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船

感谢钱若青峰出版民间故事《画船》,:

早些时候,珠江上有一艘画船,不仅用于观光,还用作运送旅客到其他地方的交通工具。 船家往往是男人、女人、孩子的家庭,姑娘们都盛装打扮,自幼学丝竹,载歌载舞,十五、十六岁就接客。 富商刚上船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来找钱的,所以处处注意; 但许久之后,他们最终还是落入了他们的狂喜阵中,而当他们落地的时候,已经是空无一人。 久而久之,人们便将“华芳”改名为“华芳”。

不过据说江苏宜兴有个沉灵柏,在广东衙门做客。 他已经五十出头了,但一直没有娶妻。 他工作勤奋,他的老板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这么多年,他也积累了不少财富。 突然有一天,沉灵白叹了口气:“我这么老了,不如回家买肥沃的田地,盖个僻静的房子,隐居于世外,幸福的度过余生!” 他从俱乐部辞职,收拾好衣服,准备回宜兴。

回到家乡需要坐船。 沉灵白早就听说了“珠江花船”的威力,所以在租船的时候,就反复叮嘱船夫:船上不能有女性亲属! 为此,他还特意亲自登船,仔细检查,确认无误后,才让船下船。

船刚开没多久,沉灵白就看到了船上的一位美女,她虽然衣着朴素,衣着朴素,却是动人的。 ” 他大怒,厉声斥责船夫:“明明不许女人上船,怎么不可思议?停船!让我上岸!” 船夫吓得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女子连忙走过去,对沉凌波说道:“容奴先生的家人,请你交代清楚,合理的话,请收下;不合理的,就让任先生开除吧。”

” 沉灵白在他鼻子里哼了一声,压下他的怒火,道:“就让我听听。” 妇人说:“奴婢是宜兴人,姓刘,姓小玉,自幼随父母来到广东,可惜父母相继离世,奴婢孤苦伶仃。无奈,他们只想回老家皈依佛门。但是,如果你想租船回老家,你还不够纠结;如果你想抓住别人的船,你就害怕苏文先生为自己辩护,如罗汉金刚,他是世间少有的人,能对奴家大发慈悲,帮助奴家回乡,是莫大的功劳。 !奴家的邻居阿姨对船家很熟悉,所以就把奴家介绍给了船。要不是今天,是的先生,奴家才跳了一百个河。” 说到这里,女人已经泪流满面。

沉灵白听了,不忍,便道:“你可以随船去,也可以去,但不能进入中舱!” 小玉答应了下来,然后起身往后舱走去。 片刻后,他从后舱出发。 我听到她“嗡嗡嗡”念佛。 船夫也来到沉灵白身边,连连道谢:“先生慈悲,真是活菩萨!” 沉灵白叹了口气,相信小玉说的都是实话。

几天后,沉灵白发现自己喝的食物和茶特别好吃; 他换的毛巾和丝袜也洗的特别干净。 他问船夫,船夫说:“小玉小姐什么都负责。” 不仅如此,小鱼还经常早上起床给沉凌白买好吃的零食,这让沉凌白连连惊喜。

一天早上,沉灵白听到外面“咕咚”一声,只听船夫喊道:“不好,小鱼给主人买了点心,掉进河里了!” 沉灵白连忙打开窗户一看:果然,水面上漂浮着几块饼干。 船夫在船上救小玉。 小玉的裙子湿漉漉的,冻得瑟瑟发抖。 沉灵白连忙喊道:“快,扶她进中舱!” 船夫一愣,问道:“你不是叫我不要让小鱼进中舱……” 沉灵白急道:“别小声,扶她进中舱!”

