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喜

中华民国六年

四月七日

清除

“你相信鬼吗?”

“什么?” ” 秦苏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邋遢的乞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不,不,我没有。”乞丐见她有赶客人的意思,连忙道:“你不是古董店吗?我是来卖古董的。”

“古董?”秦苏仔细打量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乞丐。他真的很脏,全身上下都没有干净的地方。衣服是一件长外套,颜色脏到他几乎看不清颜色。他的头发像烧焦的野草。我不知道隐藏了多少虱子。这样的人会有古董吗?

“是的是的。”乞丐和蔼地笑了笑,脸色更加狰狞,“我有孩子,要不要见老大?”

“婴儿?”秦苏心中厌恶,但依旧笑道:“我信不信鬼有什么关系?”

乞丐闻言,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恐怖。 ” 他双手托着柜台,身体前倾,双目如铜铃般睁大:“因为那宝贝出鬼了!”

“闹鬼?”秦苏冷笑一声。几乎每件古董都有一个故事。这些故事是凄美的或可怕的。有传言称它们闹鬼也就不足为奇了。古董商很少说他们闹鬼。 ,告诉我,是什么东西?”

“是三脚架。”

“叮?” ” 秦总饶有兴致,“几岁?”

“听说是商朝的,大概有这么高吧。”他用那只像是从一堆煤灰中取出的手在胸前画了一个,“是木头做的。”

“木头?”秦苏大惊。她从事古董生意已经很长时间了。她从没听说过有人用木头做三脚架。她不由怒火中烧,脸色变得冰冷。它是用青铜制成的。木三脚架是哪里来的?再说了,商代的木料,能不能暂时保留下来?”

“老大,别信。”乞丐很着急。 “那是个宝贝怎么样?你先看看货怎么样?”

“不需要。请。”秦苏不想和他一起度过,狠狠的下令赶走客人。

“这……” “我白送你!”乞丐大叫一声,脸色惨白,焦急万分,“那个”““那个东西闹鬼了,我留不住,你````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等等……”秦苏本来想拒绝,可这乞丐走的太快了,眨眼间就看不到人了。她叹了口气说:“太穷了,太疯狂了。”

夜凉如水。

秦苏打扫完店面,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了。街上人很少。我怕没有生意。明天医学院有课。

她关上店门,正要回房间,却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过了一会儿,她皱了皱眉。这么晚了会是谁呢?难道是强盗失败了?

她冷笑,如果是强盗,她会让他尝到恐怖的滋味。

“流行音乐!”门开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男人倒了进来,正是白天的那个乞丐。他惊慌失措,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似乎很重。 , 一声沉闷的撞击在地面上。

“是你?”秦苏右手攥紧拳头,惊讶道:“你要做什么?我说了我不要丁。”

“老大,我” “”” 乞丐慌张的关上了门,“我知道这给你添麻烦了,但这鼎不能再留在我身边了。请收下吧。”取出行李后,原来是一个四足古鼎,一尺高,二尺宽,淡青色的身躯,上面刻着奇形怪状的图腾和文字。

“你说这是木头?”秦苏冷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这简直就是青铜!”

“不!这是木头。”乞丐不断地透过雕花木门往屋外看,满脸焦急和恐惧,“老大,时间不多了,我不能告诉你太多,还是收下吧。事情闹鬼了,不要”月亮出来的时候不要拿出来,我得走了,秦总,求求你了。”说完,他打开房门冲了出去,秦苏急忙将他追了出去,他已经消失在了浩瀚之中,夜色中,无影无踪。

回到店里,女老板看着强行逼向她的小鼎,眼中顿时浮现出一丝惊讶,黑眸如湖水,深不可测。

“这个``````是``````

天还没亮,秦苏就出去了。她是医学院的教授,还经营着古玩店悦心堂。她经常往返于两者之间。好在大学里的课不多,她也不算太累。

路上行人稀少,商店都关门了。只有那些扛着早卖包袱的老表,在路边做生意。清晨的露珠很重,青石路面全是湿漉漉的,落叶,踩在上面,发出“啾啾”的声音。

秦苏的眉头依旧皱着。昨晚她彻夜未眠,心里想着那个小丁。直到现在,她都无法确定鼎的来历,这在她的古董生涯中还是第一次。她只能做出一些猜测,但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那麻烦就大了。

