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兵路过事件

你好! 所有的朋友,记住我。 这次主要讲的是灵会成员提出的一个问题——过马路的阴兵。

什么是银兵过境? 事实上,殷兵过马路的学名是殷兵踏边,指的是一群殷兵(人数不等),然后护送一些受委屈的灵魂,他们现出原形,被人看到。其他。 然而,没有人看到过马路的殷兵。 不……

那么有人会再问:什么是阴兵? 阴兵其实是一些冥界的鬼魂组成的军团。 他们负责护送灵魂,也就是刚刚死去的人。 不要说我迷信。 既然看到了带走我奶奶的中年文人(详见《怪屋》)和护送叔叔离开的小人(详见汇编中的《回煞》)我忍不住了但相信它。 好吧,让我们告诉你我的一个朋友。

每当想起,还是会后悔,愧疚一辈子。 它是什么? 大家往下看啊!

认识我的朋友一定知道我外婆住在哪里? 是的,是望城,曾经给我带来很多快乐,同时也给我带来太多悲伤(合辑《爱变了鬼》)但还有另外一种,神秘的,刺激的.. ……那是——这是关于肮脏的东西。

1998年的夏天,好热啊! 那是暑假,所以我和祖母的父母住在一起。 风扇在吹,仍然感到闷热。 过了一会,“嗡——嗡——”我的电话机响了,我接过电话才知道是郝打来的。 . 这孩子大热天还想干什么?

我当时接了电话:“喂,你们在想什么?” 而我听到电话那头的郝“呵呵”带着诡异的笑容,“去新纪元网吧?” “不去不去!机器好慢,我不去。” ” 郝又笑了起来:“听说有调风哦,今天刚到。”

“好主意!!” 我回答。 到了网吧,郝也到了。 我们两个人买了几罐冰镇啤酒,吹着空调,喝着冰镇啤酒,在电脑前悠闲地敲着键盘。 真的很热。 一大享受! !

郝扔出一个“万宝路”:“师父,听说河里死了几个人,尸体从上游漂到下游。你说我们喝的啤酒是用那条河水做的?? ”

“挤——”我吐了口刚喝过的酒。 “可恶,你这小子找死!” 一想到啤酒就是浸泡尸体的水……我忍不住发誓。

一直到下午6点,我赶紧关掉了所有QQ,网页准备回家“吃饭”了。 “喂,小子,你怎么还不回家?” 郝回答:“哦,我,我要整夜去”

“那不叫‘再见,主人’?” 我得意洋洋的说着,浩想出一招“七五式改革”,我急忙闪身而去。 “好,再见,主人!”

昊为什么叫我师父? 我和郝都喜欢玩街机是有原因的。 1998年,王城有《拳皇97》,所以很少有人能玩。 我在长沙的时候就已经打得很好了,所以每当我用炫目的花招时,总能引来一大群人围观。 郝就是其中之一。 很快,他就拜我为师。 我们只是用老师和徒弟的名字开玩笑,平时就像兄弟一样。 相同的。

于是他去了一夜,第二天我就回了长沙。

谁知道他昏迷不醒,或者那天放学回家,家里怎么多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看到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求你,救好浩浩,救救我儿子!”

她的儿子? “你是……”我看了看女人。 她40多岁了。 她穿着高贵的衣服,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应该不是精神病人,所以我才问了刚才的那句话。

“哦,我是浩浩的妈妈,是这样的。浩浩那天打电话给家里,说不出来。第二天早上他突然回家,喃喃道:“我看到我了,怎么办,尹冰看到了我'当我问他的时候,他什么也说不出来,然后他就昏了过去。医生问了几句,但他看不出有什么病。最后,中国医生说:“我恐怕被不洁的东西缠住了。”于是我雇了一个术士,花了1000多块钱。术士把钱还给了我。“我的法力有限,这东西太好了,请聪明点。” 前天,浩浩突然醒了过来,他说:“他们纠缠着我,他们纠缠着我,只有他能救我,只有他。 子香大师”,然后他又昏迷了。 那位女士呜咽着说。

说完,那位面容高贵的女士居然“扑通扑通的”冲着我猛地一头:“只要我能救好浩浩,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我怎么买得起? 他连忙把女人扶了起来:“有什么话,尽管说。” 女士眼中的泪水早早的就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她的目光正对着我,倔强的说道:“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妈的,老套,电视上经常出现的画面怎么现在又在我身上重复了? “阿姨,我跟你一起去,但我不能保证它不会被救出来。”

