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鬼域由我掌管

李玉英和高燕芬一起租了一间独栋房子。 房子很好。 租金只要800元,同等条件的房子都在1000元以上。 两人特别开心。 他们直到午夜12点才睡着,因为他们打扫了房间并整理了东西。 忙了一天,有点累了,高燕芬很快就睡着了,李玉莹也被蒙住了眼睛。 迷茫中,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看到了吗,我们家又来了!”

“是谁?”

“这里。”

那是一男一女在说话,仿佛就站在附近。 李玉莹吓了一跳,她不见了,连忙打开灯,没有人。 再听,除了高燕芬轻微的鼾声,再无其他声音。 李玉莹想了想,莫非是听了幻觉听腻了? 然后他又关了灯。 谁知道我只是关了一会儿灯,然后我又听到了——

“哦,别喝了!” 女人说。

“不要!别管我!” 男人说。

李玉英又是一惊,又把灯打开了。 这一次,她瞪大了眼睛,打量了整个房间,除了睡在她身边的高燕芬,再无其他人。 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玉莹越想,就越害怕惊醒高燕芬。

“怎么,人家刚刚睡着了!” 高燕芬不高兴,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起床起床!” 李玉莹一边拉着她,一边焦急的说道。

“你在干什么?” 高燕芬再一次嘟囔着,眼睛也没有睁开。

李玉莹没有告诉高燕芬她在做什么,一拉不起来,一下子就打了她。 高燕芬“哦”了一声睁开眼睛。 李玉莹忍不住执意将她拉了起来,还带她去厨房和卫生间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事实上,李玉英是在拉着高燕芬勇敢地回来。 高燕芬眯着眼睛,边走边问为什么? ” 李玉英没有回答她,看完之后回到卧室,焦急的对她说:“我听到有人说话了!”

“谁在讲话?” 高燕芬爬到床上问道。

“说到一男一女!” 李玉莹又说了一遍。

“哼,别管他!” 高燕芬不甘的说道,盖了被子。

“到我们房间说话!” 李玉莹有些慌张的说道。

“嗯?在我们房间说话!” 高燕芬现在睁开眼睛,依旧是睁得大大的,扭着脖子往屋里看,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可一看到李玉莹惊恐的脸,她“啊”了一声,拉过被子捂住了脑袋。 可片刻后,他忽然又打开,不满道:“紧张,吓死猫了,你是我的脑子!大半夜什么的,困得要死。” 说完,转身就睡着了。 李玉莹一时无语,她怀疑自己听到了幻觉。 可是,关了灯一会儿,又来了。 声音虽然不大,却非常清晰。

“别喝酒!床被人占了,我们怎么办?” 女人焦急的说道。

“挤,挤,他们,”男人醉醺醺的说道。

这一次,高燕芬也听到了。 她还没有睡着,所以她转身打开了灯。 灯一亮,那声音顿时消失了。 ” 高燕芬再次诧异的看向房间,道:“对对对,有人在说话!” 她结巴了。 李玉莹也听得一清二楚,惊恐的看着高燕芬,没有说话。

“啊,有鬼!” 高燕芬忽然叫了一声,越想越害怕,随后用被子盖住了她的头,李玉莹也跟着她捂住了自己。

房间里有鬼,你还能睡吗? 两人蜷缩在一起,整夜都在颤抖。 整夜灯火通明,当然也没有听到鬼魂的声音。 因为鬼都是在黑暗中出来的!

第二天早上,他们打电话给房东,说房子里有鬼,就退房了。 房东说他们在胡说八道,但他们接着说可以退房,但一个月的违约金不能退。 我也说了,没有违约金,你不能跟鬼混! 高燕芬和李玉英用800元的违约金买了一夜惊慌失措的逃跑。

现在租房子不用愁,被抢还便宜。 李玉英和高燕芬都走了,他们有了自己的后代。 接下来的一个月,这所房子只租女孩一个人,所以就变八了。 其中五个连夜逃跑,两个连夜逃跑,一个连夜逃跑。 房东在一个月内收到了6400元的违约金和八个月的钱。

这个房间有鬼吗? 楼主说没有,因为世界上没有鬼。 邻居说是的,基于一对同居者死在房子里的事实。 租房者说是的,因为他们听到鬼说话。 三比二,少数服从多数,家里有鬼! 可那些不熟的租客不知道,所以八通之后,自然是九通十通,一个接一个……

进行了另一项更改。 这是一年后,很难说它是多少次。 谁在调用这个? 李玉英,没有高燕芬。 李玉莹又回来了,还是一个人,勇敢。 房东不认得她,李玉英也整容,不让他认出她。

李玉莹搬进来的那个晚上,自然会听到鬼说话的声音。 第二天,李玉英又给房东打电话,但她没有说退房,只告诉房东她抓到了“鬼”。

“鬼,什么鬼?你说的我听不懂。” 楼主惊讶的说道。

“哦,有人会跟你解释的,出来吧。” 李玉莹话音刚落,一个年轻人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你,你是怎么把那小子带来的?” 房东看到后很不高兴,问李玉英。

“哦,他帮我抓鬼的。” 李玉莹说。

“抓鬼,鬼在哪里?” 房东睁大眼睛问道。

” 李玉英微微一笑,指了指挂在屋顶上的灯笼,道:“就在那里。”

楼主发呆没说话。

李玉英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在做IT。” 然后他指了指旁边的人说:“他也是搞IT的,他一出手就抓到了吊灯里的鬼魂,一个微型发音芯片。”

房东看了李玉英和小伙子一眼,明白了。

” 李玉英又道:“我之前租过你的房子,但是把鬼吓跑了,这次我抓到了鬼,你觉得呢?” 说完,李玉莹摘下了墨镜。

” 李玉莹刚摘下墨镜,房东睁眼一看,认了出来:“啊,是你!”

李玉莹没有回答。

“对不起,我太虚弱了。” 楼主顿时心软了。

李玉英还没有回答。

“哦,我,我会把违约金还给你。” 房东马上又说:“我免你月租?”

” 李玉莹摇头,“不用,你可以跟他一起去。”

“跟着他?” 楼主疑惑的睁大了眼睛。

这时,青年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举在眼前,道:“我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