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娘滩

多年前,川西平原曾发生过旱灾。 干旱多么严重! 树木枯死,幼苗焦黄,稻田干裂开裂,诡异的池塘干涸,大半个天空是火红的太阳照耀着大地。
在小河附近的村子边上,住着一户人家,名叫聂家。 屋顶上只有一位40岁的母亲。 大家都叫她妈妈聂; 一个十四五岁的儿子,名叫聂朗。 他们虽然租了几桶土种粮,但吃不饱,聂浪就出去捡柴割草补充。 聂朗很率真,能吃苦耐劳,乐于助人,听妈妈的话,村里的孩子们都和他相处得很好。 大家都夸聂朗是个好孩子。

一天,公鸡哭得浑身发抖,聂朗像往常一样背着它去割草。 他朝着赤龙岭走去,边走边想:我前几天遇到了长生,说是有人送雪马到周元家,一天可以走几千里。 外地人周很喜欢它,请村里的人割草喂它。 他正想着什么,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过了赤龙岭。

赤龙山脚下叫化龙沟。 泉水来时,鱼虾多,沟边常长满绿色植物。 现在变成了石坝。 聂朗叹了口气,正想着去别的地方。 忽然,他看到地神殿背后,闪过一团白影。 聂朗惊讶道:“喂,小白兔!”

聂朗以为白兔在吃草,背着他追了上去。 这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 白兔跑到卧龙谷的岩石下,突然消失了。 一座淡淡的嫩草城出现在那里。 聂朗大怒,掏出镰刀,将自己的后背全部砍了下去。

聂朗连续两天去那里割青草。 草很奇怪。 前一天剪掉了,第二天又长出来了。 聂朗心想:“不如把草搬回家,种在屋后,不至于天天跑十里。” 他赶紧上前铲起周围的泥土,连根拔起。 聂朗刚要起身,忽然看到草根下有一片潮湿的水,水面上出现了一颗亮珠。 聂朗真的很开心,小心翼翼地将它抱在怀里,把草抱了回去。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聂母正在屋里煮粥。 聂朗回来的时候,聂母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聂朗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珠子。 就在这时,房间里忽然亮了起来,珠子的微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聂母连忙吩咐他把珠子藏在饭缸里。 聂朗吃完饭,在屋后的竹林旁种了草。

第二天,聂朗起得很早,跑进竹林一看:“啊嗬!” 绿草的巢穴早早干枯了。 他又匆匆进了房间,珠子还在。 一揭开罐子的盖子,他就喊道:“妈妈,快来看!” 原来罐子里装满了米,但米粒还在米上面。 他们知道这是一颗宝石。 从此,珠在米上,钱在钱上。 家里有钱有米,穿衣吃饭不用愁。 附近的几个农民都没吃饭,聂妈妈就让聂朗经常送饭给他们。 聂朗自己是个穷人,只要别人借,三升两升总是答应的。 然后消息传开了。 村里有一个叫周红的人,是个霸道地主。 他一听,就对管家说:

“想办法,把这颗珠子弄过来。”

管家道:“在工作人员之外,聂家是个穷人,多带点钱给他买就行了。”

聂朗是个聪明的孩子,当然不会被去年的周鸿给忽悠了。 周鸿和管家想到了一个毒招,说聂朗偷了周家的传家宝珠,派管家带着四只狗腿到聂家抢夺。 如果聂朗不交出这颗珠子,他就会将珠子送去政府处刑。 这个计策,被解放的长生听了,悄悄出去,吩咐聂朗赶紧逃走。 聂朗知道这件事,正要跟妈妈出去的时候,就撞到了周鸿的管家。 管家恶狠狠的拦住他们的去路,大声喝道:“快把我家门外的传家宝珠交出来,不然你今天也活不下去了!”

聂浪闻言,又气又恨。 他指着管家说:“你靠周鸿发家致富,到处欺负穷人。你说我偷了宝珠,你有什么证据?”

管家没理他,叫狗进屋里找,可是他没有找任何宝石。 管家翻了个白眼,瞪大了眼睛,叫狗铁子去寻找聂朗的尸体。 聂朗连忙将珠子塞进嘴里,勾铁子连忙喊道:“哦,哦,哦,聂朗把珠子给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