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头骨珠

清乾隆年间,钱塘江畔有一座义园斋。 斋的主人是微雕艺术家朱敬天。

菩提头骨珠

这一年,朱敬天想起了和梅若的约定,起身去了梅山。 眉山四季如春。 位于钱塘江南岸,依托钱塘江之水,孕育灵气与自然。 这梅山中,有一件宝物,就是珍珠梅。 梅子酸甜,色黄,舌健。 一到采摘季节,梅山上就会有不少山户。 朱敬天去的时候,正好是李子成熟的季节,所以一路上会遇到很多采珍珠李子的山人。

山人见朱敬天爬到眉山山顶,都堵住了去劝他的路。 朱敬天说,他要在眉山山顶,以道德观见梅若。 山仁惊呼:“你没听说过吗?前几天那道道德观无端着火了,一种道德观被烧得面目全非。至于梅若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是不是被埋没了?火中?亦不可知。火后,我从道德废墟中听到,每晚,时不时传来鬼狼的叫声,让人心惊胆战。你该选择回去的路。”

朱惊天目瞪口呆,想不通这变化莫测的世界,仅仅一年前,他永远也达不到自己的道德观。 至于鬼神论,朱惊天当然不相信。 他谢过山人,还是坚持要去。 因为一心一意,朱敬天上山的决心更加坚定,脚步也加快了。 天黑之前,他爬上了眉山山顶。

夕阳下的道德真凄凉。 道观残骸难看。 朱敬天叹了口气。

就在朱惊天在废墟中游荡的时候,渐渐暗下来的天空中,布满了黑色的蝙蝠。 以前的道德是一个清晰的地方,那么这种可疑的东西怎么会掉下来?

凭着印象,朱敬天在自己的道德观中找到了一口古井。 他抓着灯笼,朝着井口照射,朱敬天和梅若约定的东西,就埋在了这口井里。 一年前,梅若彤从异乡带来了一串菩提珠。 恰巧朱敬天也在道德观中。 梅若彤对朱敬天讲道:“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尺’! 这人的身体里,也是道魔并存,人一旦失去了体内的‘魔’,人就会疯掉!” 朱敬天听的有些疑惑,梅若彤捧着菩提珠笑道:“这串珠子,是一颗俘获人心的珠子,我们还是自己做一个吧。打赌。朱兄可以在这七颗上雕刻众生的脸庞。”还是四十九颗灵珠,然后把灵珠丢在这许愿井里。赌期是一年。如果所有来到井口许愿的人都心有灵犀。如果是,那面众生依然在,若心言不同,人体内的‘魔’就会被启神珠带走,众生就会被侵蚀成骷髅珠。届时,无论是谁输就会赢。,你可以看到不同之处。”

为应对这个赌注,朱敬天用随身携带的微型雕刻工具,在菩提珠上雕刻了四十九位众生,栩栩如生。 梅若彤见了他,就很满意。 在蓝灯笼前供奉完毕后,梅若彤将这串灵珠安放在井壁砌体的夹层中。

这一年过去了,朱敬天准备去眉山看看自己的赌约有没有兑现。 他一直坚信天不欺人,同样想和美若商量一下。

没想到,道德沦落到这个地步,四野荒芜,除了蝙蝠在空中翩翩起舞的影子,只有朱惊天一个人,抓着一盏灯笼,在幽暗的井中探查。 朱敬天想要将那串菩提珠抽出来。

忽然,井中传来诡异的声音,如鬼狼嚎叫,在这空旷的眉山上,让人毛骨悚然。 这到底是什么? 这许愿井里有鬼吗?

朱敬天不相信。 他摇了摇灯笼,探查是否有奇怪的叫声,然后往井里看。 这么一看,朱惊天差点从平台上摔下来。 干涸的井里有几十具骷髅,发出阴森恐怖的叫声。 . 骷髅又消失了。 会不会是错觉? 朱敬天想到了山人所说的鬼狼嚎叫,大概就是来自这个许愿井吧。

他摒弃杂念,走进枯井,取出梅若彤放置菩提珠的木盒。 朱敬天打开木箱,愣住了,梅若彤的话应验了。 四十九颗菩提珠,化作四十九颗骷髅珠。 朱敬天赶紧将菩提珠放入木盒中,夹在胳膊下,在黑暗中离开眉山。

朱敬天一回到一元斋,就病倒了。 这一天,正值太阳三极的时候,一元斋来了一个瘦小的书童,朱景天把书童请了进去。 书童看了朱敬天看了许久,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和一只拨浪鼓,递给朱敬天:“这些东西是老爷子让我给的。一年后,一元斋的主人。朱敬天的。”

