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狐女盯上俊书生,害死其妻欲取代,被书生一棒打死

明朝宣德年间,兖州府有一个英俊书生,名叫赵申。年方二十岁便娶得一个娇美女子陈秋兰为妻,婚后两人十分的恩爱。

赵申日夜在书房用功读书,偶尔到野外踏青,妻子则贤惠持家非常勤劳,家里的一应杂活,从不让丈夫操心。

有一日,赵申在山中游玩,累了便坐在青石上看书。此时,有一狐妖走过,看着赵申俊俏脸容,竟心生爱慕之意。

于是,狐妖摇身变成一个娇媚女子,前去对赵申行礼道:“公子这厢有礼,奴家乃山中猎户的女子,不知你娶妻未曾?”

赵申见女子这般主动,甚是惊讶,连忙说:“小生娶妻了!”

女子甚是失落,又说:“奴家对你有意,可否纳为小妾”赵申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觉得对方不懂礼义廉耻,宛然拒绝,头也不回的甩袖离去了。

那狐女见赵申不理睬自己,心中很是不甘,随即化为白狐跟在赵申后面,知道了他家住址。


每日,狐女都躲在暗处偷看赵府里的动静,且想着如何与赵申再见一面。

不久后,那狐女暗做手脚,陈氏不知为何患得风寒不停地咳嗽,赵申爱妻心切,急忙拿着一两银子前去请郎中。

前脚刚跨出大门,迎头便见一个江湖老郎中,背着药篓缓缓而来,赵申便上前行礼道:“大夫有礼,我家娘子病了,能否请你来诊疗一番?”

老郎中眼睛有神,说话洪亮,扶着白须说:“不管是甚病况,老夫一剂药保管痊愈,不好不收钱!”赵申连忙请郎中入府。

把过脉后,那郎中笑道:“夫人无大碍,只要将我这些药包,用三碗水熬成一碗汤药,每日服一次,不出三日定会康复”。

说罢从药篓里掏出三包药粉,味道怪异亦不知是何药材,赵申不疑有诈,付了银两,送走郎中后,便入得厨房将那药粉熬成药汤,灌给陈氏喝了。

未料,陈氏喝得汤药却是昏昏迷迷,一睡不起,赵申不觉有何不妥,继而按照那郎中吩咐,熬得三日药汤给陈氏。

第三天夜里,陈氏不知为何一直喊胸口痛,哀叫不停,赵申只得连夜跑去镇上,请药铺的老中医来诊治。但刚回到家,便发现陈氏七孔流血,死在了床上。

赵申痛失爱妻,心知死因跟那游医脱不了关系,为此报官把此事禀报,又将那郎中具体模样说出,县令便叫画师画了画像挂在各村各镇寻人,欲抓捕那黑郎中归案审查。


可惜一连寻得半月,仍不见那云游郎中的踪迹。

原来当日的郎中正是那狐女所化,因爱赵申爱痴迷,便心生毒计,化为郎中假装给陈氏治病,把陈氏给治死了。

此事因是妖孽所为,凡人无法看破,只得沦为冤案。

转眼数月过去,有一日,阳光明媚,赵申在院子里看书,突然见到一个美丽妇人静静站在自己家门口。

赵申走近一看,当即无比惊讶,那妇人竟长得和死去的陈氏十分神似,且身高举止亦相近,赵申又见是天光白日,不可能是鬼,便问道:“你是谁家女子,为何到此来?”

女子宛然一笑说:“奴家是东昌府藤县的一户小家女子,今日随爹爹来此访亲,却自个迷了路,不知不觉来到了这儿。”

赵申见女方很像自己娘子,顿时心生好感,连忙请入府中倒茶伺候。

女子浅喝两口花茶,自称叫柳飘儿,然后娇声道:“看这赵府宽敞典雅,家具齐整,倒是不见有什么人气”。赵申便道:“实不相瞒,吾妻刚死不久,在下悲痛异常,便把大部分丫鬟和家仆辞掉了,所以才显得府邸冷冷清清”。


女子一听,略显惊讶,忙问:“失礼失礼,不知贵夫人已故,提及相公的伤心事,请恕罪”。赵申见柳飘儿如此识礼,谈吐举止之间,让自己想起了死去的陈氏,于是忍不住滔滔不绝说起思念之情,权当女方是自己的妻子一般。