就在这时,她忽然闻到了一股如此熟悉的臭味,夹杂着一丝腥味,弥漫在清晨的清新空气中,变得更加清澈。她吓了一跳,扭头,看到了一条幽深的小巷,恶臭自深处涌出,一波又一波。

秦苏迈出一步,一步步向内走去。走到小巷的尽头,她终于找到了臭味的来源。那是一块脏得看不清颜色的帆布,在布底下显出一个血红色的人形。它喷涌而出,像藤蔓一样蔓延开来。

她蹲下身,轻轻掀开画布的一角,就看到一头焦黄如草的头发和一张熟悉而肮脏的脸。

秦苏的手顿了顿,脸色一沉,他竟然是昨晚的乞丐!他死了?

看来今天她不能上这节课了。

月心堂内,一股淡淡的香气升腾起来,紧接着就听到竹帘的敲击声,一名身穿青布校服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扎着两条粗长的辫子,自然垂下。胸前,一张美丽的脸庞,清纯可人。

“教授。”看到坐在柜台后面的秦苏,她笑了。

“小宇?”秦苏也笑了,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教授,你今天没来上课,不知道你有没有病,过来看看。”方羽走过去,看到柜台上的古鼎,顿时大吃一惊。 “教授,这就是你。是新的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昨天有个乞丐强加给我的。”

“乞丐?”方羽笑道:“还挤?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吧?”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给我三脚架的那个乞丐被杀了。”

“什么?”方羽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上的笑容骤然褪去,道:“你是怎么死的?”

“它被刀砍死了。”秦苏眼皮一抽,“而且是东营的武士刀。”

“什么?”方羽大吃一惊,“教授,是那个歹徒杀了他吗?”

“不确定。但十有八九。”秦苏伸手摸了摸鼎,“死者的伤口很平,里面很窄,皮肤很宽。凶手无疑是剑客。”

“**武士自尊心很高,连人数比自己低的人都懒得去对付。他们会专程去杀乞丐?就为了这口大锅?” “不要小看这口大锅。”秦素薇笑道:“你仔细看,这是什么做的?”

“这个``````” 方宇把脸凑过来,脚架是淡蓝色的,和普通的青铜没有太大的区别,仔细一看,你会发现``````

“这``````有`````` 说到这里,她一惊,一脸不敢置信。

“是的,上面有木头特有的图案,一开始我还不敢相信。但事实是,我不能容忍我的怀疑。这是真正的木头。”

“可是……” “可是怎么会有人用木头做三脚架呢?而且,我从来没听说过青铜树。”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秦肃抚摸着丁丁那根葱花的手指,道:“乞丐跟我说是商代的东西,当然不是因为它是古代楚国的产物。”

“顾楚国?”

“是的。看。”秦苏指了指上面刻着的古怪符号,道:“这是楚国古书,我查过古书,终于明白其中的意思。”

“说了什么?”

秦苏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悲伤。她缓缓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浩瀚的天空,低声说道:“今夜几月几号?在船中间。今天几号?我要同上小船为太子,羞辱也不算太丢人。我得知太子的事,心烦意乱。山上有树有树枝,不知道你是什么!”

“这个``````这不是``````”

“宋月人。”秦肃转过头,“传说中一首优美的古民歌,相传是中国第一首译诗。鄂君子熙在河里漂流,玩桨的越南姑娘对他赞叹不已,还唱了一首歌这首歌,鄂君请人用楚语翻译,是这首美丽的情诗。有人说,鄂君听懂了这首歌,明白了月女的心后,笑着把她带了回去。这就是故事《越人之歌》。

“那么,这鼎就是古代楚人用来记录这个美丽传说的鼎?”

“这不是不可能。”

“可是……” “真的有可以长生不老的木头吗?”

