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士孝审土地神

  清朝成丰年间(公元1351―1s62年),山东昌邑县有个名叫张秀的人,妻子爱贞长得很漂亮。

  一次,张秀远出经商,原定七天返回。不料第三天深夜,爱贞猛听有人敲门,吓得心里扑扑跳,忙问:“谁?”

  “张秀,怎么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爱贞一听果真是丈夫的声音、忙把门打开。只见张秀两手空空,垂头丧气道:“倒霉。这趟生意本来很顺利,钱赚了不少,急于赶回,可刚才在山那边遇见狼群,吓得把包给丢了!”

  爱贞大惊道:“没伤着你吗?”

  “还好没伤着,可这趟生意蚀大本了!”

  “算啦。只要你人好好的,就是上天保佑了。你快上炕休息一下,我给你做饭。”说完爱贞便去生火。然后到酒店打酒。

  酒足饭饱,张秀竟高兴地唱起戏来,捏着戏腔对爱贞道:“你当真以为我把银子丢了?我把银子寄存在土地庙里了。”

  “为啥?”

  “嘿嘿,我是考验你爱人还是爱钱!”

  “唉,你真是寻开心,万一被人发现藏银的地方,岂不被拿走?”

  “不会,我放在土地神后的窟窿里,用板盖着,无人在意的,明早取也不迟。”张秀一把搂住爱贞,吹灭灯,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早,张秀夫妻二人来到土地庙里,一看大吃一惊,银子没了!张秀后悔极了,悔不该开此玩笑。

  爱贞道:“急也没用,报官吧!”

  昌邑知县胡士孝听完两人叙述后,问:“你二人可曾说起过银子的藏处?”

  “说过。”

  “你们可碰到过什么人?”

  张秀摇头。爱贞道:“当时家中没酒,我出去了一趟,在兴利客栈买了一斤酒。”

  胡知县即问:“店里有些什么人?”

  “只有掌柜刘二。”

  “他问过你什么?”

  “他说,你半夜三更打酒给谁喝?我说丈夫回来了。他不相信,还说了几句不三不四的话。我没睬他便回了家。”

  胡知县道:“你们暂且不要声张此事,先回家去,明天本县定为你破案。”

  当天上午,胡知县乔装成商人,来到兴利客栈落脚,暗地把店主刘二的长相、性情和为人摸了个清清楚楚。回衙以后,即命差人通知当地地保,说明天知县大爷要来你村审土地破案,所有村民一律观审,不得漏人。

  第二天一早,胡知县坐轿来到了土地庙前,从轿中出来后,先给土地作了个揖,然后坐在土地神侧面朝众人审起土地来了。

  “大胆毛神,竟敢侵吞百姓银两!我问你,张秀前日夜里可在你身后放了五锭白银?..什么?啊,那银子哪去啦?是否你给藏掉了?..没有吗?噢!叫这村的人拿去了?谁?”

  胡知县自问自答,眼盯落在兴利店刘二身上,只见刘二神色恐慌不已。“噢,我听清了,是刘二掌柜拿的!与你不相干。下官得罪了!”说完又朝土地作一揖。回转身来厉声喝道:“把刘二拿上堂来!”

  刘二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面如土色了。胡知县手指刘二道:“大胆贼胚!土地已揭出你的偷盗行为,张秀的银两被你盗去,从实招来!”

  刘二见神灵有眼,只得招认。原来,他早就垂涎爱贞姿色,只是爱贞为人正派,不敢下手。前天夜里,见爱贞深夜买酒,又知张秀不在家,以为爱贞和人有私情,就悄悄跟在后面,企图捏住把柄,迫使爱贞就范。可他在门外听见确是张秀回来了,十分失望。猛听张秀藏银地点,便抢先偷偷拿走了银子。不想胡知县足智多谋,落了个可悲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