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恶灵复仇记

凯斯内斯是英国南部一个古老的小镇,有数百年历史,地处原野之中,宁静而美丽。苏珊·雷诺德在镇上一家便利店工作,她是个单亲妈妈,自从丈夫10多年前无缘无故离开她之后,就一直独自带着一儿一女生活。谁都没有想到,在这看似平和的表面之下,竟正酝酿着令人恐惧的暗流……

  怪事重重

  苏珊的女儿帕拉玛今年21岁,是个温柔可爱的姑娘,即将与镇上一家修车厂老板的儿子安德鲁订婚。儿子汤姆刚满17岁,正在镇上的中学读书。一家人日子虽然不甚富足,但在这个小镇上也算是过得平静幸福。

  这天苏珊下夜班回到家,帕拉玛和汤姆都已经睡觉,房子里一片漆黑,苏珊把客厅和厨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上楼睡觉。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女人哭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苏珊吓了一跳,静下来听了半天,发现哭泣中还夹杂着一些人声,原来是邻居家在放电视,于是便放下心来不以为意。

  第二天苏珊遇到邻居理查德和克劳伊夫妇,开玩笑地告诉他俩昨晚他家的电视可把自己吓得够呛,克劳伊却说他俩昨天驱车去了另一个镇子参加亲戚的葬礼,一路劳累,晚上八点到家后倒头就睡了,并没有开电视。苏珊有些奇怪,因为附近就只有这一个邻居,别的人家都住在至少五百米以外,不可能听得到他们家里传出的声音。这时理查德开口了:“那你可要小心了,咱们镇子可有闹鬼的传统,这说不定是有鬼在附近。”苏珊对这些传说有所耳闻,一想到这些不禁有些害怕。克劳伊责怪丈夫不应该这么吓人,并安慰苏珊说也许是半夜刮风吹到附近水渠引起的回声,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可能会误以为是有人在哭。苏珊半信半疑。

  眼看着帕拉玛订婚的日子就要到了,苏珊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氛围中。这天,苏珊置办齐了订婚仪式要用的物品,开车回到家,一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家里从客厅到厨房一片狼藉,看起来像是刚刚被人洗劫过。苏珊忙在房子里找了一遍,不见帕拉玛和汤姆在家,便打电话报警。10多分钟后警察赶到,简单勘察了现场之后,没有发现强行入室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丢失财产,便请苏珊到警察局做笔录。

  苏珊从警局回到家,发现儿子女儿正站在门口看着家里的狼藉发呆。苏珊急忙上前解释,却发现帕拉玛身上有几块青紫淤伤,连忙询问,帕拉玛听了感到十分奇怪,因为她自己并没有发现这些淤伤,每天洗漱照镜子的时候没有留意到,也不觉得疼痛。苏珊顿时感到诧异,可是一再追问之下帕拉玛还是表示一无所知。虽然感到疑惑,但是家里狼狈的样子和即将到来的订婚仪式让她不得不将精力转移,只好告诉女儿工作时要注意安全。

  几天后,订婚仪式结束,帕拉玛跟安德鲁和一帮年轻朋友出门旅行,家里就只剩下苏珊和汤姆。一天早上,苏珊一出门便发出一声惨叫,汤姆闻声急忙从二楼奔下来,发现母亲正靠在门上惊魂未定。汤姆顺着母亲的眼神看过去,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只见前院漂亮的灌木丛上一只被拧掉脑袋的黑猫血淋淋地挂在那里,自家的自行车被大卸八块乱七八糟地甩在绿色的草地上,旁边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只死老鼠和死鸟,门廊上还扔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情状颇为恐怖。

  母子俩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一家三口在镇上一向与人为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汤姆建议再次报警,苏珊虽然同意,心中却感到恐惧,她担心事情又会像上次那样,找不到任何线索证明这是人为的。果然,警察来后还是得不出任何结果,只好先备案。苏珊感到十分害怕,镇上闹鬼的传统莫非是真的?她颤声对儿子说出了心中的猜想,汤姆一听不以为然:“我们又没干什么坏事,就算真的是有恶灵,也不可能针对我们家啊!”苏珊见儿子不信,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恐惧却依然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恐惧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在她心中愈演愈烈。

  恶灵复仇

  几天后帕拉玛度假归来,苏珊不敢向女儿提起此事,怕她会感到不安,只是嘱咐她要注意安全。她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家人的行踪,生怕“恶灵”会对儿女不利,甚至将一个大十字架请回家中,摆在了客厅最显眼处。数日后,苏珊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赫然发现木制的十字架被拦腰折断扔在了壁炉里,而汤姆独自在自己的卧室,眼神空洞面无表情地用头撞墙,满头鲜血。苏珊见状魂飞魄散,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汤姆拉到床上躺下,但汤姆依然机械地摇动脑袋做出撞墙的动作,一直持续了10多分钟才闭上眼晴沉沉睡去。苏珊想到“恶灵附体”,心中恐惧万分,守着儿子不断祈祷。几个小时后汤姆醒来,发现自己额头缠着绷带,便奇怪地问苏珊发生什么事了。一见儿子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苏珊更加确定是有恶灵在作祟,而且这个魔鬼的恶行已经上升到伤害家人的身体了,她下定决心,第二天就去想办法解决它。

  谁知当晚就发生了更加让人战栗的事情:帕拉玛打来电话说安德鲁在自家修车厂莫名其妙被车碾伤,已经送到医院。苏珊给汤姆吃了安眠药照顾他睡去之后就赶到医院,帕拉玛哭着告诉母亲,当时修理工正在测试已经修好的车辆,本来完全没有问题的刹车突然失灵,将站在不远处的安德鲁撞翻在地。

  好在医生说安德鲁只是被撞断了腿,并没有生命危险。帕拉玛在医院陪着安德鲁,苏珊放心不下汤姆,忧心忡忡地回到家中,发现家中处处门窗紧闭,而本该在睡觉的汤姆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手臂、大腿和胸口处处刀伤,奄奄一息。苏珊吓得惊声尖叫,叫声引来了邻居理查德夫妇,他们协力将汤姆送进了医院。虽然经过医生的检查发现汤姆只是皮外伤,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但这依然无法减轻苏珊心中的悲痛和恐惧,一夜之间连遭几次变故,她已近乎崩溃。

  第二天上午,苏珊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一个人在后院又是咒骂又是痛哭,最后留下一封遗书,用一根绳子在后院的大树上结束了生命。她的尸体在傍晚被克劳伊从自家二楼透过窗户发现,随即叫来了警察。警察勘查后,将案件列为自杀。这件事迅速传遍了整个凯特林小镇,镇上都风传这家人是受了恶魔的诅咒,人们都为之扼腕叹息。

  负责苏珊自杀案的警官马克却不这么认为,因为苏珊留下的那封遗书已经写明了她为什么自杀:苏珊其实是一个背负了命案的杀人凶手!她的丈夫约翰尼并不是无缘无故地抛妻弃子一去无音讯,而是在10多年前已经被苏珊杀死,埋在了后院的花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