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洞的大姐猫

在英格兰的西南端,有一个半岛。 从高处往下看,就像一条长长的尾巴伸进海里。 半岛沿岸布满大大小小的岩石,在崎岖不平的岬角之间形成天然港湾。 其中一个港口在防波堤之间有一个狭窄的入口,因此有人将其命名为老鼠洞。 大部分渔民都喜欢这个名字,所以把他们住的地方叫做鼠洞村也顺理成章。

村子里住着一只聪明可爱的老猫。 因为她是猫中名副其实的大姐姐,人们称她为猫大姐姐。 这只大姐猫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生了几窝小猫。 这些年,猫大姐和孤身一人的老渔夫汤姆相处的很温馨。 老汤姆确实是细心、能干,对猫大姐无微不至的照顾。 闲暇之余,他会抱着猫姐姐坐下,以适中的节奏摇晃摇椅,精准定位地挠着猫姐姐的左耳后部——这对姐姐来说是最舒服的事情猫。 他忙的时候,就是乘小船出去钓鱼的时候。 你要知道一盘鲜鱼对猫大姐的胃口是多么重要,当然,稍微来点零钱就更好了。 所以,看看老汤姆给大猫的食谱:周一炖鱼汤,周二烤鳕鱼,周三熏鱼烩饭,周四烤黄花鱼,周五炸牛肉鱼,周六竹荚鱼。 周日的沙丁鱼派盛宴。

然而,今年冬天,情况骤变,鼠洞村经受了严峻的考验。 那些日子,风吹不休,蓝色的大海被吹成灰黑色。 猫大姐以她的见识识破了妖孽的诡计,断定是暴风猫。 这只风暴猫是精神病患者,喜欢邪恶。 他用魔力驱使狂风如猛兽一般咆哮,海也被迫收留。 巨浪冲向海岸防波堤,试图将渔船打出海面。 沉。 结果,鼠洞村的渔民不能出海,也不能捕鱼。 他们只能像老鼠钻洞一样躲在港湾里。 他们先是吃光了储藏在菜窖里的少量蔬菜,然后几乎把地窖里剩下的腌鱼都吃光了。 但是风暴继续猛烈地吹着,把老鼠洞紧紧地封住了。

随着食材的枯竭,猫大姐和老汤姆的生存,以及村里的渔民,都成了问题。 猫大姐整天都在想着怎么对付暴风猫。 这一天,老汤姆仿佛心平气和地说:“漂亮的猫姐姐,你要主动出击,救救自己,不然圣诞节前全村都要饿死了。总得有人冒险出去吧。”鱼。这个人就是我。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猫大姐也有同感,她和老汤姆在这个问题上也很亲近。 她说这次要和老汤姆一起出海,一起生死。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出发了,没有打扰村里的任何人。 临走前,老汤姆在炉子里装满了木炭,并保证它会一直燃烧到他们回来。 另一盏灯挂在窗户上,为他们照亮回家的路。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暴风猫的眼皮底下。 老汤姆的船刚从老鼠洞里钻出来,暴风猫就发动了第一轮攻势。 他提高了嗓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如哭嚎一般,让船身打转,无法前行。 猫大姐针锋相对,也发出巨大的吼声,想要在战斗中压倒对方。 这在一段时间内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还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引发Stormcat的新一轮反击。 渐渐地,猫大姐从暴风猫的吼声中,听到了他心中的孤独、绝望和自我。 他每天都在黑暗中戏弄渔船,与渔民对峙,从来没有享受过被炉火蜷缩的家的温暖。 猫大姐决定改变自己的打法,采取心灵攻击的策略,于是唱了一首甜蜜甜蜜的小夜曲——给他心灵上的慰藉。 没过多久,暴风猫明显被感动了。 他想起了多年前,当他遇到困难时,母亲给他的教育和安慰。 趁着暴风猫聚集的时间,老汤姆驾着小船飞快地穿过老鼠洞,驶向了大海的渔场。 暴风猫见状,又忍不住怒火中烧。 猫大姐再次发出甜美甜美的歌声,这一次更长更响亮,减缓了暴风猫的怒火,压制了他的狂妄。 老汤姆趁机撒网。 一整天,猫大姐和暴风猫争先恐后,可谓“路高一尺,魔法一尺高”,但在这个过程中,猫大姐渐渐帮助风暴猫回来。 时间的开始是善良的。 他收敛了许多,变得更安静了,对把老鼠洞当成猎物的兴趣也失去了很多。 夜幕降临,老汤姆收起沉重的渔网,叹了口气:“这下全村都可以救活了”,沿着风平浪静的海面开着船返回。

海岸上的光是一点点。 妇女们点燃了蜡烛,打开了所有的窗户。 男人们都提着灯笼,在港口的防波堤上观望,向老汤姆和猫姐姐致敬。 片刻之后,渔民们惊喜地看到乌云散去,一轮明月从云中出现。 薄薄的月光下,老汤姆的船回到了港口,变脸的暴风猫跟在后面护送。 船靠岸后,暴风猫轻风抱住了老汤姆和猫姐姐,用这种独特的悔恨方式向他们道别。

当晚,鼠洞村的人们齐心协力,烹制了一顿可口的饭菜,一锅热腾腾的炖鱼汤,一桌烤鳕鱼,香喷喷的熏鱼烩饭,还有让人垂涎三尺的沙丁鱼派。 这顿饭是鼠洞村渔民最难忘的一餐,也是最有意义的一餐。

此后,这项活动被沿用,甚至形成了传统。 直到今天,圣诞节前,鼠洞村的子孙们都会在码头边的大酒店里举办一场数百户人家的年度盛宴,为老汤姆的贡献干杯。 鼠洞村的猫咪们也聚集在酒店的后院,高声歌唱,把最美的歌声献给仰慕它们的猫姐姐。 此时,许多来自周边岛屿和内陆的游客也被吸引到鼠洞村观光。 看着老鼠洞村点起的无数盏灯,闪烁着希望和安全的光芒,一起祝福天下渔民。 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