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拉的三个儿子

  [英国]
在狂风暴雨的边南山上,有一个小牧羊人棚,牧羊人强拉和他的妻子住在那里。两人育有一个黄头发的女儿,和三个长得好看的儿子。老大是骄傲的黑皮肤的雅尔丹,老二是唠叨的红皮路易,老三是善良的棕褐色皮肤高大的人。曼。
一天,黄毛女儿到半山腰去放小羊羔,一阵白色的妖雾忽然笼罩在她的身上;当妖雾再次升起时,黄毛姐姐消失了。这件事给牧羊人的家人带来了悲伤和悲伤。一年零一天过去了,黄毛姐姐还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家,黑皮肤的雅尔丹站起身来说道。
“我要离家出走,日夜寻找姐姐,找不到就不会回来了。”
牧羊人脸色阴沉地说:“儿子,你早该走了。我不会阻止你的,现在就走。”
贾丹听到这话只是耸了耸肩。他妈妈站起来,去烤一个大馅饼和一个小馅饼。
“孩子,”
妈妈说:“出门之前,你是要带着蛋糕和妈妈的怨念在路上,还是带着蛋糕和妈妈的祝福?”
“我,”
雅丹回答说:“如果你想要一个大蛋糕,谁想要小蛋糕和你的祝福,谁来挑。”
他把大饼放在口袋里,随身带着,出发去找妹妹。不久,他穿过了乡下。去张林的路上,他顾不上自己的鞋子,用脚踢来踢去,踢着水坑里的泥巴,踢着四周山上的尘土。这时候他觉得饿了,就坐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吃他的大饼。就在他要吃馅饼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翅膀拍打的声音。原来,一只黑色的大乌鸦从树上飞了下来,落在了他头顶一块岩石的尖角上。
“牧羊人戈拉之子!给我一个,咬一口。”
乌鸦叫道。
“别想咬我一口,你这可恶的瞎眼!”
贾丹道:“我根本不给!”
他没有再看乌鸦,把蛋糕吃光了,连一点蛋糕屑都没有,他继续前行,直到夜幕降临。他越过一座山腰。看到面前灯火通明的小屋,他打算找个地方住下。到了船舱,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打开门,热情地迎了进来。
“我的亮光。它总是吸引山上的路人。”
老者说道。
贾丹正在休息吃饭的时候,老人问贾丹要不要为他做点什么。
“我想为我的三头黄褐色短毛奶牛找个牧人。”
他说。
亚尔丹告诉他,他正在寻找他的妹妹;不过,他说:“如果你出的钱够多,我还是愿意中途留下来为你工作。”
“你会得到你的报酬,”
老者对他说:“我不会让你白干的。”
于是,第二天黑皮肤的雅丹起床后,就要赶着三头黄褐色的短毛母牛上山。临走前,老人对他说:你得答应我,不牵牛也不赶它们走,让它们随便找草吃。你只需要跟在后面;而且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离开牛溜走。 ”
雅丹觉得这样放牛很容易,便答应了老爷子的要求,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住处。他跟在牛身后,翻过两座小山,走进了一个长满青草的峡谷。当贾丹继续在峡谷中前行时,他忽然看到了异样的景象。一只金鸡和一只银母鸡从天而降,跑到他面前。公鸡的尾毛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母鸡胸前闪耀着亮银色,美极了。奥尔登忽然忘记了和老头儿许下的诺言,开始追赶金鸡银母鸡。他的双脚飞快的划过青草,双手几乎要抓到一根可见的闪闪发亮的尾毛。公鸡和母鸡消失在空中,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雅尔丹骂自己笨,走回了峡谷里吃草的三头牛。他擦了擦眼睛,觉得很奇怪。一道金色的树枝和一根银色的树枝在他的面前闪耀着。 .
“这里有这么多金银,我以后有这么多财富,多好啊!”
他想了想,立即开始挑选。然而,看到我取下那八根树枝,它们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再次回到三头黄褐色短毛牛身边,下定决心不再离开它们。母牛停止吃草,沿着峡谷向前移动。贾丹重重地喘了口气,紧紧跟在牛身后,径直走到了峡谷的尽头,又是一惊;因为那里长着一些树,还有很多结。有一些果子他曾经见过,有十二种果子是他从未见过的。这些闪闪发光的像夏天成熟的果实,沉重,几乎将树枝弯曲到地面。贾丹立马钻进灌木丛里采摘吃,吃得实在是吃不下了。
当他回到牛身边时,牛立即转身走在回家的路上。没过多久,他就回到了老人家。
“现在我要给三头奶牛挤奶,”
老者道:“挤奶,我就知道你对我忠不忠,是否信守诺言。”
三头奶牛挤出来的奶稀少稀少,老爷子知道贾丹不老实,没有跟着奶牛,溜到别处去了。
“年轻人,你不诚实!”
