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长提银

感谢乌曼兰江出版民间故事《知府养银》,:

清同治年间,朝廷不再拨款修堤,各省自行解决。 洪州是洪灾重灾区。 福太爷下达死令:县府缺钱修堤,请知太守。

这一天,洪州知府李福临到张江县准备银行。 县长马飚在全县最豪华的宾馆接了李福临。 晚餐时,马彪悄悄给了李福临一张银票,这是为了他的个人利益。 李福临见是一万两,满意地点点头,将它抱在怀里,贴在马彪的耳边,道:“我只给你分配这个数字。” . 马彪点点头,鞠躬:“多谢大人。” 他暗自得意:如果平均分配3万两,我只付了2万两。 这不是说省一万两吗? 与他同坐的官员和侍从们暗暗向他竖起大拇指。

李富林走遍县城,又回到地府整理了结果:在他管辖的十个县里,他赚到的好处都超过了十万两,他不禁想了起来。 突然,他眼睛一亮,从一叠钞票中抽出了一张两万两的钞票,把负责房间的簿记员叫到了他的房间,将钞票递到了他的手上:“我想用这张银票罐两万两换官银。” 清朝法律规定:各衙门的官银,不能直接在市场上消费。 必须熔化成普通白银才能使用,银票可以直接在银行兑换成普通白银。 反而是书官省了麻烦。 再说,大人要这么做,他也不会同意的。

这一天,李富林装扮成商人,身后跟着几名壮汉,护送几车货物前往张江县城。 李福林请人到县政府办公室作报告。 马彪跑过去,偷偷看了看李福临的裙子。 李福临低声对他说了几句。 马飚连连点头,会意地笑了笑,领着李福临来到了县城最大的银行:南浦银行。

马飚跟老板嘀咕了几句,李福临给老板看了腰牌,老板赶紧递过去:“不敬,不敬。” 带领李福林的车队进入银行后院。 李福临从卡车里拿出一块官银子,拿给他看。 老板看到印着“同治五年满月”的字样,开怀一笑,“说起来容易,说起来容易。” 他赶紧叫那哥们去搬银子。 李福林提醒他:“官方银行虽然可以借钱,但是私下存钱毕竟是不允许的,要是被都检察院的人发现了,处理起来就麻烦了。” 老大会心一笑,“就是,就是,你放心。”

老板领着李福临到了银库,拿出钥匙开了门。 李福临进去看了看。 银柜的架子上,银锭整齐地摆放着,晶莹剔透。 这些都是普通的银锭。 李福林感叹:真是个大老板。

老板神秘一笑,轻轻推开一个银色的柜子,一道暗门出现。 老大得意地说:“除了你和马彪等大人,没有人知道我有这扇暗门。” 马彪连忙答应。 李福临进去一看:银柜里堆放的官银,不亚于外面的银。 李福临叹了口气,看到官行藏得这么好,这才松了口气。

数完银子,他来到了商店的柜台。 老板从柜子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本黄色的账本,记下李富林的存款金额和年月利息,打开了一张纸条。 李福临接过收据,翻了翻账本,道:“喂,马哥,你比我还多。看情况,很多大人都和我们想的一样!” ” 马彪做了个鬼脸,“那是啊,我们吃的利息最高。” 李福临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笔记本还给了老板。

李福临回到衙门后,给屋里掌管钱的簿记员打了电话,把所有的钞票都和官行换了下来。 簿记员很高兴。 以后用钱不是更方便吗? 据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李福临到其他县城也以同样的方式抽葫芦,将换来的官银存入几家银行。 这样一来,用钱赚钱就等于又发了一笔财。

这一天,马飚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分发了方殿发来的分银公函。 马彪一吹口哨,差点跳起来:张江县送了四万两银子!

