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挖掘的隧道

秦立贵是著名的盗墓贼。他的盗墓工具是独一无二的,是一只经过多年培育的强大穿山甲。穿山甲在前面挖土,后面拖土。隧道正在快速挖掘!

这一天,秦立贵在地堡里喝了一点酒。突然门开了,几个猎人涌了进来,领头的就是吴秋峰。 ” 秦立贵大吃一惊,问道:“我的碉堡建在九弯十八弯的深洞里,你也找得到吗?”

吴秋风得意洋洋地抚了抚怀中的紫云紫貂,大笑道:“有紫云紫貂,天下无贼。”紫云紫貂从小被吴秋风抚养长大,擅长挖掘嗅觉。鼻子的电位极其敏感。只要小偷留下了气味,不管它有多隐秘,都可以通过追踪气味找到。

” 秦立贵不满道:“可是这么多年,我盗墓无数次,你不是一直没抓到我吗?”

吴秋风笑道:“追赶者也是人,主要是求财。”每当盗墓时,秦立贵都会扔掉一些贵重的古物,抢手的人会得到古物。不用打猎了。事实上,吴秋风等人以盗墓贼为谋财之道,怎么可能真的抓到秦立贵?如果盗墓贼被抓获归案,赃物全部上缴没收,吴秋峰等人将失去发家致富的机会。 “不过,这次太过分了,青忘夜让我们找人。”吴秋风笑着说道。

捕手让开,清王府冯总管走到了他面前,阴沉着脸说道:“秦立贵,青公子要你去上班,带上那家伙去吧。”

迫于形势,看来我们走不了了。秦立贵发出了几声诡异的惨叫,就见角落里翻滚着泥土,钻出一只穿山甲。什么穿山甲!鳞甲坚硬,仿佛身披铠甲,泛着金光,四肢短粗,利爪如铁钩,熠熠生辉。秦立贵摸了摸穿山甲的脑袋,道:“大力士,我们活了下来。”

告别妻儿,出了地堡,到了洞口,穿山甲钻进笼子,被抬进了马车。秦立贵驾着马车,跟在冯经理和几名皇家侍卫身后,向着京城而去。

到了清宫,冯总安排秦立贵留下,并告诉了他此行的目的。清王爱美,在宫外街上买了一栋私宅,金屋仓角。为方便起见,我打算挖一条从卧室到私人住宅的通道。原本请嘉定暗中挖掘,却不懂方法,导致崩塌,询问秦立贵是这方面的高手,于是被捕。冯经理告诫秦立贵,白天休息,晚上挖掘,不要漏风,干得好会有很大的回报。

秦立贵捂着嘴偷笑。强大的王子不同,他也不同于其他人,他挖出了一首地道的秘歌。他以为一路关押他会很麻烦,结果却是一件浪漫的事。他放松。挖地道是他的强项,他连忙点头鞠躬表示同意,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冯经理把秦立贵打扮成亲人,带他进屋,目测方向和距离。从王宫到私宅,中间有两条街,工程不简单。晚上,冯总带着秦立贵来到太子的卧室,在角落的地上挖了几块大白大理石砖。秦立贵拍了拍穿山甲的脑袋,道:“大力士,工作了。”穿山甲开始翻土,片刻之后,他的身体就被淹没在了泥土中。秦立贵拿起洛阳铲,把泥土铲进麻袋里。冯将军派了两个强壮的家族成员运土,悄悄地把他们扔进后花园的河里。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隧道就要被挖穿了。这一天,当我走到屋底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地上的青砖。秦立贵忽然听到上方传来压抑的声音,将耳朵贴在青砖下仔细聆听,心中一惊。原来,上面的人是冯经理,吩咐侍卫们伺候。秦立贵上来后,用刀一刀一砍,将穿山甲一起剁成肉酱。

秦立贵醒了,是啊,太子的绯闻怎么可能让他这个盗墓贼到处传?最安全的方法是杀人。幸好被他听到了,不然他会被冤死。

秦立贵挖出地上的大青砖后,吩咐穿山甲先离开地面,他从洞里探出头来,看到守卫拔刀冲了过来,奇怪地叫了几声。着急。穿山甲接到命令,冲到侍卫面前咬了一口。守卫一闪而过,挥刀杀戮。

趁着混乱,秦立贵爬出地面,双脚逃跑,翻过围栏,瞬间坠入了夜色之中。

秦立贵不敢多留。出京后,他买了一匹马,日夜赶回家。他想赶紧把妻儿搬出去,出国。等他赶回地堡时,地堡已经塌陷,妻儿的尸体倒在洞口。秦立贵尖叫一声,不敢再停留。埋葬妻儿后,他一路躲回京城,寻找穿山甲。

那天,看到秦立贵逃跑后,穿山甲从洞口滚进了隧道,钻进了泥里,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它日以继夜地出来,冲破城墙,冲出京城,进入附近的群山之中。秦立贵在京城附近的山上发出一声诡异的叫声,一路寻找,半个多月后才找到那只穿山甲。

秦立贵带着穿山甲回到家乡,发现了一座深山。与穿山甲暗中干活两个多月后,他筑了一个地堡,出不来。秦立贵为了不让紫云紫貂闻到异味,在地堡附近倒了十几罐酒,遮住了他的行踪。

当晚,皓月在空中的时候,碉堡的门被敲开了,吴秋风将紫云貂抱在怀里,带着一群人进来。秦立贵跳起来喊道:“吴抓住了他的头。我想不到烈酒也挡不住刁紫云的嗅觉,你是没完没了!” ” 吴秋风苦笑道:“老秦,上次他是在官场,一定是,这次是被人逼到江湖了。”说完,秦立贵就看到了吴秋风背着锋利的刀的背影。仔细一看,吴秋峰的背影并不是捕手,而是一群造型各异、装束古怪的歹徒。