“这”“”我知道几株仙草,但都是《山海经》中的神木。现实中有这样的事情吗?此外,它们不是青铜。”

“那个”````

“等待!”秦苏的神色顿时一滞,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乞丐说这鼎闹鬼了,莫非是”````

“它是什么?”方羽见她不说话,继续道:“教授?”

“小宇,我要出门了,大概一个星期后回来。”秦素转身进了里屋,换了一件白色的旗袍,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道:“这段时间你可以帮我打理店面。”

“教授,这是怎么回事?”方宇被她弄糊涂了。

“等我回来再告诉你。”秦苏走到门口,又转过头,一脸严肃:“小鱼,你一定要记得把脚架放在合适的地方,不管是谁买的,都不要卖……而且,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把它带到月光下,否则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明白吗?”

“教授,这是什么”“”

“别着急,很快就知道了。”秦苏对她笑了笑,道:“记住我的话,去店里好好看看。”

她的眼睛就像魔法一样。只是一个小小的眼神,就能给人勇气,消除一切猜疑。方羽感觉到一股暖流掠过全身,心情不自觉的好转起来。她点点头,说道:“好的,教授,我一定会在店里好看的,还有``````这个脚架。

“交给你了,我放心了。”秦苏转身走出屋子,方羽抚摸着古怪的鼎,眼中顿时浮现出异样的神色。

窗外的太阳渐渐暗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落日特有的血红色。方羽坐在柜台后面,手里拿着一本古书,仔细地读着。那是她不久前在城南一家二手书店买的一本孤立的医书。它记载了许多本草纲目中没有的药物。好处很多。

这时,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过来,有人道:“请问,老板在吗?”

方羽抬头,看到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男人一身白色西装,十分帅气。这个女人肌肉和骨骼冰冷,红唇白牙。她身穿白色滚边旗袍,头戴白色遮阳帽,深情地抱着男人。两人的手非常适合站在一起。

“对不起。”方羽道:“老大出去了,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我们想买一件古董。”男人说。

“不知道先生想要什么样的古董?我们各个朝代的各种物品都有。就在几天前,我刚买了几件宋代汝窑。”““”方羽很熟练的介绍他,她对于教授来说这家店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店里的情况我也很熟悉。

“我想买个丁。”

“叮?”方羽一怔,笑容一滞,道:“我们这家店的鼎存货不多,但战国时期就有两支,要不要去看看?”

“不需要。”男人冷着脸说:“我要你昨天买的那个。”

方羽脸色也冷了下来,在内殿里斜了眼角,道:“先生怎么知道我们店昨天刚进新鼎的?”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男人的语气很不友善,眼神冰冷无比,“那是偷来的东西,希望你最好还给原主人。”

“什么?”方羽一怔,疑惑的看着他。 “你说那东西还给了原主人?”

“这是正确的。”那人道:“那鼎是我家的传家宝,上个月八号被偷了,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你方便的话,我就还给你。”价格由你决定。”

“传家宝?”方羽转身,缓步走了两步。这人的话可信吗?那个乞丐和他一样吗

“不知道怎么称呼先生?”

“我姓陆。”

“鲁?”方羽笑了笑,走到女人面前。 “这位是陆太太吧?”

“确切地。”女人很和善,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进内殿好好谈谈?”方羽掀开水晶帘子,提出请求。

男女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便走进了内殿。

方羽给两人端茶,道:“陆先生,昨天我们店确实买了一个新鼎,但是老板很喜欢,不打算卖。现在你说鼎是你的,希望你能说清楚,说的详细点,不然我不知道怎么跟老板解释。”

男人眯着眼睛看着她,冷冷道:“大名小魂,是上古至宝,我们家传了十三代,没有搞错,没想到家里倒霉了。我的。”舅舅欠了很多高利贷,他向父亲要债,父亲不给,就把三脚架偷了出去,想换钱打赌。但不知为何,他成了乞丐` ``````

“你在说什么?”方羽惊讶道:“那个乞丐是你四叔?”

