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士睡帽

哥本哈根有一条街,这条街有个奇特的名字“赫斯肯街”。 为什么叫这样的名字,又是什么意思呢? 它是德语的。 但是人们在德语中受到了委屈; 它应该发音为 HaAuschen,意思是:小屋①; 这些小屋在当时和多年来,与木棚的大小差不多,可能和我们在市场上建造的木棚一样。 棚子是一样的。 是的; 大一点,有窗户,但窗框上镶嵌着喇叭片或尿沫。 因为所有房子都装玻璃窗有点太贵了,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就连曾祖父的曾祖父讲的时候,他们也叫:以前; 已经数百年了。
不来梅和吕贝克的富商在哥本哈根做生意; 他们没有自己来,而是派了一些小仆人来。 这些小仆人住在“棚屋街”的木棚里,卖啤酒和调味品。 德国啤酒真的很好吃,品种很多。 不来梅、普鲁辛、艾姆斯的啤酒——是的,还有不伦瑞克的黑啤酒。 此外,还有各种调味品,如藏红花、八角、姜,尤其是胡椒; 是的,这是这里最有意义的。 正因为如此,这些在丹麦的德国仆人有了一个名字:胡椒人。 这些年轻人必须回老家,不能在这里结婚。 这是他们必须遵守的约定条件。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非常老了。 他们必须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并扑灭自己的火,如果真有火的话。 有的成了孤独的老光棍,思维奇特,习性怪异。 每个人都称他们为大龄未婚的胡椒男。 你必须了解所有这些才能理解这个故事。
大家和胡椒男开玩笑,说他应该戴上睡帽,躺下睡觉的时候拉下来遮住眼睛:
砍,砍,砍木头,
唉,可怜的单身汉,——
带着睡帽爬上床,
你必须点燃蜡烛! ——
是啊,大家都是这么唱的! 每个人都拿胡椒男和他的睡帽开玩笑,因为每个人都对他和他的睡帽知之甚少,唉,没有人应该喝那顶睡帽! 这就是为什么? 是的,听着!
山寨街的一侧,早年的时候,这条街还没有铺石头,人们踩着一尺高一尺低的坑,就像走在破坑道上。 它非常狭窄,住在那里的人并肩站着,离街对面的人很近。 夏天时常从这里的家到对面的家搭起布篷,里面塞满了胡椒、藏红花、姜。 柜台后面站着的人很少是年轻人,不,大部分都是老人。 他们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戴假发、睡帽、紧身裤或背心,他们外套上的一排扣子扣得很整齐。 不,那是曾祖父的曾祖父穿的。 人家是这么画的,花椒人也找不出人像。 如果有一张他们站在柜台后面的肖像,或者在圣日悠闲地走到教堂的肖像,都值得保留。 帽檐较宽,帽顶很高。 最小的男孩仍然有羽毛; 毛料衬衫外面裹着一条经过熨烫和熨烫的亚麻硬领,上身紧身。 ,扣子都扣好了,大披风松松垮垮的盖在上面; 裤子塞进了阔口鞋里,因为不穿袜子。 腰带上挂着菜刀和钥匙。 是的,那里甚至挂着一把大刀来保护自己。 在那个年代,它很普遍。 老安东,那边最年长的胡椒人,过节就穿成这样。 只是他没有戴那顶礼帽,而是戴了一顶帽子。 帽下有一个针织帽,正宗的睡帽。 他很习惯这顶睡帽,总是戴着它。 他有两顶这样的帽子。 应该画他的人。 他瘦得像杆子,嘴角和眼角都有皱纹。 手指和指关节很长; 眉毛灰白蓬松,像两丛; 一束头发垂在左眼上方,这当然不漂亮,但很容易辨认。 每个人都知道他来自不来梅,但他并不是真正来自那个地方。 他的老板住在那里。 他本人来自图林根州,来自瓦特堡旁边的艾森纳赫市。 老安东不怎么谈论这个地方,但他更想念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