一人上前道:“风云帮的左天虎,号称江湖白面书生,特意请来秦大夏相助。”风云帮是近年来煽动内乱的野心勃勃的帮派。镇压之下,在朝廷的追击下,风云帮基本被歼灭,只剩下一小部分帮会流连江湖。

秦立贵摆摆手,道:“请见谅,有人秦不想犯叛国罪。”

左天虎冷哼一声,将剑直指秦立贵的脖子,道:“这不是给你的。”秦立贵只好答应了。

左天虎将秦立贵和吴秋风的双手绑在一起,放在马车上,拉下窗帘,另一辆马车载着穿山甲,一行人伪装成商人,拉了几车货,朝京城开去。走。

走到半路,马车摇晃着,伴随着嚎叫。左天虎连忙下马,掀开帘子,只见秦立贵和吴秋风纠缠在一起,扭打在一起。众人把他们拖下马车分开,秦立贵跳起来叫道:“吴秋风,你个混蛋,我要为妻儿报仇!”

两人面对面坐在马车上,秦立贵忽然看到吴秋风脖子上挂着一串串珠子,那是一颗独一无二的火珠。秦立贵对这串珠子再熟悉不过了。八年前,他从一座古墓中偷走了它,并把它挂在了儿子的脖子上。怎么会到吴秋风的脖子上?秦立贵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妻儿一定是被吴秋风害死了,当即推倒了吴秋风,联手作战。

吴秋风耳朵流血,恶狠狠地笑道:“是的,我杀了你的妻儿,看这串珠子不错,就轻易收下了。秦立贵,你不能怪我,就怪它吧。” ……怪你不逃,要是被清王害死,怎么会牵连到你的妻儿?”

左天虎将两人绑在一起,将布球塞进嘴里,丢到马车上,一行人继续前行。

一天,我来到了首都的一个院子里。这个院落是风云帮租的。作为京城的活动点,离清宫只有一个街区。风云帮的残党想杀清王报仇,但清宫看守太严。他们发现秦立贵为庆王挖了一条地道。他目前逍遥法外,于是劫持了吴秋风找到秦立贵,让他挖了一条隧道连接他。通向清宫,刺杀了清太子。

在左天虎的迫害下,秦立贵不得不驾着穿山甲挖地道,挖出来的泥土堆在院子里。十天转眼就过去了,通往清宫的通道似乎就在不远处。这一天,守卫吴秋风的那帮人突然惊呼:“不好,紫云紫貂不见了。”平时紫云紫貂就睡在吴秋风的怀里,大家也懒得理会。今天,守卫们意外地发现紫云貂不见了,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惊呼起来。他们连忙压住吴秋风。吴愁风笑道:“来不及了,刁紫云昨天已经溜到清宫去报信了,这个时候,官兵恐怕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破门声响起,全副武装的官兵冲了进来,混战过后,风云帮的残党被抓了个正着。

吴秋风找秦立贵立功,冯总偷偷给了他一个信物,收买他为清宫做间谍,暗中为清宫效力。这枚令牌被他藏在身旁。就在守卫缓缓起身的时候,吴秋风下令让紫云紫貂穿上衣服,咬断绳索,嘴里叼着令牌去找冯经理。冯先生长胖了,手上沾了很多油,令牌上还残留着冯先生的油味。带着剩下的气味,紫云貂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冯经理。冯经理认出刁紫云,立即向青公报告,动员官兵跟随刁紫云,抓捕风云帮的残余。

秦立贵躲在隧道里,出不来。冯经理让他找柴火,在洞口放烟,又用两个大蒲扇依次往洞里灌烟,想把秦立贵逼出来。秦立贵灵机一动,挡住身后穿山甲挖出的泥土,将洞口封死。他命令穿山甲继续往前挖,挖过清宫隧道后,秦立贵用泥土堵住清宫隧道的两端,从洞壁一侧继续向前挖,填满坑道。挖掘时身后的泥土。他知道清王府的守卫肯定会在附近寻找出口,于是他往前挖去。不知道挖了多久,直到人们和穿山甲都饿了,才小心翼翼地往地里挖。秦立贵从出口处望去,正好在一条老巷子的拐角处。夜色朦胧,远处传来守卫的拍手声。

回到家中,秦立贵又找了一座深山,筑了一个碉堡,躲了起来。

当晚,地堡的门被裂开,吴秋风抱着紫云紫貂,带着宫廷侍卫进来。秦立贵道:“吴愁风,我知道,只要你和刁紫云还在,我的生活就没有平安,我等你很久了。”

吴秋风阴冷一笑,道:“青公子也有同样的想法,只要你和穿山甲存在一天,他的地道就不安全。其实地道是青公子挖的,不是为风云,但为了防止暗杀风云帮的残党,用地道安全转移。左天虎的残党已经被歼灭,但风云帮的残党还有其他的活动,清宫的地道还需要存在。我接到了清太子的密令,你必须死。”

秦立贵大笑起来。他伸出手,按在身边的风琴上。他听到一声巨响。吴秋风等人惊恐的回头看去。洞口坍塌,巨大的气浪吞没了大地和岩石。就在这个时候,秦立贵重重的靠在了洞壁上,洞壁上的石门翻了个身,自动将其封死。石门传来一声巨响,地堡坍塌。秦立贵在地堡里设计了一个机制,要消灭吴秋风和紫云貂,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秦立贵带着穿山甲,从地堡的密道中走了出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几个月后,在西南边境的一个偏远小镇开设了一家路边小酒馆。主人很奇怪。他在房子后面挖了一个山洞,养了一只穿山甲当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