“是的,我这次出来是为了找到狂喜鼎。至于四叔,如果他愿意悔改,我父亲还是可以原谅他的。”

“什么?”方羽狐疑道:“你不知道吗?你四叔已经去世了。”

“你说什么?我四叔”````” 那人猛地站了起来,满脸惊愕,“他死了?怎么可能,昨天听说他是“````”。

“很遗憾,但这是事实。请原谅。”男人蹙眉,缓缓坐下:“他是怎么死的?”

“杀了。”

“谋杀?”男人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愤怒的神色,“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没听说过?” “大事?”方羽冷笑道:“不好意思,凌叔叔现在只是个乞丐,省城。每天都有乞丐互相殴打致死。在城里人的心里,这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你应该去巡逻​​室取回凌叔叔的尸体,为他处理后事。”

男人皱着眉头,不自在地捏着桌子的手。女子轻轻抱住她们,道:“紫阳,丁家的事很重要,不过四叔毕竟是长辈,还是先处理好他的葬礼吧。”

男人一咬牙,站起身来,道:“小姐,总之,这鼎能卖掉吗?”

“对不起,老大不在,我不敢擅自做主,等老大回来再说。”

“还要多久?”

“七天左右。”

“好的。”男人道:“我七日后回来,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寒意出来了。

非常好。方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似乎是在挑剔。算了,她觉得生活太无聊了。

“请您放心,陆先生,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很好。扇贝,我们走吧。”

到了晚上,满月高挂。

方羽已经睡着了,却隐隐听到院子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声音又远又近,飘忽不定,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她下了床,披上一件外套,轻轻走到门口,打开了一扇带有花纹的老式木门。她看见院子里有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女人慢慢地走着。瀑布般的长发垂下,遮住了她的脸。脚下的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云端,身躯无比轻盈。

“教授?”方羽真是一愣,打开门走到她面前,“你不是说七日后回来吗?怎么”“”

她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她看到秦苏缓缓转过头来,风吹散了她的长发,里面竟然是一具骷髅!

“啊——”方羽惊呼一声,坐起身来,周围都是熟悉的景象,原来只是一场梦。可是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是教授吗``````

一股淡淡的香味缓缓涌入她的鼻孔。她吓了一跳,急忙打开房间的门。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让她头晕目眩。定睛一看,我看到木三脚架就站在院子的正中央。冰冷的月光洒落下来,淡淡的光晕笼罩着它。从鼎上,一连串蓝色的烟雾飘散,变幻着形状,融入其中。广阔的夜空。

“怎么会这样!”方羽赶了过去,鼎身上还渗出清烟,带着一股奇异的香气,没多久,整个院子都笼罩在这股奇异的香气之中。

“谁带来的!”她抱起鼎,想要把它还回仓库,却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别碰。”

“教授?” ” 方羽回过头,看到秦素政走出内殿,还穿着那件白色的旗袍,“你怎么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是的。”秦苏让她放下脚架,绕了一圈,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我回来看你了。”

“看我?看我什么?”

“我不担心你。”秦苏走到她身边,将她洁白的指尖缓缓伸过她的脸庞,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意,“这东西闹鬼了,我怎么舍得留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方羽浑身一颤,一把将她推开,厉声道:“你是谁?你又不是教授!”顿时,她的脸色一凝,目光盯着‘秦素’的脚下。为什么?为什么?她——她没有影子!

“我是谁?哈哈哈哈” “” '秦素'仰天大笑,笑得凄厉,她说:“你仔细看,我是谁?”

“什么?”方羽看着她的脸。原本美丽的容颜渐渐扭曲。鼻子、眼睛、嘴巴全部揉在一起,然后缓缓展开,变成了一张新面孔,那张脸。略显苍老却妩媚的她,冷笑道:“玉儿,你还记得我吗?”

” 方羽浑身一震,瞪大眼睛,心中泛起恐惧:“这……” “这怎么可能?婆婆!你”,“你不是死了吗?” ”

“再看看,我是谁?”

她的脸又扭曲了。这次是男人的脸,帅气又优雅,方羽胸口发闷,虚弱的倒在地上:“龙哲,是你”````

“小宇,我爱你。”玉龙哲上前一步,一步步朝她走来。她身上的毛发和皮肤一一脱落。片刻之后,她变得完全认不出来了,她的嘴唇鲜血淋漓,露出洁白的牙齿,极为狰狞。 “小鱼,我爱你,我爱你,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当我变成这样的时候,你杀了我!我要你为我的生命付出代价!”

