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消除烦恼

  威利·卡瑞尔年轻的时候在纽约州的水牛钢铁公司做事,有一次需要到密苏里州的匹茨堡玻璃公司去安装一架瓦斯清洁机,以清除瓦斯里的杂质,使瓦斯燃烧时不致伤到引擎。
  
  这种清洁瓦斯的方法是新的,过去也曾试验过。可是在密苏里州安装的时候,遇到了许多事先没有料到的困难。经过一番努力,机器勉强可以使用了,然而,远远没有达到他们保证的质量。
  
  他对自己的失败感到十分懊恼,好像有人在他头上重重地打了一拳。他的胃和整个肚子都扭痛起来,烦恼得简直无法入睡。后来,他意识到烦恼不能解决问题,于是,想出了一个消除烦恼的方法,效果显著。
  
  这个消除烦恼的方法非常简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可以分三个步骤。
  
  第一步,不要惊慌失措,冷静地分析整个情况,找出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没有人会把我关起来,或者把我枪毙,这一点我有把握。充其量不过丢掉差事。也可能老板会把整个机器拆掉,使投下的两万块钱泡汤。”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艘日本潜艇在海滩搁浅,被美国侦察机发现,这就意味着几分钟后会有轰炸机飞来,潜艇将被炸毁。日本潜艇员一时拿不出脱险的办法,一种绝望的气氛笼罩了全艇。
  
  船长这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他没有慌乱,而是掏出香烟,坐在一边吸了起来。他的这一举动感染了艇员,他们想,船长现在还抽烟,一定是没什么问题,于是艇员们镇静了下来。这时,船长才让大家想脱险的办法。
  
  由于不再慌乱,办法很快就想出来了:大家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起从左舷跑到右舷,再从右舷跑到左舷。就这样,搁浅的潜艇竟然左右摆动起来,终于在天边出现美国轰炸机时,脱离浅滩,潜进了深海。
  
  潜艇搁浅偏偏又被敌机发现,官兵产生恐惧情感,这是一种常态。但是人们在恐惧状态下,其精神和身体往往就像能源被冻结一般,只有消除恐惧,才能找出摆脱可怕情景的力量。
  
  第二步,找出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并让自己能够接受它。
  
  有一则既幽默又充满智慧的美国征兵启事是这样写的:来当兵吧!当兵其实并不可怕,你无非有两种可能:上前线或者不上前线。不上前线有啥可怕的?上前线后又有两种可能:受伤或者不受伤。不受伤又有啥可怕的?受伤又有两种可能:轻伤和重伤。轻伤有啥可怕的?重伤又有两种:可治好和治不好,可治愈有啥可怕的?治不好更不可怕,因为你已经死了。
  
  据说,这份启事一出,收效十分明显,青年踊跃入伍。如果起草这份征兵广告的不是一位造诣深厚的心理学家,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一定是一位对生活有高度热情和深刻把握的超级乐观者。
  
  第三步,有了能够接受最坏情况的思想准备后,平静地把时间和精力用来试着改善那种最坏的情况。强迫自己面对最坏的情况,在精神上先接受了它,才会使我们处在一个可以集中力量解决问题的位置上。
  
  看完这个公式,如果此时你的感觉还是模模糊糊的话,那么我们就再来读一位文学大师的作品。俄国大文豪契诃夫是一位对人的心理有深刻研究的出色医生。他曾对一些心理不平衡并由此萌发自杀念头的人写过这样一篇箴言式的短文:
  
  为了不断地感到幸福,那就需要想:“事情原本可能更糟呢。”这是不难受的。
  
  要是火柴在你的衣袋里燃烧了起来,那你应当高兴,而且要感谢上苍:多亏你的衣袋不是火药库。
  
  要是有穷亲戚来上别墅找你,那你不要脸色发白,而要喜洋洋地叫道:“挺好,幸亏来的不是警察!”
  
  要是你的手指头扎了一根刺,那你应当高兴:“挺好,多亏这根刺不是扎在眼睛里。”
  
  如果你不是住在十分偏远的地方,那你一定想到命运总算没有把你送到偏远的地方去,岂不觉得幸福?
  
  读完契诃夫这篇文章,多数人应该已经认识到了卡瑞尔公式的效果。所以,如果有了烦恼,我们应该用卡瑞尔公式来问自己,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是什么。然后接受这个最坏的情况,镇定地想办法改善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