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枝尘土惑敌军

  公元前632 年(晋文公五年)4 月,晋楚两国在城濮(今山东鄄城南临濮集)交战。

  “这帮废物,被晋军的几张老虎皮就吓破了胆,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断送了我右路进军线。我早就知道陈、蔡两国的军队多是窝囊废。偏偏国君就轻信了他们。”楚军主帅对楚陈蔡联军在右路进攻中的失利大为不满。因为承担右路攻晋任务的陈、蔡两国军队人多马众,在兵力上远远超过晋军。可是,由于晋军将领胥臣在抵抗战中使用了迷敌之计:他让晋兵用一张张假虎皮蒙在马身上向敌军发动反击。陈、蔡军战马以为遇到了真老虎,尚未交战,一匹匹吓得扭头便跑。当即,联军阵脚大乱。胥臣乘势指挥晋军勇猛追杀,陈、蔡联军被杀得大败而归。

  “从右路军的进攻失利的教训中,我们可以看到,敌人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军事力量,因而只得搞些花马枪。我们决不能临阵退却,畏敌如虎,一定要严明军纪。凡是作战中奋勇争先者,有重赏;哪个敢不战而逃,折我楚军威风的,立斩不赦!”

  主帅声色俱厉的训话,吓得楚军将领们一个个胆战心惊。他们原封不动地把命令传达给了自己的下属。

  第二天,楚军大部队在城濮左面与晋军对阵。楚军主帅一看,晋军果然兵力不济。

  “靠这么几小队人马要想与我大楚国交战,真是太不自量力了。我就料定你晋国要左右路分兵。传我的令,全线进攻。”

  楚军主帅命令一下,楚军士兵便凶猛地向晋军冲杀过去。那些晋兵看来也真不经打、不几个回合,便开始向后败退。

  晋军官兵夺路逃命,身后显然是一片因慌不择路而扬起的烟雾尖土。

  “嘿嘿嘿,我早就知道这些晋军不堪一击的,看看他们那种败退的狼狈相。命令部队,全速追击!”看到晋军亡命的样子,楚军主帅觉得已是胜券稳操的了。

  楚军官兵拼命追赶,可是,当追到一低洼地时,前方目标突然消失了。

  “不好,主帅,此地似有埋伏。”楚军一位部将对主帅说。

  “来不及后退,有埋伏也得朝前冲..”

  “咚咚咚?”楚军主帅的“冲”字还没有说出口,一阵鼓响,洼地四周已同时杀出了几路晋军。

  左面是,晋国大将原轸,右面是狐毛。前面刚才败走的晋军也在主将栾枝率领下杀了回来。楚军退路也被堵塞了,一下子成了瓮中之鳖,被杀得大败。

  原来,左路晋军将领栾枝亦运用了一个迷敌之计。他让士兵在战车的尾部绑上柴草,让马拉着往后跑,假装败逃。柴草刮在地上,烟尘四起,受到迷惑的楚军将帅还以为晋军真的败退了,于是劲头十足地带领楚军进入了晋军的伏击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