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县令夜宿山屋,女子献炭救一命,牵出一桩灭门惨案

明朝弘治年间,永平府有一个举人名叫包杰。他出身书香世家,年方二十岁便考中举人,二十四岁时金榜题名,高中了进士。朝廷很快为他授官永平府黄县的县令,且指定了时日,令他速去赴任。

时值寒冬时分,天地灰蒙蒙一片甚是寒冷,包杰却是一腔热血,急于为民请命建立功业,刚回家访亲两日,便带着赴任状,由两个侍从护送前去了。

这一路上虽然顶着烈风细雨,但他却毫不放缓脚步。

不久,包杰来到一处大山,见天空突然降落鹅毛大雪,四周贫瘠,便问侍从:“此去黄县还有多久?”一人答道:“回老爷,大约还有两三日路程”。包杰眼看风雪越来越大,只得命人先寻一处地方生火避寒,待雪停之后再过山。

三人就此寻得一阵,发现大山脚下有一间小屋子,便进去借宿。


小屋内,并无他人,但有一些简陋的家具和床铺等物件。包杰等人便在屋子生火里歇息了。

转眼天黑,外面风雪越加肆虐,由于周围被大雪掩盖,包杰无法获得足够柴草,一堆小火刚烤熟地瓜就熄灭了。此刻,寒潮透过门窗袭来,冷得包杰与侍从浑身发抖。

勉强熬至三更天,天气极为寒冷,三人冷得浑身颤抖,包杰心中暗叹一声,苦读多年就要这样被冻死了,他真的不甘心啊!

这时候,雪渐渐停了,夜空中悬着一轮满月,格外的幽亮,照得雪地泛出一片片银光,只见雪地上突然走来一个女子,她身穿单薄衣衫,赤脚而行,很自然的就入了小屋。

包杰见女子脸色惨白,衣衫单薄不惧冷的样子,忙牙关颤抖着问道:“你是谁家女子,为何深夜来此,冷是不冷?”女子却沉默不语,略带哭腔,包杰出于好心,虽然冷极还是把身上的棉衣脱下,打算给女子披上。

未料,那棉服刚披上女子肩膀,却如挂在空气中一样,滑落在地。

包杰一看,见女子仅是一只虚幻影子,心知是遇到鬼了,吓得后退几步,说:“你是妖是鬼?休要吓本官!”


这时,女子便哭道:“官老爷在上,请为,民女伸冤”。说着下跪叩头,表示自己是此小屋的女主人,见包杰不太信,便指出东北墙角埋有过冬的柴炭,包杰半信不信,但还是让两个侍从挖开,果真发现有一大堆干柴与木炭。

因此,得以取木炭点火取暖,包杰等人才慢慢从寒冷中缓过神来。

火堆旁边,女子却无半点影子,她哭得一阵便对包杰伸冤道:“奴家名叫冬娘,与丈夫李俊带着一幼子在此居住。三个月前,有四个商贾路过要借宿,我丈夫收留他们,夜里四人却垂涎奴家的美色,将我丈夫孩儿杀害,玷污奴家。”

“事后,此四人把我夫君尸体丢入山林,怕奴家告发他们,将奴家也一并杀死,我全家惨遭灭门!奴家尸身埋在门口前不远处的山沟里去了,望官老爷替民女伸冤,抓拿恶人归案!”

一席话说完,冬娘已是泪流满面,包杰听得忿忿不平,连声说:“若此事当真,本官绝饶不了那些恶徒,你且把他们的姓名特征说来!”

