几个大汉冲到了另一边的轿子上,伸手从轿子里拽出一个人,扛着肩膀跑进了巷子里。 对方见状,连忙喊道:“新郎被抢走了,快点!” 说完,他就成群结队的追上了小巷,街上只剩下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刘子君一脸懵逼。 新郎坐在轿子上。 更奇怪的是,居然还有人抢新郎! 他转头看向翠红,见她笑而不语,只得问典小儿这是怎么回事。 店家二愣了愣,道:“小姐看不出来?这是抢新郎!”

” 刘子君点点头,然后捏住他的喉咙问道:“你为什么要抢新郎?”

店家二挤了挤眼,笑道:“娘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想必你爹没告诉你吧。不过马上就要来了,你就急着去抢新郎了。哈哈。” !”

刘子君又气又好笑,但一想到自己现在打扮成女人的样子,就只好忍着脾气,不敢发泄。

一路上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让刘子君不解。 晚上入住酒店的时候,刚想看书,崔宏又提着马桶进来了。 ” 刘子君一脸不悦,道:“你把这肮脏的东西带进房间干什么?我要上厕所不就去后院的小屋吗?”

” 崔洪不恼,道:“你现在是女家,怎么可以随意去山寨?”

刘子君有点不愿意装扮成女人的男人。 说到这里,她更不爽了,道:“我又不是真正的女人。再说,我半夜上厕所,会有人偷看厕所吗?”

翠宏也懒得理他,把厕所放在角落里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