他惨叫一声,冲向方羽,带来了一阵狂风。

“啊~~~~~~~~~~~~”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方羽昏倒在地,一男一女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脸上都挂着冰冷的笑容。

“没想到,这鼎还真有产生幻觉的作用。”男人俊美的脸庞倒映在皎洁的月光下,仿佛镀上了一层荧光,正是陆紫阳。

“我只是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女子冷笑道:“我可以怕那个。”

“有了这个三脚架,没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陆紫阳眼中满是贪婪的光芒,走过去抱住了木鼎,手指抚摸着鼎,仿佛抚摸着少女娇嫩的肌肤,“难怪老夫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不会拿出来的,这次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家的祖药,我也得和这个女人一样了,用她做实验是对的。 ”

“不。”女子笑道:“你不问你舅舅是怎么死的吗?”

“问什么?有什么想问的,死了就死吧,毕竟我要感谢他,要不是他,我根本就不会得到这东西,哈哈哈哈”````

“你真的应该问。”女人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握了握她纤细的手。一个白莲从她的袖子里射了出来,紧紧的缠在了陆紫阳的脖子上。

“你`````你在做什么?`````”陆紫阳眼中满是惊讶,“为什么``````

“对不起,紫阳。”女子冷冷一笑,眼中却是复杂的神色,“我是大**帝国的公民,特意来拿这鼎。”

“这``````不可能````````卢紫阳瞳孔逐渐放大,眼中映出Yard的身影,好恐怖,“元”````这个```` ``不可能``````

他的手无力地垂下,他的生命也随之死去。一寒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哀伤,收回白莲,对倒在地上的男人说道:“紫阳,原谅我。”

“这真是一场好戏。”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吓了一跳。一转身,就射向了白莲,手却是一紧。本该昏倒的方羽,已经站在了院子中央。拉着白莲一脸玩笑的出手。

“你”“”“你不是”“”“元大惊。

“是啊,我不是晕过去了吗?”方羽笑道:“你当我真的有那么傻吗?真可笑,你来之前怎么不问问?”

“你” “”” 袁渊拉着他的袖子练白,却怎么也拉不着,方宇手上的白布好像长了一样。

“来,我告诉你我是怎么逃过你的阴谋的。”方宇道:“教授离开的时候提醒我,要我小心点。再说,她一走,你就来了,我能不小心吗。也许你还不知道。教授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鼎是用铜木制成的,它生长在古楚国的月神山上,是一种能使人产生可怕幻觉的成分,化作青烟,溢出体内,故又称铜木。迷魂木。这种树极难生存,上古时期是非常珍贵的宝物,现在已经绝迹了。不过它的毒力很强。,也不是不可能,比如月影就是它的克星。”

“什么?月影石?”

“这是正确的。”方羽吐出一颗拇指大小的黑珠,上面布满白纹,“你看到了吗?这是月影石,也是上古至宝,教授费了好长时间才弄到的,我上次生日给我的,其实连教授都不知道月影石是铜木的克星,对我来说也没死。我刚从二手书店买了一本古医书,没有很久以前,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秘密居然被记录在里面了,真的不如天上掉馅饼,哈哈哈哈``````

“你” ““闭嘴!” 袁寒大怒,伸手从裤腿上拔出一把两尺长的**短刀,斩断白莲,对着方羽挥了挥手,方羽冷笑,又道:“你自己都忍不住了,你以为你懂武功就可以打败我吗?”说完,他打了个响指,抖了抖手杖,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软弱到了极点。以至于他都快站不起来了。一声惨叫,她手里的短刀掉在了地上,她缓缓的跪了下来,脸上带着疲惫和疑惑,“为什么?” “这样吗”``` ``

“笨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所谓的祖丹应该是中医常用的灵丹妙药,可以暂时保护你不受桐木的影响,可惜它也有弱点,如果一起用,会有催眠作用,我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洒了美容粉,现在正好。”

