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之父,不为人知的爱

感谢邢逍遥出版人生故事《百家之父,无名之恋》,:

1982年,63岁的田家兵放下公司工作,成立了田家兵基金会,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 迄今为止,该基金会已在全国资助了93所大学、166所中学、44所小学、20所专业学校和幼儿园,以及1800多个农村学校图书馆。 他为教育、医疗、交通等公益事业捐赠总额超过10亿港币,其中教育占比高达90%。 他还捐赠了他80%的资产。

这位来自广东梅州、长期居住在香港、普通话有客家口音的老人非常关心内地的教育。

他初中辍学,但拥有“博士”、“教授”等多项荣誉称号。 这些彰显身份和成就的称号,似乎与田家兵的身体很契合——数百个“田家兵楼”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 1993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小行星2886命名为“田家冰星”。 在地球上,除了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很少有人能看到和认识这颗恒星,就像茫茫人海中很少有人知道田家炳一样。 2018年7月10日,田家兵逝世,享年99岁。

遗产

1978年田家炳捐资100万港币修筑湖寮桥(后更名为田家炳桥)之前,田氏家族在大埔已绵延800多年,而当他来到田家炳时,已是第18位——一代孙子。 其父余虎公位居第二,开设了“广泰兴”,主要经营砖瓦和油盐茶米等生意,在乡间小有名气。 三叔翠山是晚清最后一个读书人,四叔和五叔都是经商的。 在贫困的大埔,田家是个豪门。

田家兵出生时,父亲48岁。 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 年老体面的父亲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百代”,给他取名“田家兵”。 虽然与田家兵相处时间不长,但父亲在他的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为他的人格奠定了基础。

父亲于虎注重培养田家炳的品格,每天教田家炳两句“朱白露家训”。 他背下来后,又教了两句,让他记住和练习。 田家兵将这524字的家政格言铭记于心,终生奉为准则。

田家兵完全沿袭了父亲的教育方式,对孩子严格开放:坚持在家说客家话,因为客家人“宁可出卖祖传土地,也不愿出卖祖传语言”; 让他们的孩子学习客家话,但不要强迫他们说话; 坚持祭祀祖先的同时,也要尊重子孙的宗教信仰,避免祭祀时的下跪仪式; 要求孩子养活自己,但给他们选择的权利……

15岁那年,田家兵读完了中学二年级,玉虎大人就去世了。 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他放弃了学业,结束了短暂的求学之旅,肩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 他的母亲继续管理砖瓦厂的生产和家务,他负责广泰兴的店铺和外事。 两年间,他的事业蒸蒸日上。

海外业务

大埔山多田少,粮食不能自给,工商业不发达,当地人谋生不易,所以很多人都到国外打工。 在分析了家乡瓷土的前景后,田家兵决定开拓海外市场。

18岁那年,田家兵乘船来到越南顺城,开始了他的海外创业之路。 十个月后,他成为越南最大的瓷土供应商。

194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 1942年春,日军占领印度尼西亚。 田家兵的商业区被划定为戒备森严的军事区。 日军命令华侨华人在一个月内撤离,不得带走任何财物。 苦心经营积累的财富,是拿不走的。 田向兵当场掩埋了部分现金,并将部分现金交给侄子养活。 他空手离开万隆。

田家兵移居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在其家族成员田国章创办的一家五金厂工作。 “当时市场上缺乏进口货不是问题,就连印尼自己的产品也极度缺乏。 可以说,现在是投资产业的好时机。” 1946年,在田国章等人的帮助下,朝伦胶厂建成投产。兵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 他对市场的敏锐嗅觉再次得到印证,朝伦口香糖厂成为印尼工业的典范。

1951年,田家兵还清了全部贷款,次年创办了南洋胶有限公司。 1954年在日本考察PVC生产后,定购了一整套生产设备,对公司进行了彻底的技术改造。 1956年正式进入PVC薄膜生产领域。 30多岁的田家兵已经成为印尼工业界的杰出人物。

香港人造革王

1958年,田家兵一家来到香港。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田家兵和妻子带着9个孩子走进了80平方米的房子。

田家兵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 他计划重返旧业,发展塑料薄膜和人造革行业。

1960年秋,田氏塑料厂在开垦的土地上正式开工。 投产首年荣获“香港新产品奖”。 田氏塑料厂在香港站稳脚跟,下游加工业也如田家兵所料发展。 产品远销东南亚、欧美,塑料业已成为香港的主要出口行业。 “香港人造革王”的称号自然落到了田家兵身上。

几十年来,田家兵和众多企业家经历了许多考验:1965年的银行风暴、1973年的股市崩盘、1974年的世界石油危机、1976年的经济衰退、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当同行受不了冲击 当一个又一个倒闭的时候,田的企业顺利渡过难关,成为港企不倒闭的金字招牌。

1982年,拥有巨额资产的田家兵从商海退休,将化工厂交给儿子们共同管理,投身慈善事业。 他捐资逾10亿元成立“田家炳基金会”,成为少有的“专业慈善家”。

1999年,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香港房地产市场价格在高峰期下跌了一半以上。 不过田家兵住的大房子,外观不错,保养的也不错。 80岁的田家兵将卖房所得全部捐给了教育事业。 他租了一套130平方米的公寓,从窗户可以看到以前的豪宅。

2005年,为增加资金,扩大捐赠规模,田家兵以近3亿港币的价格出售了13万平方米、24层的田氏广场,并提前向数十所大学和中学捐款。

如今,中国39所师范大学都有一个“田家兵学院/学院”。 全国高校同类教学楼90余座。 与他捐建的166所中学和44所小学一起,田家兵被誉为“中国百校之父”。

|6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