就这样,小鱼换掉了湿漉漉的衣服,钻进了沉灵白的床上。 沉灵白亲手烧了一把小雨的衣服。 从此沉灵白对小玉心存感激,小玉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沉灵白,但两人还是相处得非常融洽。

一天,沉灵白突然患上了痢疾。 他的仆人捂着鼻子,远离。 是小玉给他端茶送水,煎药喂药,把他的衣服裤子都洗干净了。 极其勤奋。 三四天,沉灵白的病好了。 那天晚上醒来的时候,他看到小玉忍着寒冷,守在床边。 他非常感动。 他轻轻挽着小玉的胳膊,道:“你的衣服太单薄了,为老爷子受了这么多苦,怎么让老爷子忍心呢?你在老爷子脚上躺了一会儿?” 小玉低着头,没有回答。

沉灵白想了想,道:“这丫头才二十出头,老爷子已经五十多岁了。论年龄,你可以做我的女儿,神女怎么睡在她脚上?养父?” 小鱼终于点了点头,钻进被窝,趴在沉灵白的脚上睡着了。 沉灵白只觉得自己的脚暖暖的,小鱼身上更是散发着香味,钻进了他的鼻子里,让他兴奋不已。 又过了许久,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走到床的另一边,和小玉一起睡,搂着她,在她耳边低语:“姑娘要是对我好,我的财富就是你的……”小玉没有说一句话,沉灵白知道她已经默默答应了,开心的把人抱得更紧了。

从此,两人像情侣一样相处。 沉灵白把大大小小的事情交给小玉,把银盒的钥匙给了她。

几天后,小鱼告诉沉灵白,他的两个仆人已经逃走了; 很快,她说还有一个书童也逃了出来。 那个时候,沉灵白的心在小玉身上,他也没有太在意。 直到有一天,沉灵白发现自己的银盒已经空空如也,惊讶的问小玉。

小玉说:“喂,你忘了吗?你仆人偷了多少银子,你书童偷了多少银子,我们每天花在柴米油盐上的银子是多少,请教医生。 “你付了,你给船东多少钱?仔细算算,还能剩下多少钱?”

几天后,沉灵白发现行李箱空了,又问小玉。 小玉答道:“银子都用完了,不把衣服当几块钱用,怎么维持开支?” 不太对劲,只是被美人给晕了过去,也没有仔细追问。

突然有一天,船夫说:“宜兴来了!” 沉灵白正要上岸,小鱼却劝他道:“你去哪儿?家里没有瓦片了,你打算住哪儿?再说说家乡的邻居吧,我都知道你做了一个外面发了财,现在没钱了,你怎么看你爸和村里的人?” 沉灵白苦涩的问道:“不上岸,我能去哪里?” 小鱼说:“让船走得更远。” 七八里外,有一座姑姑留下的老房子。 还算干净,还是在那里呆几天比较好。”沉灵白想了想,只好靠小鱼了。

之后,小玉经常出去忙,好几天都没回来。 沉凌白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但一时间不敢多问,也不敢离开“家”。

一天,几个老朋友来拜访沉灵白,都是他在广东时的朋友。 沉灵白惊讶:“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一位老友笑道:“无意中听说沉哥来了,路也近了,就约好了去看看……”

这时候,沉灵白才明白:他在船上已经几个月了,每天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绝世佳人,有没有留意过山水风光? 有没有问过行程? 但船夫却暗中设下渡海计划。 他每天向前航行几十里,然后转身后退几十里,更何况他没有离开浙江,没有进入江苏,更没有离开过广东的边界! 沉灵白得知小玉的真名后,更是愣住了:这可是名扬珠江花房的名妓啊! 难怪有这样的“功夫”来和号称“金刚罗汉身”的道师一起玩。 唉,不用说,那些船夫和舵手一定是小玉的人。 而他的仆人和书童,肯定是被他们收买了,一步步掉进了他们精心设下的圈套! 现在他跟别人闹了事,落到了如此尴尬的境地,只能感叹倒霉!

沉灵白带着几位朋友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小余家”,求人帮忙,又到衙门办了个差事,重新开始了做客的生活。 不同的是,原来的富翁变成了乞丐!

|6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