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就是实践

感谢古月洛出版人生故事《创书即修行》,:

知易行难

中国国家图书馆原址文锦街7号。

1980年,18岁的刘建明开始在这里工作。 “我的父母都在图书馆工作,我被认为是继承父亲事业的儿子。” 回首往事,不再年轻的刘建明感慨道。

“首先要做的就是静坐。” 刘建明说。

刘建明的师父是中国国家图书馆第一代古籍修复专家,有“国民手”之称的张世达先生。 刘建明初学艺术时,张世达年事已高,独自一人住在北京。 刘建明和另外两名学生一边学习艺术,一边照顾师父的日常生活。

修理一本书不仅仅是粘、粘和修补。 有什么问题? 真正开始学艺术的时候,刘建明才明白什么叫“知易行难”。

“常用的修卷纸有十几种,师父的纸不仅要有古籍一样的材质,还要有原书的破旧颜色,师父经常配上一两天的纸张属性纸张的颜色、厚度,甚至窗帘图案的宽度,都与原书保持一致,用纸张将古书逐页拆开修补,再逐页修补。粘连严重的“书砖”,要把古书包好,放在竹筐里熏蒸。用热气把粘在一起的胶水或旧墨水软化,每隔几分钟把古书拿出来用用镊子轻轻移动书页。一层一层地搅动,如此重复,直到书页全部揭开……这本书被打开,水洗,相纸,染色,补充,折叠、喷涂、切割、锤击、捆绑等。 程序a 由几代修复大师口头传授。 师父的言行,我们天天修,积累经验,修匠心。” 刘建明说。

40年过去了,当年的毛头小伙,如今已经变成了“老师”。 刘建明掌握了卷、经、蝴蝶、背、线、毛、镶金玉等多种捆绑形式,以及修复老化、霉变、粘连、絮凝、鼠咬、虫蛀等。 、缺陷等技术。

数百(件)善本、名人手稿、地图,因他而变得完整。 《永乐大典》、《敦煌遗书》等帝王巨著得到保存和流传,还有刘建明的努力。

精益求精,为国修法

经典诞生,还原技艺也应运而生。

“拿竹子引书的时候,不要急着拿书,着急会导致书扣的。” 在《齐民要书》中,贾思燮分析了书本破损、腰折的原因,并给出了相应的解决办法。 ,这是最早记载的古籍修复技术。 此后,书画的装裱和修复逐渐流行起来。 明代周家璇《装饰史》中,书画装裱的方法分为“考面”、“洗”、“显”、“填”、“衬”、“小支”、“满的”。 “类型”、“镶嵌”、“叠加”等。

“我们的技术也是在这里继承的,但它们是同源和异类的。” 刘建明说。 所谓“异体”,正是刘建明一代修复者的特点——突破与创新。

《永乐大典》编于明代永乐年间,是中国古代最成熟、最杰出的体裁书籍,全书11095册,藏书七八千余册。

正本已失,嘉靖本本尚存。 目前,世界上只有大约400本嘉靖本,其中中国有223本,国家图书馆有221本。

400多年来,幸存的“永乐大店”经历了火灾和洪水。 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的221本古籍均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其中不少破损严重,纸质清脆,正反面大部分破损散落,使得难以阅读。

2002年,张平、杜维生、朱振斌、刘建明等10多名能工巧匠开始修复“永乐大店”。

不仅要修复损坏,还要修复之前的损坏。 几百年来,有一半以上的古书被前人修复,有的装在书包的背面,有的把书包的背面改成了线。 修复材料颜色不一,质量参差不齐…… 刘建明等人修复的时候,要尽量完整。 保持《永乐大典》写作时的原有风格。 前人修复中使用的酸性纸板全部更换。

“看一本书修好与否,不能看修好与否,而看古风是否还在。” 刘建明一直记在心里。

《永乐大典》的书页是牛皮纸,更柔韧,更厚实。 我在哪里可以找到相同质地的补充纸? 幸运的是,当时国图收集了一批清代“高丽纸”以供使用。 “这种纸本身就是文物,制作技术已经失传,可以少用一点。” 刘建明的语气中透着几分遗憾。

《永乐大典》的封面是丝绸做的。 为了找到合适的材料,修复师顶着大太阳,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到处找布店,一一询问,挨家挨户对比……找了一个多月,几乎遍地都是北京的布店。 终于,在“瑞福祥”丝绸布店,终于找到了靠近“永乐大典”封面材料的生丝。

为了保持原来的装订,修复《永乐大典》无法像修复普通古籍那样打开书脊。 杜维生、刘建明等开创了“拉出”修复法——在不破坏原装订的情况下,根据页面的破损形状撕开贴片纸,浸入膏体中,将其拉伸到中间文件夹,一点一点。 修复,使补充纸和书页合二为一。

“这叫做最小干预,为了保留《永乐大典》的原貌。” 刘建明说。 他们还为《永乐大典》量身定做紫檀木器,以妥善保存这一珍贵的经典。

|6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