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蛇妖情杀

明朝时,嘉善县有一个叫黎寻欢的壮士,从小跟着耍杂技的舅舅舞棍弄棒,会些功夫,成年后为免服兵役,当了一名衙役,做些缉捕工作。黎寻欢为人聪慧,吃苦耐劳,知府韩大人很器重他,让他做了衙役首领。

有一年,嘉善县来了一个作案手段高超的小偷,专偷富贵人家女眷们放在闺房的珠宝首饰,不久这些首饰就会出现在黑市上,等贵妇们发现首饰丢失,往往也过了最佳抓捕时间,衙役只能白跑腿儿。

一次,当地一个姓贾的贵妇丢了一件纯金的麒麟送子长命锁,韩知县得知此事火速派衙役去查,事情落到黎寻欢头上,他一边分布手下紧盯黑市,一边走访贾家附近的人家,终于有人说曾看见一个头戴斗笠的白衣人在贾家墙外逗留,并接住了墙内飞出的一个物件。

黎寻欢问清白衣人的衣着相貌,重点得知那人腰间有一个翠柄红坠的扇形玉佩,才火速往这方面查找,最后他在东北方向七十里开外的一家客栈找到了此人。


黎寻欢与他交上手,两人打了几百回合,不分伯仲,白衣人打累了不想再打,要请黎寻欢喝酒,酒桌上两人畅谈对人生及世事的见解,颇有惺惺相惜之感,白衣人也对黎寻欢敞开心扉,谈起自己的事情。

白衣人说,自己名叫白柏珂,从小疾恶如仇,见不得富贵人家欺男霸女,就盗出他们家的不义之财接济民众,已经辗转过很多地方,这是第一次与衙役正面交锋。

黎寻欢看着倒在地上的一众兄弟,苦笑一声,希望白柏珂能交出麒麟锁,给自己留条活路,白柏珂果然豪爽交出了麒麟锁,表示自己再偷不难,黎寻欢听了此话,脑袋嗡嗡作响。

夜深了,客栈伙计不敢上前,任凭他们自己做主。黎白二人已熟识,白柏珂留黎寻欢在自己房内歇息。白柏珂要去洗澡,黎寻欢表示想一起去,遭到无情拒绝,黎寻欢抱怨般地用手掠过白柏珂脑袋,帽子掉了下来,他是个女的。


白柏珂脸上一红,承认自己是个女子,叫白柏荷,两人一见钟情,当晚就住在了一起。第二天,黎寻欢快马加鞭回去将麒麟锁交到韩大人手上,说犯人畏罪已跳崖自杀,贾夫人看在失物回来的份上也不再追究,此事才算揭过。

在黎寻欢的苦苦哀求下,白柏荷承诺不再偷盗财物,她在城内租了一间房子居住,黎寻欢只要一得空闲,就会前来与白柏荷相会。

知县韩大人是个好奇的人,他见黎寻欢多日来慵懒懈怠,跟往常大不一样,就趁着空闲换便装偷跟着黎寻欢,这才发现黎寻欢是破屋里藏娇,在谈情说爱。两人正要外出,白柏荷关门时还嫣然一笑,她这一笑让韩大人大受震撼,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天仙般的尤物。


韩大人决定横刀夺爱,他派黎寻欢去百里远外的一个邻县出公差,自己则打扮成富乡绅的模样,来到白柏荷居处,逼迫她就范。

白柏荷知道他是知县大人,虽没说破但执意不从,韩大人就抽出佩刀威胁她,最后韩大人一刀砍在白柏荷后背上,鲜血喷涌而出。白柏荷受此重伤,摇身变成一条水桶粗的大白蛇,张着血口要吃韩大人,韩大人这才屁滚尿流地爬出屋门。

当时马上就到端午节,是蛇类众生最难熬的日子,白柏荷顺势化作一团白雾,往西边飞去。韩大人逃回县衙,当即派左右请来当地一个姓柴的老道,柴老道查出此白蛇至少有六七百年道行,现已逃窜至西边碧熹山,自己恐无力捉拿,就要告辞。

韩大人听了此话心中生出一条毒计,也就没为难那老道士,他在白柏荷家拾起自己那把佩剑,又命手下清理屋中痕迹,一切做好后,才慢悠悠回到县衙等待。


过了两天,黎寻欢回来了,他刚一到县衙就听兄弟们说,山中来了一条白蛇精,已吃了好几个山民,韩大人下令捉拿,众人都在等着黎捕头。黎寻欢向韩大人确认后,就带领七八个衙役向碧熹山赶去。

众人到了碧熹山,只见那里密林蔽日,野鸦乱啼,阴森森的十分可怕,黎寻欢带头向里面走了十几里地,果然发现一些血迹,血迹顺着野草延伸到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

黎寻欢仗着武艺高强,让兄弟们都在外面等着,自己举着刀往洞内走去,洞内深处,一条水桶粗的大白蛇正扭动着身体,想将药草沾到自己背部的伤口处,可怎么样也难以做到。黎寻欢走上前去,准备给巨蛇来一个迎头痛击,那蛇看到来人倒停了动作,昂首对黎寻欢吐起芯子,蛇尾左右摆动起来。


黎寻欢见巨蛇没攻击自己,立马扑身上前将长剑插入巨蛇脖间三寸处,既快又准,巨蛇那一双森冷的眼睛里看不出悲喜,只是没有做任何反击动作。

黎寻欢正要抽剑,蛇身竟一点点缩小再缩小,最后化为一个身穿白衣的漂亮女子,正是黎寻欢日思夜想的心上人白柏荷!

黎寻欢只觉眼眶一酸,两行热泪瞬间滚出,他怎能相信?一条大白蛇变成了爱人模样,那真正的白柏荷呢?地上的白柏荷此时艰难举起手,想握住黎寻欢的手,黎寻欢反应过来,赶紧俯身握住她,他也想用手止住爱人身上的抽搐,可惜,无能为力。


白柏荷流出泪来,口中喃喃道:“师父说我此番将遭情劫,我不信,看来是真的了。官人,我这就要走……”

白柏荷没说完此话,嘴里吐出一大口血,就闭上了眼睛,她化成了一条棍子粗细的小白蛇,蛇尾盘在一起。黎寻欢发了很长时间的呆,最后他将小白蛇埋葬了,终生没有再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