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猪令

感谢紫蕴吐兰发布民间故事《禁猪令》,:

自大明朝建立以来,屠夫赵的祖上就是杀猪的。朱元璋建国后,屠夫赵的祖上也曾试过改行,毕竟皇帝姓朱,谁还敢杀“朱”?尤其自己还姓赵!赵家可是出过几十个皇帝的咧。

好在朱皇帝自己也爱吃猪肉,还给一个杀猪匠兼骟匠写过对联:“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屠夫赵祖上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在阶州城继续当他的杀猪匠。子承父业数百年,到屠夫赵这一辈,积攒了点家底,在阶州城繁华地段买了几间门面,开了家肉铺。

肉铺开张大半年,就赚大发了。屠夫赵六十多岁的爹开始搂着酒葫芦,间或呷一大口,间或喝斥伙计。遇到有点姿色的中年寡妇来光顾,老汉就来了精神,殷勤倍至。屠夫赵的老婆看出点端倪,给屠夫赵吹枕头风,咱爹是想女人了。屠夫赵不信,直到烟花巷的老鸨上门来讨债,才知道爹想有个暖被窝的了。

屠夫赵两口子动了给老爹续弦的心思,老爹的眼光却很高,非要年轻漂亮的,甚至看上了个比儿媳妇还要小几岁的年轻寡妇。亲事说到一半,朝廷突然下了公文,当今天子朱厚照下了禁猪令。

屠夫赵的爹抱着酒葫芦坐在雪地里哭不出声。这都年关了,腊月的水都要涨三分,突然间就不让杀猪卖肉了,一大家口子的人可怎么活呢。还有,自己还指着猪肉铺娶个年轻媳妇呢。

肉铺关了门,屠夫赵夫妇只能出门做帮工,儿子喜倌就由老爹看着。院子里放着许多洋金花的果实,核桃大小,卵状,表面全是硬刺,内里是米粒大小的黑色种子。这玩意儿有麻醉作用,屠夫赵骟猪的时候会用到。现在基本没什么用处了,只是喜倌的玩具。小家伙用骟刀一只只切开那些果实,乐不可支。用喜倌的话说,他也在杀猪。

掌嘴!屠夫赵的爹捂住小喜倌的口,不许说猪,更不能说杀猪。万岁爷是属猪的,又姓朱,让官府听到了,会把我们一家老小都当猪杀了。

喜倌挣开爷爷的拉扯,不服气地喊,我只说一个猪字,爷爷你说了五个!

要命哎,屠夫赵的爹叹息着,抱着酒葫芦摇了摇,凑到鼻尖上闻了闻,没舍得喝。

屠夫赵的爹靠着墙根生了会闷气,就听到街上有人扯着喉咙在哭。老汉出门一打问,原来是官府执行禁猪令,把老百姓养的猪全扔到白龙江淹死了。这可都是养了一年的畜牲,杀了吃肉心里还有点舍不得呢,全扔到水里喂了鱼,可不是在心上扎刀子吗?人群里哭着的,有葛老二的老婆,这一家子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连自己的嘴都顾不上,更不可能喂猪了,偏就她哭得比谁都厉害。再仔细一瞧,葛老大葛老三都在哭,就是没见着葛老二。啊呀,原来这个贪吃的葛老二,在白龙江偷捞淹死的猪,被浪卷走,尸体瘫在了栈道湾。

年三十,屠夫赵全家包了顿素菜饺子,除夕夜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去了。大年初一,吃的还是剩下的素菜饺子,喜倌很不开心。屠夫赵的爹偷偷把喜倌叫到他的房间,从怀里摸出一根煮熟的猪尾巴。喜倌舍不得吃,用嘴唆了又唆,屠夫赵的爹笑出了老泪。

屠夫赵夫妇闻到了香味,把这爷孙两个捉了个现行。屠夫赵压低了声音,我的爹哎,你哪来的猪尾巴?是想要了全家的命吧?

老汉从床底下捉出一条没了尾巴的小黑猪,小家伙睡得很香,看来是服用了洋金花的种子。

哪能这样呀,屠夫赵急得跳脚,老婆赵刘氏却略显从容。只见她和好一滩泥,把小猪用湿泥包裹了,团成个泥球,然后再塞到热炕的炕洞里。几个时辰后,用火钳扒拉出泥球,扔到地上一摔,一只香喷喷的烤猪就已经做好了。

屠夫赵一家四口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流油。赵刘氏又从厨房拿来几瓣蒜,捣成蒜汁让大家就着吃。快吃完了,屠夫赵突然一个大嘴巴呼在老婆脸上,大家都愣住了。

屠夫赵恨声说,你这贼婆娘,难怪前些年咱家老母猪产的小猪仔隔一段时间就死一只,原来都被你和泥烤了。屠夫赵的爹也跳起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儿媳妇,背着家里人吃独食。

赵刘氏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数落:当初嫁给你们杀猪的,就是想天天吃上猪肉。你们不给我吃,我吃个死猪仔有什么错。

屠夫赵一把揪住老婆的头发,你敢对天赌咒猪都是自己死的吗?赵刘氏抽泣着摇头:第一只的确是自己死的,我觉得扔了可惜就烤熟吃了。后来几只,是我故意摔死的。

屠夫赵还想再打老婆,喜倌冲过来护住了他娘,跺着脚喊,你们对我娘不好,我长大后对你们也不好!

屠夫赵父子俩对了个眼神,没错,养儿防老。假如喜倌长大了不真的不孝敬他们,那可就真糟透了。再说,朝廷已经不让喂猪吃猪了,还计较什么。

没过几个月,朝廷的禁猪令松动了,据说是祭祀的时候必须得有猪肉。于是市面上很快又出现了猪,屠夫赵家的肉铺也开张了。有一件事大家都没想明白,不过也不想弄明白——市面上的猪究竟都是从哪来的?

读者点评:

1、绝妙的故事,精彩的描写,人物情节在细节中展开,笔到之处迭宕起伏,文学味道很浓,是一篇很好作品!

2、一环扣一环的悬念,一波又一波的跌宕,映射某种事实,讽刺某种现象,非常有意味的故事,讲的可谓是扣人心弦,曲折离奇。作为故事,这篇绝对是优品。不过,读完后多沉浸于故事的离奇中,和对当时封建社会的讽刺。

|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