老者叫道:“这就是你放牧应得的奖赏——”
他缓缓举起手。黑皮肤的雅丹站在那里,化作一根石柱。
一年零一天过去了。位于狂风暴雨的边南山上的牧羊人棚内,牧羊人戈拉的二儿子红皮鲁爱斯站起身来,说道:“我要从门口开始,寻找我的妹妹和雅。二丹哥哥,永不找不到就放弃吧。”
和上次一样,强拉责怪儿子没有去找妹妹。路易斯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漫不经心的手势。妈妈问他,他会带大蛋糕和妈妈的怨气,还是带小蛋糕和妈妈的祝福?他像雅丹一样回答:“我,就是大蛋糕。谁要蛋糕和祝福,谁来挑。”
然后他也出发了。黑皮肤的Yardan,牧羊人Gora的长子发生的事情,几乎发生在次子身上。红皮路艾斯在章林遇到了大乌鸦,他舍不得给乌鸦咬一口面包。到了老爷子的住处,他去放了三头黄褐色的短毛牛。
他还错过了追金鸡银母鸡的约会,摘下金银枝条,吃着峡谷尽头树上的果实。回到老爷子家,他也变成了石柱,与兄弟并肩而立,成为信用不足的象征。
又过了一年零一天,戈拉的小儿子,戈拉的棕色皮肤的戈姆汗站起来说:“我们姐姐失踪已经三年零三天了,尽管两兄弟分开了。正在寻找她,但我们没有消息。爸爸,如果你开心,现在就让我去找他们,分享他们的命运。”
“悟饭,走吧。我允许你,祝福你。”
他的父母回答。
他妈妈接着说:“你要大馅饼和我的怨恨,还是小馅饼和我衷心的祝福?”
“妈妈,保佑我吧,”
悟饭答道:“没有你们的祝福和支持,就算是豪门的传承,也不符合我的心愿。”
在他的父母祝他一路平安后,他就出发了。他走路的时候,风很大;当他走近长满苔藓的地面时,地面都在颤抖;一踏上山腰,浓密的树梢上落下露珠;红松鸡看到他,吓得飞走了。到了鹿林,他坐在平坦的岩石上,吃着自己带来的面包。黑乌鸦从树上飞了过来。
“牧羊人戈拉之子,给我一口面包!”
乌鸦叫道。
“可怜的家伙,你会得到一份副本,”
Gomhan回答说:“看来你比我需要的更多。我们两个人的面包足够了,因为有母亲的祝福。
他把饼干分成两半,一半给乌鸦,一半给自己。乌鸦手里拿着面包飞走了。
夜幕降临。 Gomhan 在黑暗中看到了明亮的房子,就在他面前。老人开门迎接他。吃饱喝足休息后,老头子问戈姆汉,就像他以前问他的两个兄弟是否愿意为他放三头黄褐色短毛母牛一样。
“我有事要找我可爱的姐姐和两个弟弟,”
格姆汗道:“不过,老头子,如果你需要牧牛人的话,我可以留下来帮你一会。我看你年纪这么大了,一个人上山去放牛很难。”
因此,早上,戈姆汉要赶三头牛去牧场。临走前,他向老者保证,他会让三头牛随意找草,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离开牛群。他跟着牛过了两座小山,走到了青草峡谷。就在那里,金鸡和银母鸡从天而降,跑到了他的面前,虽然是金色的,光彩照人,美不胜收,但悟饭牢记着诺言,跟在三头的身后。牛就在身边。
他和牛继续前行,金银枝条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虽然他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宝物,但到了峡谷的尽头,他还是坚定的站在了那头牛的身边。 ,他跟着牛群来到果树旁。闪亮的水果和浓郁的香味让他垂涎三尺,流口水;但是当他经过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停下一步。
顿时,空气中弥漫着浓烟,周围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戈姆汉看到他和牛群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荒地,那里生长的石南花正在燃烧,愤怒的熊熊大火如大海般卷起。风浪翻滚;但三头牛还是勇敢地向前迈进了一步。他仍然牢记着自己的承诺,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离开那头牛。虽然他的两条腿因为害怕而发抖,但他还是跟着牛穿过了燃烧的荒地,离三头牛很近。平安地穿过石南花,一根头发都没有烧,脚上的鞋子也没有着火。
