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钱林(摇钱树)

黄昏时分,夕阳斜照,许霆穿过一片森林,却被一层厚厚的雾气挡住了。 他骑马向前,没过多久就迷失在了白茫茫的一片中。

许霆扭过马头,想要原路返回。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爆发出一阵笑声,远远的听着,一个又一个,诡异,让人忍不住站了起来。 他卷起马鞍下马,拔出佩刀,随时防范可能发生的危险。

微风拂过,浓雾瞬间消散,树林已经在徐霆身后。 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村庄。 他把剑插进刀鞘,牵着马过来。 他看到,房屋全是金石砌成,铺着玉瓦。 他们宏伟壮观。 街上的行人个个身披金银,个个身价不菲,眉眼弯弯,笑声如银铃。

许婷心中升起不少疑惑。 密林深处的一个小孤村,竟如此奢华,村民们举止古怪。 他来自京城,奉命调查附近地区大量村民的失踪事件。 他看到了眼前的诸多异常。 他想弄清楚这是否与失踪有关。

许霆下定决心,拦住迎面而来的老者,客气的问道:“老者,你问问,这是什么地方?”

老者哈哈一笑,摇头摆手,许霆不解。

“他不会说话,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 正在擦桌子的少妇在旁边的馄饨摊上插嘴,却没有看许婷的方向。

“哑的?” 许霆的疑惑更重了,却笑不出来。

“谁说不会说话的人是哑巴?” 年轻女子有些生气。 她虽然还在笑,但说话的语气却很粗鲁。

许婷走到馄饨摊前,正要打听,年轻女子一转身,撞到了椅子上,身体一晃,倒在了地上。 许婷这才发现,自己的眼睛虽然和常人一样普通,但空洞无焦,竟是瞎了眼。

年轻女子站起身来,仿佛知道了许婷的心思,道:“瞎子不一定是看不见的人。”

许婷心想,村子怪怪的,村民们都糊涂了。 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包着小包子的女孩从街角的小巷里跑了出来。 她边跑边笑,不经意间踩到坑,撞到了正好路过的牛车,把上面的烂水桶打翻了。 混杂着菜叶和米粒的腐烂水流过马路,一股酸臭味弥漫在街上,许婷差点吐出来。

“你跑来跑去干什么!” 开着车的大叔一边收拾烂摊子,一边大声的争先恐后,仿佛没有感觉到那股恶心的味道。

少女从地上爬起来,手臂被划伤,鲜血滴落。

“流血了,疼吗?” 许婷拿出毛巾给女孩包扎起来。

女孩笑着回答:“不疼。”

天色越来越暗,最后一缕天光消失在夜色中。

“疼死我了!” 女孩突然哭了起来,紧接着,司机大叔也连连呕吐起来。 馄饨摊的少妇过来帮司机大叔打扫卫生,不停抱怨:“好臭,我还能怎么办?生意。” 哑巴老头也跑了过来,责备女孩的鲁莽行为。

夜幕降临,仿佛开启了某种机制。 他说话哑了,能瞎眼看东西,鼻子恢复正常,痛而不痛。 看着周围的人,他们都笑不出来了。

” 许霆蹙眉,从口袋里掏出腰卡给众人看,然后问道:“这村子里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先生。”老者面色阴沉的说道。 “这个村子并不奇怪,村子外的树林却有一个谜团,人们称它为摇钱树,树林里的树都是摇钱树,只要摇一摇就会得到宝物。它会掉下来。然而,那里有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财富,就得付出代价。财宝不需要换任何东西,只需要人的能力,视力,听力,语言能力,嗅觉,味觉、触觉等,摇摇钱树的人一次失去一种能力,摇摇钱树的人会笑不停,但这些只在白天有效,到了晚上就会恢复正常。林外多水灾,水灾后常有瘟疫。人们生活困苦,不少村民前来晃宝。但这片森林诡异,雾气缭绕,人能进不能出,所以他们必须在这里定居。越来越多的人进来,这就是这个孤独村的结果 .”

许婷眼睛一亮。 他来寻找失踪村民的线索,却意外遇到了他。 他赶紧劝人跟他一起回家。

老者道:“要想出去,就得把所有的宝物都交出来。人穷怕了,谁买得起。而且,谁也不能留下。只要有人偷了宝物,中途会发生不可预知的事情。危险,到时候谁也走不了。”

许婷一脸悲伤的说道:“我去过好几个村子,失踪人员的生平不明。你的父母和兄弟们焦急万分。以一种阴郁的心情收场,想想看,有金子有什么用呢?”一座没有亲人的山和一座银色的山。”

听说官员来了,人们纷纷围过来。 许婷的话让他们想起了家里的亲人。 他们忍不住泪流满面。 沉默了许久,他们都打定主意要回家了。

所有人都做出了决定之后,接下来就是商量出去的方法了。 ” 徐霆看着老者问道:“浓雾迷惑人,把钱林砍了可以吗?”

“没有。”老者摇头。 “发财林里到处都是发财树,其中有一树王,生于南坡。树冠下藏着一只财虫,用来吐雾。它诞生了。”土里。因为金龟树王的贪婪,他花了很多钱才把它带到树上,只要钱虫回到黄土里,雾气就不会出来捣乱了。”

徐霆听了这话,立马就要去南坡了。 ” 老者连忙拦住:“这条路不好走,让村里的年轻人去吧。”

“这次我来了,找你是我的任务。”许霆摆摆手。 “带你回家是我的职责,请等待我的好消息!” 他说着,握紧拳头,转身离开。

许霆穿过摇钱林,按照老者的吩咐,直奔南坡,看到面前有一棵参天大金树。 他脚下的岩石棱角变得极为锋利,锋利如刀。 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但还是摔了几次。 当他终于爬上南坡,走到金树下时,他的靴子已经破烂不堪,身上布满了伤痕。

许婷忍着疼痛,在皎洁的月光下,抬头寻找那只钱虫的踪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树上传来,“傻瓜,他们中间没有你的父母,也没有你的兄弟,你为什么这么努力?” 带着流光的肥大金黄色虫子从树冠上探出头来。

“古人说老老少少,老少老少,”徐霆拔刀指着那只钱虫,“这种坏虫子,你怎么懂。” 说完后,在刀尖的帮助下用双手和双脚。 进入后备箱并快速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