冬娘又是一个跪拜,开口说:“四恶人名叫张毛出、张四子、陈飞、宁汉夫,皆是黄县人”。此事冤情禀明之后,已近天亮时分,只见女鬼冬娘一头穿门而出,轻飘飘入到雪地就消失了。


良久过后,包杰歇得一阵,对旁边的两个侍从说道:“昨晚若不是此女鬼前来指出埋柴的地方,我三人怕是要冻死在夜里了!”两侍从亦是点头称是,满怀感激的目光。

包杰便走出小屋,见旭日东升,山林雪地金黄一片,也不那么寒冷了。

于是命人寻到门前不远的山沟,挖得一阵,果真见到一具女尸早已冻僵,但容貌还能清晰辨认,正是昨晚出现的冬娘。对此包杰不敢怠慢,让侍从另外起坟把冬娘安葬,才匆匆离去。

三日后,包杰赶到黄县,与当地县丞确认对接后,正式成为该县县令。他上任第一道命令,就是命衙役前去抓拿张毛出等四人。

此间,那张毛出与陈飞、张四子、宁汉夫正在酒楼花天酒地。闻得楼下有衙差前来抓人,瞬间心虚,慌作一团。

为首的张毛出跨出木窗,就想顺着旁边屋瓦顶溜走,未料被赶来的衙役一脚踹翻,直接从屋顶摔落,来了个脸朝点,门牙都磕落了两颗。

四人无一幸免,统统被押到衙门。


公堂之上,包杰一身威武官服,举手一记惊堂木,怒喊道:“堂下所跪何人,速速报上名来,不得有误!”四人吓得瑟瑟发抖,如是报了姓名。

包杰听了名字又观摩了各人的相貌特征,确认无误正是张毛出、张四子、陈飞、宁汉夫,于是指责道:“大胆恶贼,竟敢在数月前串通杀人,还玷污良家妇女冬娘,认罪是不认罪?”

起初这四个恶徒,仗着自己在当地有财有势拒而不招,否认有此事发生。

包杰又将冬娘与李俊的弃尸地点说出来。四人面面相觑,竟互有默契地说从没去过那山脚小屋。包杰又怒打各人十五大板,见四人性情顽劣,罪大恶极,硬是不招,审到天黑后,无奈之下只好暂时收监入牢。

当夜,包杰在官邸点灯苦苦思寻破案一事,想着想着竟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不一会儿,包杰梦见冬娘前来,行个万福便说道:“包大人,奴家得你埋葬入土现已入阴司报到,投胎去了,只是有一事要向你禀告!”

包杰回了礼,忙道:“到底有何事,不妨请说”。

冬娘便说:“奴家下到阴司,闻我丈夫李俊还没放下怨念,化为厉鬼逃出鬼门关找那四个恶徒夺命去了,现向包大人支会一声,好让你有个定夺!”说完冬娘缓缓离去,遁入黑暗中不见。


不久,包杰一梦醒来,发现已是鸡鸣天亮。刚起身洗漱,却闻一衙役匆忙前来,报道:“大人不好了,昨夜监牢闹鬼,张毛出离奇死了,剩下的三人都哭着要认罪,你看如何是好”。包杰听罢,想起冬娘报梦一事,便急忙下令升堂。

堂间,那三恶人皆哭称,是昨夜李俊的鬼魂入狱把张毛出咬死了,事后李俊还说三人若不认罪服刑,今晚还来吃掉他们。对此,包杰亦是无言以对,没等自己多问,三恶徒就把当日所做的全部坏事招供了。

后来,包杰依公办案,处以三人杀人之罪,判处秋后处斩。此案了结后,包杰在黄县的声誉大为一震,许多百姓们都称他是难得的青天大老爷。

寄语:

古时科技落后,侦破手段也十分有限,因此冤案极多。冬娘这样的受害者,在古代并不少见,大多只有沉冤地下。当时的官史也多是贪官昏官,女鬼冬娘若非遇上了包县令,怕也是难以申冤。

包县令若非是正直的好官,女鬼也不一定就会出面相助,他也就被冻死在山屋中,做不了县令了。看来,行善积德者,自有鬼神相助,也并非虚言。

古言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中蕴含着因果至理,绝非是封建思想。告诫着我们要多行善事,这样就能逢凶化吉,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