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引盗串供

  盗首王和尚被捕,他招出了同伙多家兄弟两人。于是多家兄弟也被捉拿归案。

  知县王阳明在审判这伙盗贼时,盗首王和尚突然翻供了,他说,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他被捕时供出多家兄弟是挟嫌报仇,事实上他俩是无辜的。

  不多时,府里下达了一道批文,也说多氏兄弟可能不是王和尚的同伙,要王阳明复查。,王和尚是在作案时被捕的,多氏兄弟并无罪证,是王和尚供出来的,现在王和尚翻供了,多氏兄弟的犯罪行为再无人证、物证,这确实是很难判处的。

  王阳明通过了解,得知多家兄弟的家眷曾来探过监,不仅和兄弟两人相会,而且和盗首王和尚也有过接触。他们会不会以钱财贿赂王和尚,叫他翻供呢?因为招出多家兄弟对王和尚并无好处,如果翻供,就能得到钱时,王和尚何乐而不为呢?

  王阳明尽管认为自己判断是正确的,但无法以个人的想象来判断案子。此事怎么了结呢?

  第二天,他开堂复审,三个罪犯跪在阶下,多氏兄弟再三诉说自己不是盗伙,盗首王和尚也证明他俩并不是自己盗伙中人。他们看准王阳明不是动辄动刑的人,认为只要咬紧口供,是难以对多氏兄弟判罪的。

  案子正审不下去时,忽有差役来到堂前向王阳明报告说:“府里差役有专使又送来公文了,可能与这个盗案有关。”

  王阳明不敢怠慢,忙离开公堂到门前去接待府里的专使了。

  这时堂上只留下三个强盗,他们相互挤眉弄眼,摆弄手势,王和尚做着拍打着自己屁股的样子,多氏兄弟不解其意,便低声询问。王和尚回答说:“我是说,最多挨打几十板子,挨过这一关就好了。”

  多氏兄弟也说:“我家里人在府里也通了门路,现在不是又来公文催促了嘛!”

  不一会,王阳明回到了大堂,继续审案。突然从公案的桌围里钻出了一个差役,把刚才三个强盗的对话和举动全向王阳明作了报告。

  原来,王阳明事先就让那个差役钻在桌子底下,在审案时,自己假装有急事外出了一会儿,让三个强盗有机会讲话,而他们的言语正好被钻在桌下的差役听得一清二楚。

  三个强盗见自己串供的阴谋败露,只得磕头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