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了玉皇大帝

得罪了玉皇大帝

明嘉靖年间,江西福州诞生了神童潘匡。 这盘狂五岁就能朗诵诗歌。

成为协远之后,潘匡雄心勃勃,决心在接下来的考验中一展身手。 潘匡的父亲潘定城有一个好朋友,叫张道士。 张道士会捏和数,一旦准确,就被称为活神。 张道士仔细采访了潘匡,得出结论,他是文曲之星,未来是冠军。 潘匡不赞成香香,但潘定城却把张道士的话当真了。 然而,就在潘狂进京赶考的前一天,张道士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一天,张道士买了四盒状元糕,赶去送潘狂。 潘父子将张道士迎进客厅,一边泡茶一边道谢。

客套了几句,张道士笑着对潘狂说道:“公子一定会赢得蟾宫……”

刚才,张道士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他盯着潘狂的脸,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潘狂浑身毛茸茸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潘定城顺着张道士的目光,并没有发现儿子有什么异常。 就在这时,张道士猛地站了起来,绕过了盘狂。 随后,他摇头叹息:“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 潘父子对视了一眼,让张二和尚一头雾水。

半晌,潘定城不解的问道:“请问道长,你为什么这么说?”

张道士没有回答,只是盯着潘狂问道:“潘大师,对不起,你最近有没有做违法的事情?”

” 潘狂大吃一惊,连连摇头,道:“圣人圣人之书读了这么多,怎么会做出前后不一的事?”

张道士捏了捏手指,数了数,又问道:“盘公子,你想想看,五月初八,你有没有做过什么碰上神明的事情?”

潘狂歪着脑袋苦思冥想,忽然笑着拍了拍他的大腿:“哈哈,我记得,我确实做过得罪神明的事……”

那天,潘匡和一群朋友去郊外喝酒写诗。 晚上回到城里时,他们喝得酩酊大醉。 走到玉皇庙的时候,潘狂感觉自己的小腹胀胀的,在庙门旁边尿了一滴尿。 当时有朋友开玩笑说,潘少爷对玉皇大帝不敬,会被天帝定罪……

闻言,张道士连连跺跺脚,说潘狂脸色黑黑,是因为撒尿得罪了玉皇大帝。 这尿尿彻底毁了他的未来! 潘定城吓得脸色大变,急忙向张道士求医。 张道士让潘狂立刻去玉皇庙道歉。 至于玉皇大帝愿意原谅,那就看运气了。

潘狂不信鬼神,嘲笑张道士父子无理取闹。 他没有去玉皇庙赔罪。 第二天一早,他收拾行装,兴致勃勃地赶赴北京参加考试。

看着潘狂的背影,张道士抬头望天,叹了口气:“哎,这一次,一定是空竹筐!”

屡屡受挫

潘匡是江南知名人才。 他进京的消息一传开,每天都有人抢着考试。 潘匡喜欢交朋友,他现在很忙。 在众多的例子中,对潘匡来说最好的就是来自沧州的徐光达。

徐光达也很有天赋,被誉为北方第一天才。 长期以来,市场上一直有传言称,本次测试的第一名获胜者将是潘旭。 两大天才相遇,自然而然的互相珍惜。 潘匡和徐光达今天请我,明天我请你。 他们几乎吃遍了北京所有有名的餐厅。

考试开始的前一天,徐光达买了一罐陈年酒,在葵香阁宴请了潘匡。 潘狂不敢贪图明天的考试,吃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了。 可是,一回到客栈,潘狂就吐了,拉肚子了。

进入考场后,潘狂连笔都握不住。 自然,他没有完成考题。 出狱时不及孙山,而徐光达则是高中的状元。 潘狂仔细回忆,越想越觉得葵香阁的宴会有问题。 他怀疑徐光达在自己喝的酒里放了泻药。 徐光达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排除最大的竞争对手,夺得冠军。 然而,上述猜想是没有根据的,潘匡既不能起诉官员,也不能攻击徐光达。

万般无奈之下,潘匡只好绝望地返回福州。 听完潘匡在北京的经历,潘定城向儿子抱怨道:“如果赶在考试前去玉皇庙道歉,就不会有今天的情况!”