片刻之后,洪流的轰鸣声传入了他的耳中。片刻之后,一条滚滚河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河水很深,一个人站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站在河里,水还浸没到鼻孔里。三头母牛悄悄离开河岸,走进河里,这让他感到很惊讶。尽管戈姆汗被吓得牙齿都在颤抖,但他仍然牢记诺言,跟在牛群后面。几分钟后,他和牛安全地涉过汹涌的河流。站在对岸的时候,他浑身干枯,丝毫没有受伤。
牛群立即掉头,朝着另一条回家的路走去。片刻之后,他和牧群回到了老者的住处。
“我现在要给三头奶牛挤奶,”老人说。 “通过挤奶,我就知道你是不是一个诚实的牧羊人,你是否对我忠诚。”
三头奶牛的奶又浓又浓,老爷子才知道戈姆汉是个诚实可靠的人。
“你是一个诚实的牧羊人,”他说。 “如果你不信守对我的承诺,你就得过你两个不诚实的兄弟的生活。”
他把戈姆汉带到另一个房间,给他看了黑皮肤的亚丁和站在那里变成石柱的红皮肤的卢艾斯。看到这一幕,戈姆汗不禁感到害怕。他意识到老者是个有魔法的人。
“毫无疑问,他一定是绑架了我的黄发妹妹。”
戈姆汉想。
“过来,贡汉,”老者说道,“你可以给我放牛的报酬,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
“把我亲爱的兄弟还给我,就像他们离开我父亲家时那样,”
Gomhan说:“如果你的魔法可以施展,我希望你能回报我可爱的妹妹。”
老者闻言,眉头一皱,一脸的不悦。可他也不能完全违背自己的约定,于是道:“年轻人,你的要求太高了,在我答应你之前,你必须做三件事。”
“就说吧。”
高汉说。
“那你听着,你一定要从那边的山上抓一只聪明的鹿给我。它的身体两侧都有斑纹,腿细长,头上有雄伟的角。这才是你想做的。”第一件事。
“从附近的深湖里给我捉一只黄颈绿鸭。这是你想做的第二件事。
“从山边的岩石黑池里,钓到一条银尾白腹红鳃鳟,交给我。这是你要做的第三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
所以,棕褐色的古姆汗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朝着山上走去,开始做他想做的第一件事。他看到高高耸立在悬崖上的细腿鹿,立即出发去打猎。他跑得飞快,脚底沾满了灰尘,却始终无法靠近。他站在一座小山丘上,而那只鹿离他还有五座山头。
“哎呀!”
刚汗喊道:“要是我有四只猎狗腿就好了!”
这话一出,忽然有什么东西跳到了他的身边。原来是一只气喘吁吁的猎犬蹲在那里。
“悟饭,乌鸦叫我为你猎杀那只长腿狍子。”
猎犬说:“因为你给了他面包。”
猎犬飞快地跑开,不一会就回来了,把一头修长的狍子放在了悟饭面前。于是,戈姆汉把鹿挂在肩上,带着黄颈绿鸭开始向深湖走去。黄颈绿鸭高高飞过他的头顶,远远的喊道:“呃,我有鸟一样的翅膀和锐利的眼睛!”
黑鸦顿时从天而降。
“Gumhan,我去给你捉那只绿鸭子。”
黑鸭说:“因为你对我好。”
黑乌鸦高高地飞走了。片刻之后,黄颈绿鸭倒在了悟饭面前。古汗背着小鹿,一手托着鸭子的头颈,朝山腰另一边水里游着的白腹红鳃银尾鱼的池塘走去。他坐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用他娴熟的钓鱼技巧,却没有钓到。
“是的,我需要水獭!”
古姆汗喊道:“它可以在河里游泳和潜水。”
忽然,一只毛色发亮的黄褐色水獭出现在他身边,说道:“葛姆汉姆,你这只可怜的黑乌鸦饿了,它命我为你钓红鳃鲇鱼。”
水獭潜入池中一会儿。它从石头后面接住了鳟鱼,从水里出来,把它交给了戈姆汉。
Gomhan 带着鹿、野鸭和银尾鳟鱼得意洋洋地回到了老人家。
“你要我做的三件事,我都做到了,”
他对老者道:“按照你的诺言,你现在就要把我亲爱的弟弟和可爱的妹妹还给我。”
老头子看到刚汉给他带来的战利品,大吃一惊。
“啊,小子,”
他说:“你叫悟饭,是一个高贵善良的人。消失在山上迷雾中的你两个亲爱的兄弟和你可爱的妹妹都在我的手中。在魔法的控制下,我答应把它还给我。”你。”
刹那间,黑皮肤的雅丹和红皮肤的路艾斯的身体再次活跃起来。两人紧紧的抱住了悟饭。他们一生中从未看起来如此幸福和自豪。当他们的黄发妹妹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的喜悦更是难以形容。
四人立即起身,启程返回父母的住处。等他们离开时,老者站在门口,在他们身后喊道:“再见,祝你们一路平安!”
那一天,在狂风暴雨的边南山上的小牧羊人棚里,整个屋子都洋溢着欢乐和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