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小兰聪明地破了雷案

  

季小兰聪明地破了雷案

清乾隆年间,距扶沟县城三里处有一个志亭村,志亭村有一个丁富翁。 他家后院有一棵千年古树。 树高9米,颜色似铁。 最奇怪的是,怪树上全是鼓鼓囊囊。 丁家认为它是神树,因为它让丁家有了一个当权的县爷爷。 丁家用石栅栏把树围起来。 这一天,丁志贤正在审稿。 他忽然看见父亲丁彩珠走了过来。 他说,因为昨晚的暴风雨,没有人敢轻易出门。 没想到我们后院那棵奇怪的树下竟然发生了一起谋杀案。 死者是该家庭的女儿。 吴先生的丈夫张金才,他出去做生意已经有四五年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却莫名其妙地死在了那棵奇怪的树下。 定植郡主闻言大惊,立即领着衙门三班的人来到志亭村,到自己的院子里一看。 他们看到那棵奇怪的树前很吵。 哭死了。

吴姐旁边还有一张草席。 草席上躺着一具灰黑色的尸体,皮肤被烧焦。 丁志贤问吴的妻子:“你丈夫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刚回来。” “你既然已经回家了,为什么要半夜来到这棵奇怪的树前?” 吴妻说:“他是来拿重播的,这里的银子,他把自己做生意赚的500两银子,放在了怪树上面的树洞里。” ” 丁智贤奇怪的问道:“我既然赚到了银回,那我在树洞里怎么办?” 吴嫂说:“老公说五年太长了,怕家里有变故,先把钱放在这里,回家再拿出来看见了。” 丁志贤明白,张晋才怕老婆给他。 自己戴绿帽子,所以我先把银子放在这里。 回家见妻子在等他,他来取银子,却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 丁智贤绕过那棵怪树,脸色顿时一变,对吴姐说:“看你丈夫死的征兆,好像雷击一样,你别再骂冤枉了。特别赞助20两银纹。好日子会埋葬你的丈夫。” ” 吴阿姨哽咽道:“丁少爷,我丈夫死的很奇怪,要是被雷劈了,那五百两怎么会消失呢?” 丁志贤皱眉道:“你老公挣不挣钱?没人见过,可能他骗你了,你怎么当真?我们再说一遍,你可以找人做。”葬礼。” 说完,他便派人去照顾千年奇异树,不许任何人靠近。

寡妇为不公而哭泣

县长是这样判案的,吴夫人虽然不服,但也只好从丈夫那里取了尸体。 给丈夫梳妆打扮时,她发现他手里拿着一块金锭,后脑勺有一道明显的伤口。 吴姐不相信丈夫被雷劈了。 两天后,吴姐听说太使纪晓岚要视察扶沟。 吴姐注意了。 季小蓝到了之后,在街上跪了下来,拦住了轿子。 听完吴家的老婆的话,季小兰心里有些疑惑,便去了知亭村。 季小兰来到了那棵奇怪的树旁,让佣人仔细搜查。 结果,一个仆人在院子里的地窖里发现了一把血淋淋的锤子。 季小兰看了一眼,发现那把锤子闪闪发亮,应该是她经常使用。 锤柄上刻有几个小字:王匠之锤。 季小兰赶紧打电话给志亭村的村长,问道:“你们村有多少木匠?” 村长歪着头说:“作为回报,王姓木匠五人。”

季小兰让佣人把王姓木匠都带了过来,让他们自己带上大锤。 五位木匠都带着他们的锤子。 季小兰一一检查,看到王小儿的锤子,才发现是一把新锤子。 手柄很粗糙,不像其他的那么亮。 这显然是一把新锤子。 季小兰道:“王小儿,我问你,你的锤子是新的,你的旧锤子呢?” 王小二道:“我的旧锤子丢了。” 季小兰提起了手中的带子。 血锤问道:“这锤子是你的?” ” 王小儿抬头一看,高兴道:“是小人,大人是从哪里找来的?” 季小兰道:“这就是杀死张晋才的凶器,你怎么解释?” 王小儿痛哭失声,坚称自己的锤子丢了。 这一定是有人把他怪罪在他身上了。

过了一会儿,发现王小二的妻子哭了,说她把锤子卖给了推销员孙琪。 原来,王小儿的锤子是他祖宗上传的。 孙起觉得它像古董,于是高价买下了这把锤子。 王小二的老婆拿到钱买了胭脂和口红,生怕王小二知道。 打了她之后,她没有把锤子的事告诉王小儿。 说起这个孙起,扶沟县城里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这小子吃吃喝喝,卖淫,赌博,骗人,什么都懂。 这时候尸检回来了,说张晋才是先被铁锤打死,然后又是站在树下被雷劈了。 结果,他脸色灰黑,全身都被烧焦了。 季小兰立即让衙门逮捕了推销员孙起,孙起也愤愤不平地吼道,说自己没有杀人。 季小兰问他为什么锤子会掉在奇怪的树下? 孙奇想了想,说自己逛街做生意。 那天,他到富翁丁家做生意。 当他走到那棵奇怪的树下时,不小心摔倒了。 也许那个时候锤子丢了。 季小兰看他说得对。 正犹豫着,佣人拿着钱包跑了过来,说是在孙琪家的厨房里找到的。 他拿给吴家看。 这是张晋才。 用过的钱包,因为一年四季都有药材生意,钱包上还残留着麝香的味道。 孙奇听了,哭了起来:“这是有人在陷害我。” 季小兰见凶器和赃物都在,将孙起押进监狱,次日再审。

回到后厅,季小兰夜里又看了一遍案卷。 他越想,就越怀疑孙起被杀。 黑夜里,孙起怎么知道张晋才有钱? 第二天,季小兰来到吴家查案,问张晋才回来的那天,谁在那里。 吴想了想,说那天下大雨,没有人来,就只有他表哥来了。 季小兰没有说话。 他绕着吴家转了一圈,在正房的祭台底下发现了一块银锭,问这是谁的银两。 吴仔细一看,说好像是他表妹莫无良的。 “老公回来的那天,表哥刚来亲戚家,给了我一个元宝,我没有要,好像就是这个元宝。” 季小蓝眼睛一亮,焦急的问道:“那你表哥有没有见过他给你老公看?” 吴说:“没有,我老公还没回来,我表哥就走了。” 季小岚这才询问了莫无良的住址​​,便离开了。

玉狐外观

一周后,扶沟县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孙琦认罪的告示。 莫无良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就跑到李春园去找肖桃红。 萧桃红很喜欢他,让莫无良替她赎罪。 但是莫无量并不喜欢肖桃红。 他喜欢他表妹吴的妹妹。 他找萧桃红只是为了发泄。 萧桃红见他冷酷无情,气得她总要他好看。 当晚,莫无良偷偷爬墙,进了丁富贵的屋子,来到那棵奇怪的树下,拿出斧头砍树。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了一只雪白的狐狸蹲在树下。 莫无良吓得不敢喘气。 他缓缓朝玉狐敲了三个脑袋。 抬头一看,发现地上多了一只。 有光泽的东西。 莫无良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根小竹签,上面写着一行发光的字:此狐明日得道。 遇见我的人是命中注定的,你可以许一个愿望,它就会发生。 莫无量大喜。 他趴在地上,磕头道:“玉狐大仙,请保佑我弟子和堂妹吴嫂子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