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办坏事,老道送飞剑辟邪

5.jpg

过去,有个叫张文博的读书人,十年寒窗,金榜题名,被放到东城做县令。东城民风淳朴,这官做得还是比较轻松的。

这日,张文博下乡私访,来到一个叫下岭村的地方,天色已晚,见前边有一间道观,于是过去借宿。观主叫郑三,六七十岁的模样,仙风道骨,听了他的请求,便将他安排在厢房住下了。

上半夜无事,到下半夜时,张文博梦见自己身在衙门的卧室里,月光照进窗棂,屋里几条魅影乱飞,七嘴八舌地在说着什么。

仔细一听,原来有个影子在说:“这人心真宽,马上就要死了,还能睡得着。”也有影子说:“这人平日里倒没什么恶行,这么死了太可惜了。”更有影子说:“你可惜他,谁来可惜我们?”说着,便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

张文博突然就醒了过来,才知是一场梦,也不知预兆着什么,但自问平生没做过亏心事,倒也不惧。只是再难睡着,于是推门出去,见月光如洗,院子里,郑三正在练习吐纳之术。听到动静,郑三收了势,问:“客官,怎么还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