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宝夤钓鱼脱险

  原南齐鄱阳王萧宝夤(也写作萧宝寅)快急死啦,他没想到梁武帝萧衍灭掉南齐政权后,居然大肆杀戮南齐旧王。

  公元502 年(天监元年),萧衍刚攻下建业(今江苏甫京),就把萧宝夤包围在住所里,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情况十万火急,看样子是插翅难飞了!

  萧宝夤正恐慌万状之际,他的贴身心腹颜文智献上一计:“乘敌人不备,将后院墙凿个洞。王爷您连夜从窟窿里钻出去逃走,我们先设法找条小船,停泊在长江边等候接应。”

  当晚,夜色苍茫,伸手不见五指。萧宝夤身穿一袭黑布短衣,钻出墙洞,脚踩草鞋一溜烟跑到江边。

  萧宝夤身为王爷,从没这样慌不择路地狼狈逃窜,一阵急跑之后,早已气喘吁吁。当他跳上小船,正想撑篙启程逃走时,天色已经破晓。萧衍的士兵眼尖,一下子发现这里有人,马上紧紧尾随追来。

  萧宝夤看清追兵越来越近,心中核计:“想逃,也难以脱身。唉,何不将计就计,装扮成江上钓鱼人。既钓河中小鱼,又钓岸上这些大鱼。”

  萧宝夤打定主意后,马上从渔船上取出鱼钓,装饵撒落江中。萧衍士兵追得气喘吁吁赶上,他正专心致志钓鱼呢。他一会儿顺水行十多里,收钓取鱼;一会又逆水上溯十多里,悠悠装饵。这“钓鱼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这批仗剑持刀者的存在,从容不迫“钓”他的“鱼”。萧衍士兵打量着这渔夫,左看右看没看出破绽,只好渐渐走散。

  萧宝夤见追兵的背影彻底消失了,就马上奋臂划桨,哗哗哗划上岸,和几个心腹白天躲起来,晚上披星戴月赶路,一直来到最安全的地方,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声:“好险呢,终于甩掉了吃人的大鲨鱼。”