马彪在房间里转身,突然吩咐人准备马车,气喘吁吁地冲到了地府。 李福临见他满头大汗,知道他的来意,便带他去了自己的包间。

马飚没客气,直奔正题:“李少爷,你不是说要出一万两银子吗?你怎么给我拨了四万两?是不是弄错了?” 李福临笑道:“马大哥,你们县公公的私宅,是建在土台上的吗?洪水来了,不会被淹吗?好豪华的房子啊!有四十到五十间房子吗?”一共是吧?用一千两银子筑堤不是小菜一碟吗?四万两,也不算多。 马飚又羞又恼,厚着脸皮说:“那……那我们平均分三万两吧?”李富林说:“河上游的两个县城,大多是山,不是有钱,所以分了两万两;你们县田地多,有钱,你们就分了四万两。伏太爷下达了死令,我没有,道!” 拍拍马彪的肩膀,就是这样。

马飚真想扇他两个大嘴巴:你白白拿了我一万两,还年年吃这么多利息。 你太贪心了! 可不管马彪怎么求,李福临都不肯松手,把马彪弄得脸都歪了。 正拉着它,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喊叫:“都城检察长来了!” 李福临吓了一跳,赶紧出去迎接。 马彪想了想,打了声招呼。 王大人一脸不悦地走进大厅。 看到马彪,他道:“正好有事要问你!” ” 他对李福临很无礼,“你躲着它!” 李福临别无选择,只好避而远之。

王爷和马飚喃喃自语,马飚一脸凄惨。 王爷道:“别怕,就这么说吧,别告诉我,连你自己都会做的。” 马彪咬了咬牙,只好说。 王爷冷笑道:“看来,李志富借机赚钱是真的。”

原来是有人冲到王爷那里告李福临:如果他们得到好处,他们就给更多的钱! 今天我遇到了马彪,这真的发生了。 王爷把李福临叫回大厅,朝门口挥了挥手。 几人进来后,便带着李福临。 王公子道:“去市检察院解释一下。” 一挥手,李福临被扣住,转身对马飚道:“我还以为你能揭穿案情呢,县长的黑帽暂时留着给你,不过四万两银子,一两个不能少,谁让你有钱烧的,赶紧回去筹银子!” 马飚伤心地走开了,心想李福临被送进市检察院时,没有什么果实。 我觉得更舒服。

马彪离开后,王爷和李福临回到了李福临的包间。 门一关,王爷的语气就变了:“傅林哥,我配合你在马彪面前表演这样的戏,你能筹到多少钱?” 李福临笑道:“那我就问你,忙了几天,有什么收获?” 王老爷子拍了拍他的额头:“就是,就是。我刚从张江县回来,这是我忙碌日子的最后一站。现在,完美收官了,我们去见见伏泰大师吧。我们向他汇报一下。”老爷子在一起。” 之后,他们便和李福临一起去了福泰大师的府邸。

况且,马彪回到县公所后,还没等他喘口气,管家忽然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马彪脸色大变,跟着管家来到了南浦银行。

面对马飚的追问,老板一脸沮丧地说:“今天上午,市检察院的王先生率领一班警长巡查案件。 他打开柜子最里面的抽屉,找到了黄色的皮革。 会计册,记账簿。 我看到大人们每年偷的利息从几百两到几千两不等。 他们大怒,领着中士直奔银行。 没有搜查,他们打开了暗门,看到这么多官员都被存放了下来。 殷,摆摆手道:“清朝法律规定:私藏官银,一律没收! 就这样全部没收了,连马车都准备好了!”马飚倒在椅子上,“我们被打了。 李志富的诡计。” 原来,马飚偷偷转移了五万两县政府银子存放在这里,每年赚取数千两的利息。 现在官方银行被没收了,他和老板要补这个坑!

再加上,李福临和王大人也去了福泰师府。 王师傅将各地68万两民营官方银行被没收的好消息告诉了福泰师傅。 伏太师大笑起来。 李福临道:“大人,各县派银子,三十万多两,修筑堤岸的银子一共筹集到了一百多万两。”

伏太师点点头:“傅林兄,你存官银,你查到了各县私存官银的情况,王大人大胜,过几天就可以收到钱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语气又变了,“虽然你受贿没有犯法,但是你得罪了很多人,十有八九会被降职调到外面去! 李福临道:“你养了两块银子,保护了堤防,有多少人会受益?我有点委屈,没关系!” 伏太师忽然道:“我马上就要进京城了,我会在皇上前帮你们出手,不但不能定罪,还应该记住!”

|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