“你”“你是什么人”““”袁纵的身体倾斜倒了下去,方羽上前拿起短刀,轻轻的抚摸着刀刃,“果然是好刀,日本人施展法术的功力。刀真是一流,看样子你杀了乞丐,真是狠,我喜欢……”

七日后,春意盎然,阳光明媚。

“我回来了。”秦苏满脸灰尘的走进来,方宇正悠闲地吃着早餐,见她一脸无辜地笑了笑,“教授,你回来了,我已经下课了。”

“呵呵,看来你的样子还不错,害得我担心了这么久,更何况,你是不是抓到人了?”

“是的,后仓关门了。教授,你有什么收获?”

“很多。”秦肃走过去,拿起一个馒头,优雅的咬了一口,“我去查了一下,终于知道丁的来历了。

“正如我们猜测的那样,这鼎的确是古代楚人记载鄂君子熙与越女相恋的宝物,只是他们的爱情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完美。”

“哦?”方羽饶有兴趣的挑眉,“那他们的爱情是怎样的?”

“打桨的女人,其实是越国君主培养出来的死人。她与习的相遇,以及流传千古的情诗,无非是一场阴谋,一场谋杀习的阴谋。

“当年楚国诸侯之中,唯有能与越国一战的席志勇,不希望自己的邻国强盛,所以决定杀了席。

”奚果然得手,将越女带回宫中当妃子。岳女趁机要求将她们的故事永世记下来。奚没有拒绝,所以岳女用了铜木。可怜君子中毒后发疯,在宫中杀了近百人,最后自杀了,楚王大怒,要砍越女,当兵们来到她的宫中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被杀了,抱着丁申江死了。”

“哦?这么说,越女竟然喜欢奚?”

“是的,我很喜欢,可她无论如何都杀了他,太可笑了。” ” 秦苏的眼中,似乎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转瞬即逝,“爱情是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

“后来怎么了?”

“后来?后来,鼎被捡了起来,这也是祸患之源,无数持有者发疯而死,一千年过去了,宋朝有一位名叫陆伦秋的炼金术士得到了鼎,而将其封于阴暗处,永不见月光,代代相传。直到这一代,陆家当家的首领名叫陆鸿,还有一个弟弟,名叫陆虎,欠了很多债。赌债给别人,心怀不轨,心怀叵测偷丁,以之还债,不知丁早就被日本人盯上了。”

“教授,我一直想不通那些日本人为什么要这个鼎,就算是国宝,也不是`````

“因为他们想研究新武器。”

“什么?”方羽猛地站了起来,“新武器?”

“是啊。想想看,如果他们制造了很多像韵律毒药这样的毒气弹会怎么样?”

“太卑鄙了!”方羽咬牙切齿。

“真是卑鄙,为此他们派了一位名叫山田美智子的女剑道高手,中文名是羽一涵。”

“是她,锁在我们的仓库里。”

“她找了陆家,打听了很多关于丁的事情,但丁的真正秘密,除了族长之外,永远不会被任何人知道,这也是陆虎敢偷宝的原因。”

“所以陆紫阳用我试毒?太不要脸了。”

“其实,陆虎也不是傻子,他很快就猜到了八九分。他急着要换鼎的手,所以才靠近了我。可是山田美智子一直盯着他看,没多久就被抓到了。”他走出了我的店。被杀了。当然,她永远不会放我走。”

方羽闻言笑了笑,道:“你呢,放过她吧?”

“至少我还不想杀了它。” 秦苏吃完包子,用手帕擦了擦手指,道:“先举起来吧,以后会用到的。哈哈,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个……” “我只是听教授的。”

“别说不情愿的样子,你不是一开始就想杀了她吗?”

“呵呵,我还是躲不过你的眼睛,想想看,命运其实是很奇怪的东西,注定是不可改变的。就像山田美智子一样,她和越南姑娘都是可怜的女人, 历史如此相似。”

“好了,别叹气了。” 秦苏从柜子里拿出几本书,说道:“来吧,把你这几天没来的课全部补上。”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