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赠收音机

20世纪60年代初,巴黎街头贴出了许多漫画:大鼻子的戴高乐深深地陷在泥沼中挣扎着。这是讽刺以戴高乐为首的法国政府在阿尔及利亚的战争泥沼中越陷越深。如果再不跳出这泥沼,人民会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发出反抗的怒火。戴高乐总统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了好几夜,终于决定约定阿尔及利亚一块儿坐在谈判桌旁,迅速结束战争,打破僵局。
阿尔及利亚的酒店里,不少鬼鬼崇崇的人在神秘地进进出出,暗中串联着什么。原来,这群人是法军驻阿尔及利亚的殖民军军官,他们正在酝酿一个阴谋,发动一场兵变,让总统先生美丽的和平蓝图,化成七彩的泡影。
这群进进出出的阴谋者,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得意忘形的微笑:这回,我们要看总统先生的好戏啦!
这十万火急的情报,传到了戴高乐总统那儿。戴高乐心里很着急,一连几个晚上通宵未眠,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顷刻之间瓦解这场兵变呢?
第二天,几千架晶体管收音机由专机运往驻阿部队。领到收音机的士兵们欣喜若狂:噢,是总统给我们发的慰问品,一摁开关,飘来美妙的轻音乐,比枪炮声悦耳多了,够棒的嘛!
策划兵变的军官们皱着眉摆弄收音机,转悠着眼珠想了好长时间,都思忖不出这算什么意思。后来不禁暗暗好笑起来:戴高乐,你忙乎个屁!过几天,这批领了你总统大人慰问品的士兵还会朝你开枪呢!
法阿两国的正式会谈,缓缓拉开帷幕..
那天夜里,驻阿的法国士兵准时地扭响了收音机,全神贯注谛听着有什么消息。忽然,收音机里传出戴高乐总统的声音:“士兵们,你们现在正面临着忠于谁的选择。我就是法兰西,就是它命运的工具。跟我走,服从我的命令..”这慷慨激昂的声调,这斩钉截铁的语气,宛如当年戴高乐流亡国外指挥反法西斯斗争时一模一样。
法国军营内,顿时乱作一团。有人仰天长叹,有人掩面哭泣;更有甚者,
死死抱住收音机,当众嚎啕大哭。他们产生了一个共同的心愿:过去,我们跟着戴高乐,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今天,我们能背弃他走向反动?在这关键时刻,我们别无选择啦!
大部分士兵抱着收音机开小差走了,有的赶回法国本土,有的暂避乡村。
整个兵营,只剩下几个气得双脚跳的兵变策划者。
戴高乐庄严的演讲仍在反复播送着,那智慧与电波,借助这传播媒介――几千架收音机,转化为上万吨“重磅炸弹”,彻底摧毁了罪恶的兵变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