梅若彤在一年前写下这封信,意思是如果菩提灵珠腐烂成骷髅珠,那灵珠一定是带走了心魔四十九。 四十九人失心魔。 你只需要找到失去心魔的人,将属于他的菩提珠放在他的掌心。

这一切,如梅若彤所说,还是虚幻的? 梅若彤给朱惊天指了一条路。 梅若彤让朱敬天假扮玉芳医生,在大街小巷里游荡,寻找失去心魔的人。 心灰意冷的妖魔一定是疯了,可是听到铃声,他们又会安静下来。

朱敬天和美若的同一个赌注,竟然这么“毒”! 无奈之下,朱敬天只好伪装换装。 他身穿青衣长袍,肩上扛着一个小木箱,左手叮叮当当的铜铃,右手拿着一面旗帜。

祝敬天来到了神殿台,这里是三教九流最为密集的地方。 朱景天装扮成医生,也吸引了很多人去参加展会。 一些好心人围在朱敬天身边,问他能不能治病。 朱敬天用手指着经幡上的字:狂无良药,菩提取心! 指以发狂为主的疾病。

无独有偶,神殿台下也跑来了一个疯子。 看热闹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叫懒儿。 他原本是东门街的屠夫。 一年前他发疯了,杀了猪。 不,他的妻子带着儿子嫁给了别人,留下他一个人,绝望地流落街头。

众人将懒儿拉到朱惊天的经幡下,对朱惊天说道:“如果他的疯病能治好,你就是神医!” 朱惊天流着口水看着懒儿,语气怪异的喊道。 一个原本五大三厚,却又瘦又空的男人,却有着一副屠夫的架子。

朱敬天脑子里没有行医的念头,只得对着蓝儿敲响铜铃,蓝儿听到铃声,却是闭上了臭嘴,整个人安静得像木头人。 朱敬天心中有谱。 是偷懒的秒还是被心魔收服的? 于是,祝敬天赶紧将菩提珠取出。 四十九颗菩提骨珠中,有一颗是独一无二的,跳跃的。 朱惊天让赖儿摊开脏兮兮的手掌,珠子放在赖儿的手掌上,眨了眨眼。 其间,蓝儿手掌中的骷髅珠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堆被珠子腐蚀的粉末。 风一吹,手掌上的骷髅纹就露出来了。 珠子似乎已经逃到了蓝儿的掌心。 一般来说。

兰儿在众人的注视下,竟然恢复了容貌。 他看到这么多人在看着他,骂骂咧咧的从人群中抽离,卷起袖子,砰的一声离开。 大家都记得清清楚楚:懒儿的疯病痊愈了。

“神医!” 所有人都竖起了大拇指,为朱惊天的“医术”点赞! 谁都知道,有一位专攻疯狂的神医。

数日后,朱敬天四处奔走,将前往眉山许愿井的许愿者的骷髅珠送了回来,也一一治愈了他们的“疯子”!

现在,朱敬天只剩下一颗菩提心珠了。 这头颅骨,与送出的人类颅骨不同,是雌性的。 这个骷髅球的主人在哪里?

朱敬天刚从客栈下来,就来到了大街上。 突然,一张轿子落在了他的面前。 一名青年走下后,朱惊天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伪装成男人的女人。 只见青年行礼道:“钱塘柳府请来了神医,有事请教。”晚辈将朱敬天请到轿子上。

轿子停的地方是钱塘柳府。 朱敬天被带到一个密室。 密室里有一个疯女人。 她看到了头发凌乱,哼着不知名歌曲的女人。

下辈子是丫鬟,这个疯女人就是柳府的女儿。 一年前去梅山后,刘小姐疯了。 为了面子,刘源请来了几位医生,但都无法治愈刘女士的病。 无奈之下,她只好将刘女士关在密室中,以免她破坏刘家风气。 这一次,听到神医的名字,丫鬟没有告诉刘氏,就出去请了朱惊天。 刘女士发疯是好事,也是坏事。 原来,刘女士受到了县长的青睐。 县令威胁刘远外,迫使刘远外同意女儿的婚事。 在县长的陪同下,他让女儿去眉山烧香。 在许愿井旁,柳小姐违背自己的意愿许了一个愿,激怒了埋在井中的“菩提心珠”……朱景天将最后一颗骷髅珠放在柳小姐的掌心。

祝景天将四十九颗骷髅珠全部归还给疯子,让他们恢复正常。

至于眉山上的道德观,为什么会毁于一旦? 原来,梅若彤发现井壁上的菩提心珠变成了骷髅珠,他知道是自己和祝敬天打赌惹了祸。 美若被菩提骷髅珠从井中飘出,发出同样可怕的声音。 惊讶的是,因为有一天晚上一只老鼠打倒了油灯,点燃了道德之火,梅若彤无法从火中逃生。 还好,他早就给朱惊天开了治疗“疯子”的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