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那朵百合

感谢杜忘川出版人生故事《人生百合》,:

23岁的夏妍失恋,郁郁寡欢,去日本留学。 看到这一切,母亲开始为儿子寻找对象。 经过多方询问,妈妈选择了家乡德清的蔡淑欣。 她是杭州一家丝织公司上海总经理的女儿。 夏妍在第二年的暑假就见到了她。 蔡淑馨是典型的江南美人,清纯如百合。 她的女性气质让他眼前一亮。 彼此相处几天。 离别后,他们靠着书信互相诉说相思病。

那个时候,夏妍正处于迷茫期。 他刚接触马克思主义,参加过一些工人运动,实地参观过日本工厂后,对底层社会的悲剧感同身受; 他也去过被占领的东北部,对同胞作为国家奴隶的角色感到难过。 到; 尤其是认识了孙中山之后,他对产业救国充满了疑虑和担忧。 功课繁重,精神混乱,唯有蔡书信的信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安慰:“梅树喜欢用淡紫色的信笺和墨绿色的信封。紫色是高贵的象征,绿色是纯洁的形象,符合于苏浩。信笺每一次默念中都有一种香味,特别迷人。这香味和印后的口肥,都是我爱人的安慰。”

爱画画的蔡书信欣赏夏妍的色彩品味。 随着信件来来回回,感情越来越暖和。 日记中,夏妍每天都和“爱舒”、“爱舒”、“舒姐”聊天,“我要把这些感受告诉爱舒,我的白百合!” 而蔡淑馨也热情回应:“你是我的璀璨星辰,温暖的太阳,只有你才能让我复活。” 她的信给了他最大的甜蜜,即使沟通失败,他也会急于“抛弃自己”。 说到点子上了。

被离别的悲伤折磨着,夏妍开始写作。 不久,他以“沉宰白”为笔名的小说《新月下》在上海《怒吼》杂志上发表。 小说讲述了一个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对未婚妻的想法。 借用主人公的嘴,他说:“你给我的信我已经整理好了,这一年给我寄了65封信,在别人看来,似乎太多了,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少了!正因为如此,信仰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安慰,就像在沙漠中旅行一样。如果一个星期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死的时候会感到口渴和颓废。” 那是夏言的第一部文艺作品。

1925年夏,蔡书信毕业后赴日本深造。 她进入奈良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预备课程。 夏妍经常去看她。 在她朋友的小屋里,他们聊着社会和艺术,相处久了,感情也越来越浓。 她的到来让他的心情更加平静,他开始专心学习。 虽然越学电气工程越不感兴趣,但英语和德语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他在图书馆度过了一整天,阅读了大量狄更斯、屠格涅夫和高尔基的著作,并沉迷于契诃夫的剧本。 他还翻译了日本戏剧家菊地浩的《论歌剧》,为翻译和戏剧之路奠定了基础。 根据。

毕业后,夏彦投身政治,前往东京参加革命。 1927年,大革命失败,国共解体,突如其来的动乱让他心神不宁,急忙回上海寻找组织关系。 这一年,蔡书信离开奈良,独自前往东京学习油画。 她加入了艺术家联盟,并和他一样活跃在社交舞台上。 得知夏彦在白色恐怖中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从事地下工作。 蔡书信担心自己的安全,没等学业完成就回到了上海。 夏言翻译高尔基《母亲》,为进步青年带来精神食粮; 他挺直了脑袋,穿着旧衬衫,去工厂领导工人运动; 不管他做什么,她都理解并支持。 被国民党调查时,她不顾危险,说服家人把他藏在自己的大院里。

爱情经受住了考验。 1930年,相恋六年后,一对才子佳人举行了婚礼。 婚后,夏言和鲁迅计划成立左翼联盟,领导左翼电影运动; 进入创作欲望最旺盛的时期,发表了报告文学《宝神功》; 抗日战争爆发后,周恩来任命他在广州经营《救世报》。 在“荆棘丛生,泥泞中行走”的10年里,他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小家庭。 两个孩子出生后,就靠蔡书信一个人抚养。 夏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孩子们的照片,上面写着“第二人生”的字样(夏妍原名沉端贤)。 在一个岌岌可危的时代,一个小家庭的温暖给他带来了无限的安慰。 他的事业走得很快,聚少离多,为了不暴露他,她不得不牺牲自己的事业理想,在一些小学教美术课。 他不能带翅膀飞,他有罪,他的离别之情只能写成剧本。 随着多部电影的成功上映,他成为中国进步电影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夏焱任文化部副部长,蔡书信陪同前往北京。 他满怀热情投身于创作,将鲁迅的《祝福》和茅盾的《林家店》改编成电影剧本,获得了巨大的艺术声誉; 她回到了自己的绘画世界,利用业余时间磨练厨艺,用一流的厨艺为他如云接待客人。

然而,政治气候已经悄然改变。 1965年,夏言被免职,原本热闹的院落陷入沉寂。 家被突袭、殴打和羞辱是司空见惯的。 直到一天深夜,一群人闯入屋内,将他从床上拽了下来,带走了。 夏妍被捕后,蔡书信四处打听,却没有更多消息。 很快,她的儿女们被送了下来,她也被抓了起来,几天的折磨为她晚年的精神抑郁埋下了伏笔。 回来后,院子里已经有人住了,只剩下一个角落给她。 自来水断了,暖气也停了,南方长大的富婆被迫学会挑水、造灶。 夏妍已经好几年没有他的消息了,她只能在巨大的恐惧中独自支撑。 唯一陪伴她的是他留下的一只大黄猫。

当时,狱中的夏言在“解说”材料中写的字最多:“对不起老婆孩子……” 1972年,蔡书信突然接到可以探监的通知。 他还活着,她忍不住哭了。 6年后,她带着儿孙来见他。 孙子们围着他膝盖走的夏言,当他被贴上残疾标签时,心情复杂。

1975年夏天,夏妍出狱,终于回到了蔡树心坚韧而孤独守护了9年的家。 尽管房子破败不堪,但一家人终究还是团聚了。 他自由了,她的孩子们从干部学校回来了。 蔡淑馨多年来紧绷的心弦突然放松了。 她一遍又一遍地读同一份报纸,当她用装满大豆的小布袋敲她的腿时,她总是来回阅读。 “十七,十……”夏妍知道自己病了,这场劫难将她压垮了。 几年后,夏妍写信给当年留在日本的朋友说:“舒欣于1984年10月1日去世,1982年后神志不清,死前变成植物人,奄奄一息。”以前不痛。”

蔡淑馨死后,年事已高的夏妍专心写作。 当她写回忆录《懒惰寻旧梦》时,一点一点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每一个生命节点,每一个成就,都离不开她的贡献。 她永远是他生命中最神圣的百合花。

|6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