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聪平绣鞋风波

  这怪事儿出在直隶定州(今河北定县)。村民严阿大受不了酷刑,终于如实招供:“自与娇妻结婚,我对她管束极严。前几天她回娘家,硬要住一夜。我气不过,心生一念,趁她看戏看得忘乎所以时,扒下她脚上一只绣鞋。哪知她当夜回家被我辱骂一顿后,竟悬梁自尽了,我越想越害怕,将她扔到附近庙中水井里,又假装到她娘家要人!”

  州官胡聪听完,令衙役给他戴上刑具,押着去寻妇人尸体。哪知,井里捞出来的竟是个光头和尚,头破血流,有人认出是庙中和尚法源。

  原来、那妇女落井后,正巧掉在高坎上,没被淹没。因为解开了绳,慢慢醒了,便大声呼救。庙中法源和尚正巧起身汲水灌园。他忙放下绳子,可妇人力气小,拉了几次都没用。这节骨眼上,来了个种菜小伙子,急忙发话:“法源师父,你擅长淘井,快下去救!”法源马上让那小伙子拉住绳子,自己顺绳而下,找到妇人。把绳子拴在她腰上,高声叫喊:“往上拉!”小伙子用力。果然把那妇人救了出来。

  妇人衣衫浸湿,却显衬出其容颜美丽。小伙子心中恶念顿生,搬过一个大水坛投入井内,又搬过石块连续扔下。一会儿,井内寂然无声,和尚死了。妇人见状,吓得拔脚想逃、却给小伙子硬拉到一里外的一间土房中。小伙子说:“和尚跟我讲话,露出不良心机,我才杀他救你。您脱去衣衫,收拾一番,架火烧木柴烘干,我再送你回家。”说毕扔下火镰、火石,走出门去。妇人全身湿透,冷得发抖,便起身插牢门,脱下衣服逐件拧干,赤身裸体忙碌。小伙子破窗而入,将她强奸。过后妇人哭着要回家,小伙子冷笑:“和尚为救你而死,那时我说你是同谋,你逃得脱酷刑吗?我送你回家,你男人醋心大发会饶你吗?”顿一顿,那小伙子笑笑:“我家在新乐县。你如能跟我走,我娶你为妻?”

  妇人左思右想,长叹一声答应。一会儿,她说:“我的一只鞋陷在井里了,你得去找双鞋来才能赶路。”

  找了一天,小伙子没找到鞋。第二天黄昏,他胆战心惊地在野路上走,忽然看见一双女人绣鞋放在路边。他欣喜若狂,来不及细想,忙拿回室中。妇人一看大吃一惊:“这鞋是我的,怎么到了你手里?”小伙子正述说经过,衙役们破门而入。

  小伙子被抓到公堂,强装镇定责问州官钥聪:“我犯了啥罪?证据呢?”

  胡聪笑了:“我让你死个明白――”

  原来,胡聪在检验和尚尸体时,同时捞出了妇人一只绣鞋,心想:这女人没死,且难以走远,跟她一起的肯定是邻近的单身男子,他不敢向人去要绣鞋的。胡聪马上让严阿大回家拿一双那妇人的绣鞋,交给捕役。捕役们遵令把那双绣鞋随便搁在路旁,潜伏在附近看哪一位来拾。胡聪交代得极明白:“有人来拾鞋,你们尾随而行,准能找到妇人,和尚死因马上可弄清。”

  小伙子再无话可说,俯首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