潘狂依旧不以为然,抿唇道:“这孩子有阴谋,与玉皇大帝无关。”

然后潘狂继续努力学习,准备三年后再次去北京赶考。 时光飞逝,又到了考试的考试期。 这次潘匡下定决心,到京后闭门谢过客人,等待考试开始。 潘定城怕再犯错,便请管家孙贵护送潘匡进京。 这位孙贵办事非常慎重,慎重。

临行前,潘定城再三叮嘱儿子:“到了京城,要听孙贵的安排,不要和陌生人交朋友,更不要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潘狂用力点头,将父亲的话牢记在心。 去北京的路上,孙贵和潘匡非常谨慎。 这一天,孙贵找错了方向,带着潘狂进入了偏远的山区。 眼看天快黑了,无处可住,主仆只好在一座破败的山庙里歇息。 到了晚上,孙贵让潘狂安然入睡,拿着弯刀,坐在庙门口守了一夜。

潘狂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发现孙贵不见了,千两银笼也不见了。 潘狂在山庙里里里外外找了找,还是没有看到孙贵。 到了中午,孙贵还是下落不明。 潘狂这才醒过来——孙贵偷了银子跑了!

所有的纠葛都在孙贵的手里。 随着他的奔跑,潘狂顿时变成了穷光蛋。 如果北京不能到北京,潘匡就背着衣服回到福州,忍饥挨饿。 此时,会议已经开始。

听到儿子的哭声,潘定城愣住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老管家孙贵居然看到彩七贪吃! 那一千两银子不可惜,最可悲的是儿子又错过了冠军!

两次挫折之后,潘匡不得不相信了张道士的建议。 于是,他准备了一份大礼,专程到玉皇庙磕头认罪。

时光荏苒,转眼间就过去了两年多。 为防止路上再次发生事故,潘匡第三次进京时提前半年出发。 到北京后,潘匡独自租了个院子,闭门自习。 偶尔有客人来访,仆人们都会挡道。 另外,潘匡还特意养了一只狗来试毒。 每顿饭前,潘匡都会把一部分食物分给狗。 见狗平安无事,他才敢放心吃。

几个月的恐惧过后,潘狂的审判时间终于临近了。 眼看快要结束了,他突然收到家人的来信,说潘定城病危,催促他尽快回福州。 潘狂仿佛被一桶冰水泼在了头上,从天寒地冻到脚底,却不敢耽搁,连夜离开北京赶往家乡。

回到家,潘匡震惊地发现父亲照常营业。
“爹地,你这么厉害,那封病危的家书是怎么回事?” 潘狂盯着潘定城,疑惑的问道。

潘定城拉着儿子的手,泪流满面地说道:“景儿,真的很危险。对我父亲来说,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接着,潘定城讲述了自己从危险到安全的经历:

一个月前,潘定城突然患上了痰湿强迫症。 他先是手脚麻木,然后昏迷不醒。 潘家把福州市的名医全都叫来了,可是名医全都没有本事。 潘太太痛哭流涕。 在准备丈夫的葬礼时,她写信给在北京的儿子,催促他快点回来。 说来也怪,这封信发出没多久,潘定城就奇迹般的苏醒了,而且他的痰执病,不用吃药就痊愈了!

潘匡听了父亲的话,又惊又喜。 但同时,他也在心里叹了口气:哎,我又从金榜路过!

潘狂实在想不明白,他已经向玉皇大帝告白了,怎么还这么倒霉? 带着这个疑问,他咨询了张道士。 张道士再次与潘狂对峙,说厄运还在,看来玉皇大帝不会原谅他,潘狂这辈子会想念金榜的。

醒来

潘狂仔细回想着自己的经历,再想想张道士的话,最后还是放弃了,放弃科举,专心在家学识。 八年后,潘定城病逝。 在潘家的葬礼上,失踪多年的孙贵突然出现。 他一身孝顺,跪在潘定城的棺材前痛哭。

潘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上前一把抓住孙贵,在他身边喊道:“过来,快把这狼心贼捆起来!”

佣人们刚要动手,就被闻讯赶来的潘夫人喝醉了。 随后,潘夫人走到儿子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狂儿,孙贵是你的救命稻草,你应该感谢他!”

“救命啊,救命恩人?” 潘狂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孙贵,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潘太太点点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