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秋潮断奸杀案

  山东省博平县知县胡秋潮上任后,第一次碰上这种怪案子。

  金家庄村民金四在发现妻子张氏跟邻居高法科通奸后的第五天,杀妻上县衙自首。胡知县再三调查,金四的父亲金管也说是儿子杀了媳妇,他家邻居初泳全建议胡知县查明奸情再说。高法科和张氏通奸证据确凿。胡知县带人验尸,见张氏尸体遍身刀枪戳出伤痕,胸部胁部被戳得找不到一块完整皮肉,确似一时气忿杀死。可胡知县心里老不踏实。

  有一天,胡知县的一个远方朋友来访,见面第一句便数落他:“我进贵县不久,就听人议论:‘谁说胡太爷是青天知县!杀死张家女儿的真正凶手不是正逍遥法外吗?’”

  胡知县马上拍案惊叫道:“果然如此,差一点判错!”

  他马上重审全四,婉言相劝:“我看你不像杀人凶手。你即使杀人,肯定有同谋。按法律,丈夫杀死淫乱的妻子无罪,别人根据本夫请求从旁协助,罪也不大。我已知道谁是同谋了,你要如实供清,否则吃罪不起!”

  金四见势不妙,忙供认:“邻居初泳全帮我捉奸,首先提出杀死张氏。我想他肯为朋友两肋插刀,自己该一人承当,不敢牵连他人。”

  县官一阵苦笑:“普天之下,哪会真有帮他人杀妻之事?你受人愚弄啦!”

  胡秋潮马上提审奸夫高法科,细细盘问:“张氏还跟其他人通奸吗?”

  高法科想了一会儿,支支吾吾道,“原来还有别人。我去后,她就跟那人断绝了。但确不知是谁。”

  朗知县一道命令,初泳全马上给逮上大堂。县官对他申斥道:“好狠毒的借刀杀人,你装什么人样!”

  初泳全居然毫不畏惧地问:“证据呢?”

  县官厉声呵责:“原来你证明别人有罪,现在有人证明你行凶!听清了,你杀张氏有全四为证,与张氏通奸有高法科为证!人证俱在,你赖什么?”

  初泳全当即心中慌了:“金四原来不知道我与张氏有奸,才肯一人承当。现在知道了实情,能饶我吗?索性招供,免受刑罚零碎之苦!”

  他当即供认了通奸杀人罪行。一起本夫杀奸妇案变成了奸夫杀奸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