那位女士泪流满面地笑着,就请我爸给我放几天假,然后就和那位女士一起离开了。 女人也很慷慨,招手叫了一辆从长沙到望城的出租车。

到了郝家的时候,那个女人正要给我倒水。 我已经自己倒了一杯。 “阿姨,我很随便,浩是我的好朋友,他家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呵呵,每次你不在家的时候。”

他的保姆一下子就出来了:“龙夫人回来了?” “带我去昊室。”

到了郝的房间,他正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突然! ! ! 我看到郝的脸扭曲了! ! ” 他神色极不舒服,“你先出去,快点!”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郝妈妈和保姆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 他们为什么要他们出去? ? 女人生气了!

他们出去后,我用催眠帮助郝进入昏迷状态,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坐了起来。

“说——你——看到——那天——什么——”

豪接着说:那天3点上网的时候肚子饿了,就去找吃的。 我大半夜去哪里吃饭? 我没有放弃,环顾四周。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群人从东方过来,大约有6个人被触动了。 见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末端的手握着一根小木棍,上面贴着许多小纸片(丧棍)。 最后,那人把钱纸扔向了天空。 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子。 于是我又上网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又看到了他们,我就出去到网吧看看。

这时,一大群人来了。 除了刚才的那些人,似乎还有十几个人。 他们都没有表情。 忽然想起师父常说的那些不干净的话,凑近一看,只见六人手里拿着铁链子,后来铁链子又绑在其他十几个人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我越想,它就越像是不干净的东西。 我越想越害怕。 我想跑,但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 拿着小棍子的家伙慢慢地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的眼睛是绿色的,想知道为什么是绿色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

郝说完,我又帮他起床,他继续昏迷。 第二天,也就是郝遇到这件怪事后的第六天,他醒了。

他看到我很兴奋:“师父,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师父,我看到了,‘殷兵过马路’。你说那个时候很难看到,我看到了, 哈哈 !”

小子不知道看到殷兵的人都没有活着,我问他:“你知道后果吗?” “后果?” “死的!” 这个词听到了。 “不……不,我还以为自己变成植物人了,求师父救我,会……死吗?”

“少爷,我相信,我真的相信,我,我加入俱乐部,我要加入俱乐部,20元,我付200!!加入俱乐部,加入俱乐部。” 说完就昏过去了,人就到了极点。 他害怕的时候,会发疯似的说话,一言不发,所以昊一定是害怕了。

明天那些东西肯定会来找昊,到时候请帮帮他。 我帮郝盖上薄毯子走了出去。

第二天,(郝触碰那东西的第七天),我还是坐在他旁边。 十点左右,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躲了起来,房间突然暗了下来,我觉得阴气很重(你越摸,你就会自然而然地感觉到),所以我赶紧躲进了客厅房间。

过了一会,就听到房间里传来郝大叫:“不!我不去,我不去,师父,师父救我!”

我轻轻的打开了郝的房门,里面有一群“人”1、2、3,不多,不超过6个人,离郝最近的人是郝锁。 那个洒钱和纸的人。

巨大的哭声:“不,我不去,我不是故意要见你的,请放开我,求你了。”

洒了钱纸的高个子转过身来,六个“人”眼巴巴地议论着,拄着哭棒走了出去。 他跳着奇怪的舞步,但节奏非常快……

“收集灵魂?” 我听老人们说鬼是这样收魂的。 人们一旦被他们吸引,就会不由自主地追随,这样他们就可以轻易的带走那个人的灵魂。 见昊的眼神越来越黯淡……

这个时候不着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正要冲出去的时候,就想起了书中提到的阴兵过马路——《大凶,主的血光劫》。 眼前一阵晃动,6人开始离去。 我赶紧躲到沙发后面。

第二天,郝醒了,他极为平静的对我说:“师父,我不怪你,来世再做师徒。” 说完这句话,他就死了,死的不明不白……

多年以后,每当想起这件事,我仍然感到内疚。 每年郝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我都会买一把香菊花,点三支“万宝路”来洗刷我的罪孽……

注:殷兵过马路亦如此。 它通常发生在重大灾难之后。 听朋友说,唐山地震后发生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