两人不知不觉聊到日落黄昏,赵申备好酒菜与柳飘儿吃了。随后安排得一间厢房给柳飘儿住下,打算明日一大早便带她去找父亲。

是夜,赵申思念爱妻,反反复复不能入眠,不多时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点灯推门一看,发现柳飘儿含情脉脉地站在眼前,穿一身薄纱随风摆动,十分撩人,赵申当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两者就此入屋你侬我侬,成了一番美事。

翌日,赵申醒来便不见了柳飘儿,自个甚是郁闷,发现自己爱上了对方,后悔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中午时,赵申正欲出门,突见柳飘儿提着包袱笑吟吟地回来了,赵申便问:“飘儿为何今早不辞而别,在下正想与你说一件好事!”

那柳飘儿不等赵申开口,抢先说道:“情郎我知你心意,飘儿今早离去便找到了爹爹,且他老人家同意奴家嫁给你了”。

赵申未说求亲一事,却发现对方已经知道,心中甚是开心,顾不得许多便跑到街上置办得一些婚礼用品,打算今晚就与柳飘儿拜堂成亲。

且说当日,赵申买得红烛红布后,又顺路到县西坟地,拜祭陈氏,且对着墓碑说道:“亡妻你在九泉请安息吧,如今有个长得和你神似的女子愿嫁我,为夫亦是满足了!”说完掩泪离去。


未料赵申刚走,陈氏的坟头却冒起了袅袅青烟。

原来陈氏死后,发现自己死不得不明不白,便没有下去阴间报到,魂魄仍守在坟墓里。如今听得丈夫这番话,便发现了古怪之处,猜到是此女害死自己,当即气得不行。

是夜,赵申开开心心张罗得一桌丰盛酒宴,谁也不请,还布置了厅堂,弄得红红火火满屋喜气。

一切就绪后,他转身入屋请柳飘飘出来拜堂,大门外却突然刮来一股阴风,撞了赵申一下,几乎将他撞倒在地,赵申定眼看去,只见阴风冲进了里屋。

赵申担心柳飘飘有事,急忙跨步入屋,一看傻眼了。此时,屋里站着两个柳飘儿,各穿一红一白长袍,皆是怒目相对,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姿势。

赵申大吃一惊,哆嗦半日才说出一句话道:“你俩谁是我妻子?”

白袍女子正是死去的陈氏,如今见到赵申,脸上立马露出哀伤神色,哽咽道:“夫君,奴家是你死去的妻子,你休被这狐狸精蒙骗了,是她害死我的!”

赵申定眼一看,发现白袍女子在红烛光照射下,无影子,亦是吓得一跳,渐渐相信是陈氏。这边的柳飘儿便谎称说:“郎君,她是一只能随意变形的恶鬼,嫉妒你我将要成亲,前来破坏的,休要被她骗了!”


言罢,那陈氏气得头冒怨气,喊道:“你这狐狸精当日用药害死奴家,今儿休想骗我夫君成亲,受死吧!”说罢,飞扑上前与狐狸精缠斗起来。

一妖一鬼互相撕咬,异常恐怖,赵申吓得赶忙躲在窗后。

只见,陈氏又抓又咬,狐妖亦是如此,无奈鬼乃虚体并无疼痛,虽被狐妖击退数番,终还是凭借强盛的怨气,将那狐女咬得片体鳞伤,直接变回了原形。

赵申目睹这一切,又得鬼妻一番解释后,方才明白过来,当即很生气,拿起一根长棍,一下就把那狐妖给打死了。

赵申与陈氏阴阳相聚,互诉衷肠直到鸡鸣,陈氏才依依不舍下去投胎。不久后,赵申听得亡妻之言,重娶了一个贤惠女子,过上了稳定平静的生活。

寄语:

故事中的狐女爱上书生,却酿成了悲剧,并没有那种人狐相恋的美好。赵申是个专情爱妻的好男人,并不因女子引诱,就移情别恋了。狐女无奈之下害死其妻,最后落得个悲剧下场,也是让人叹息。

有人会说,赵申太狠心了一点,对相好的狐狸精,怎么能下得了手?可这是杀妻夺夫的大仇啊,他心中并不是爱她,自己也是受害者,所以要报仇。

故事告诉我们,一些狐狸精虽然靠着害人上位,但最终没有什么好下场。做人应洁身自好,不要去爱上已婚之人,不要做第三者,这是不道德的。已婚男人,也应该像赵申学习,不要见异思迁,否则易铸成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