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半夜鬼堵门》

鬼图.jpg

我离开那家工厂已经快一年了。 你为什么离开? 正是因为半夜发生的一件事,才让我下定了这个决心。

我记得那是深秋的一个普通夜晚。 当时,我被从仓库转移到东门的搬运工。 我以为从守门员到守门员的情况会有所不同,但我错了。

东大门这里有停车场。 因为满是卡车,场地比较大。 到了晚上,我还得用手电筒检查车子。 就是看看有没有陌生人藏人,因为有人在没有人的情况下,有人躲在车里偷东西,所以我又派了人来调我。

今晚检查结束后,我回到警卫室看电视。

同事老张来的时候已经快12点半了,说他的孩子生病了,在家照顾他,已经很晚了。

我们看了一会儿电视,我们正在看它。 突然,我们都听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女人的哭声,抽泣,很凄惨,像这样在午夜听起来有点渗透。

我看了一眼同事,他也看了我一眼,心想怎么会有女人半夜哭的?

于是我关了电视,我们都屏住呼吸听着,眼睛盯着外面,他关了灯,房间里一片漆黑,外面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 我回过头,看到对面店铺的灯已经熄灭了。 外面很安静,根本看不到人影,但哭声却越来越清晰。 哭的时候好像在动。 仔细一听,是从工厂内部传来的,很明显是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的!

我转过头,一脸警惕的看着老张正要说话。 他突然发出嘶嘶声,将手指伸向工厂深处的黑暗。

一开始,我在想这对夫妻吵架是谁家的,老婆跑了。 哭得这么惨,还敢半夜跑出去,到底有多少委屈? 此时,外面没有公交车,甚至没有出租车。 她去哪? 我会尽量说服她晚点出来。

这么想着,心中涌起一股愤慨之情。

就在这时,哭声已经近了。 我们在黑暗中向外看去,远远地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黑暗中冲出,边跑边哭。 ,就在她越跑越近的时候,我正要拉门出去,老张却从背后抓住了我的手臂,指着外面小声说道:“看!”

我承认我有点夜盲症。 当天黑了,光线不足时,我看东西就模糊了。 这一刻,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看,我整个人顿时就起身了。 层层叠叠的白发汗水,头皮抽搐,双腿软软的无法直立,因为只见一个女人从黑暗中跑出来,身穿黑色长裙,脚踩高跟鞋,在地上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只是她没有头!

她还在从远到近痛哭,跑过我们的窗户,穿过锁着的大铁栏杆门,消失了!

我们久久地凝视着窗外,却没有回过神来。 我们连尖叫都忘了,还是老张先开了灯。 我发现我们俩都很害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过这样的东西,而且它的形状仍然如此可怕。

我们再也不敢守在窗前,赶紧跑回了内室。 里面有两张单人床,一张一张地在被子下面。

躺了好久,发呆都快要睡着了,突然有小便的冲动。 可能是我喝了太多水,但是在经历了我刚刚所做的之后,我真的不想(敢)出去,想忍到天亮,但是半小时后,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我起身,发现老张睡着了。

我震惊地拿着手电站在窗前,向外望去。 外面什么也没有,想起刚才的情景我还是有些犹豫,但我的肚子不允许我再耽搁,只得硬着头皮冲过去。 出门不想尿裤子。

厕所在警卫室对面的办公楼里。 一楼是女厕所,二楼是男厕所。

我打开大楼的门,一进门,就感觉到一股冷风不知从哪里吹来。 毕竟已经是深秋了。 我打了个寒颤,看着里面漆黑的走廊。

大楼里的开关是关闭的,所以我只能用手电筒来点亮它。 我站在走廊上,照亮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似乎是通向了一个未知的空间。 现在回想起来,还以为是那个时候。 恐惧可能主要来自一个人的想象。

但是因为被吓了一会,我没有勇气上去。 还以为现在没有女同事了,就去女厕所解决了。

女厕所在走廊右手边的第二个。 它不大。 它有三个摊位和三个木门。 第一个里面有拖把。 我进入了第二个摊位。 这个摊位的木门有问题。 拉它,否则它会自动打开,它不会关闭。

我有个问题。 不管外面是否有人,厕所都必须关闭。 我知道这个时候没人会偷看,但我还是面朝马桶拉着门把手。

我赶紧解决了问题,拉了拉拉链,往外一推,门却打不开!

我知道我的力气不小,连门都推不动,就算被门框卡住也推不开,看得清门还在门框外面,就是推不动。 打开它,试了几次,还是不动。

怎么了? 门,如果我不拉它就会自动打开,现在紧紧地关上了。 我吓了一跳,同时伸出双手去推。 轻轻一推,门开了一道缝隙,但随即又关上了。 起来,就像外面有人在努力抵抗一样!

而我刚被推过一个缝隙,就看到门外有一群黑影!

当时我又冷了,甚至呼吸困难。 我用力往外推,用尽全身力气,但稍微打开门的时候,又被抵挡住了。 几次下来后,我的身上都冒出冷汗。 它被浸透了。 最后,我大吼大叫,拼命往外推门。 然后门被推开到一个更大的缝隙。 我不顾一切地捏了捏它,冲了出去。 出门后,我感觉一大团黑影随着寒风从我身上飘散开来,身后的门自动打开,停在了一边。

我转身就跑了出去。 幸好厕所没有门。 只有半长的蓝色窗帘。 冲过去前几秒,我看到窗帘被掀开,连手电筒都没有拿。 我冲了出去,一眼就看到原本敞开的门竟然关上了。 它想把我锁在大楼里。 如果我不出去,我以为我就完了!

我大喊大叫,显然我太害怕了,我改变了声音。 我冲过去,用手拉开门。 但是,我感觉到拉门的力道很大。 就在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我的头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出去的时候,一只鞋被人挤了进去扔进门里,我往前倒了下去,嘴巴被砸烂了。

我不理会嘴上的伤,转身就往警卫室跑去。 这时,我发现我们部门的负责人正站在警卫室的门外。 警卫室的灯亮着,老张站在铁门前。 拿到钥匙,交给科长。

科长是五十多岁的叔叔。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在那里。 他看到我,显然吃了一惊,然后用力地朝我挥了挥手,大声说道:“你去哪儿了?” 快过来!”一听我朝他跑过来,我的腿一软,走到他面前差点摔倒。

他一脸严肃地抱着我,抬手在我背上用力拍了三下。 他二话不说,转身进了门卫室,老张也一脸茫然的走了进来。 然后发现我只穿了一只鞋。

进了房间,他更惊讶地看到我的嘴角被打掉了,急忙问我怎么了。

我颤抖着说刚才的话,他吓坏了。 科长闻言,脸色一沉。 他只是说天黑后不要乱跑,更别说进办公楼,问他为什么。 他说那栋楼五点以后没人下班,连保洁员五点以后都不进去,因为里面有东西,所以他拒绝说是什么。

我问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来?

他说,因为住在老张隔壁,老张的孩子半夜病得更重,老婆去找自己,才来让他回去看看。

老张匆匆离开时,科长让我去睡觉。 他在外面值班,一开始睡不着觉,但这真的很重要。 他还是睡着了。 半路睡着的时候,似乎听到科长大声咒骂。 我真的很困,没有醒来。

第二天我下班时,科长告诉我,他在警卫室门口看到我,叫我过去,拍了三下我的背,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

事实上,我当时并不理解。 只觉得他带走了我之后,我身上的寒气就消散了。 于是我摇了摇头,他告诉我,他看到我的时候,发现我身后有个人,穿着黑色风衣,头上戴着一顶礼帽,于是他让我站在路灯下,拿了几个我的更多镜头。 那东西没有再追,退到了黑暗中,但快天亮的时候,他看到那东西正站在办公楼外,看着门卫的房间窗户。 他骂了几句,那东西就消失了。

和我说话的时候,突然又哭了起来。 我们转过头,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捂着嘴哭着走到外面。 科长一问就知道了。 她最初在工厂。 一家三口住在深处的一排私宅里。 女儿得了脑瘤。 它处于高级阶段。 天还没亮,人就散了。 她只有十八岁。

突然想起昨晚看到的那个无头女鬼。 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而且我听说这个地方一年会死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而且一个男人之前已经死了。 这是第二个。 个人。

从那以后,科长就一直不让我上夜班,说我虽然是男的,但性格很轻,容易阴。 后来,我听说了一些可怕的事件后,决定辞职。

辞职了很久,和老同事老张一起吃饭,他告诉我,在用作办公楼的地方,在大楼的基础上挖了八口棺材。 天一黑,里面就热闹了,死了几个人。 请人看效果不大,天黑后大家都没有进去。 它发生在没有事先告诉我的情况下。 幸运的是,我用完了,但结果是灾难性的。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出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